艺术Art#创想家The Creator By 陳凌希

给大家讲个鬼故事,明天星期一。

再念一句鸡汤密语:打工人,打工魂,打工人都是人上人。加油打工人!

甚至还有种病是为打工人准备的“周一恐惧症(Monday phobia)“。是指对假日生活的留恋,状态由放松到紧绷,从而对周一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还有的打工人,躲过了“周一恐惧症”,却从上班路上就开始困了。

 Rolling Stone大水花 本着做一名积极乐观的花儿,为了让大家赢在星期一上班路上,挖掘了一些通勤路上的小惊喜。

1🚉

Serendipity时刻

Germans Ermičs 首尔加五里地铁站


“Serendipity”根据《韦氏大辞典》翻译,是指意外发现有价值或令人喜爱的事物的天赋与才能。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发现,感知,然后让人一下被温暖与欣喜包围。

在豆瓣话题里,有1000多篇帖子都在讲关于自己的Serendipity时刻。有人见到洒水车洒出彩虹;骑车发现地上有一片心形的树叶;云变成了击掌的形状,完成了一次“云之high-five”。

Serendipity时刻还可以是你在某天的通勤中,抬眼间突然发现地铁变美了。

Germans Ermičs 首尔加五里地铁站

韩国市政府为了改造首尔的日常通勤文化,发起“Ui Art Line”项目,委托艺术组织Siwall,邀请一批艺术家改造地铁站的13个停靠站。

阿姆斯特丹设计师Germans Ermičs负责加五里站的改造,以海浪为灵感打造了艺术装置《Shell》,为首尔地铁注入缤纷色彩和沉静气质。

Germans Ermičs 2016作品

《Shell》通过颜色的拉伸,创造了一个通勤路上短暂的艺术体验空间,自动扶梯有了全新维度。生活充满起伏,就像墙壁的高低、起伏、浓淡、疏密、虚实、进退、间隔的律动。不锈钢天花板映射着黄与紫色渐变的磨砂胶片墙壁,像海面上的旭日,也像落日余晖。

Ermičs希望“在转站换乘的短暂片刻,让人们能够慢脚步去感受空间。”

Na Kim 首尔地铁改造

对于设计师Na Kim来说,用规则与个人记忆相结合,能够为通勤路上带来活力。

首尔市长说:“地铁作为一种全民参与的交通方式,应该为缺乏文化设施的东北部的居民提供文化体验。”地铁站成为了一个分享文化趋势的平台,而不仅仅是人们用于通勤的必经之地。

2🚉

别有洞天的地下铁 

伦敦托特纳姆庭院路站

唤醒打工人通勤路上的精气神是重中之重,打工人通常靠手拿冰美式、路上听Trap、看晨间新闻自救。

除了韩国首尔,世界各地的地铁站为了丰富城市打工人的通勤时间也是煞费苦心。
伦敦作为世界上最早开通地铁的城市,一直是城市公共艺术的传承者。甚至在2000年还成立了伦敦地铁艺术组。在托特纳姆庭院路站,买一张地铁票就能享受在世界级艺术大师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的作品中穿梭的机会。

《菱形和圆形》中布伦运用了形状、颜色、线条几个基本概念,创造出大规模色彩鲜明的菱形和圆形的重图案填满了地铁走廊。

博物馆只能吸引一小部分人,而地铁站却是更为公众化的,总有人需要从一站到另一站去。丹尼尔·布伦想给城市打工人精神上提供一些似氧气泡的美丽的新鲜空气。

慕尼黑 Georg-Brauchle-Ring站

如果给德国的贴标签,应该是“严谨”。殊不知在地下拥有“全球最美的地铁站之一”之称的慕尼黑Georg-Brauchle-Ring站,这段通勤地点命名为“美好旅程”,追求的就是新鲜和释放。

地铁站墙体由总是在旅途上的艺术家弗兰兹·艾稞曼(Franz Ackermann)用400幅彩色板块、摄影作品和绘画作品拼贴而成。Franz Ackermann通常以旅行、游览、全球化和都市生活为主题。色彩爆炸般的破坏性,仿佛有种浓郁的节日般欢乐氛围,给打工人以极强的视觉冲击。

斯德哥尔摩 Radhuset站

斯德哥尔摩是瑞典的首都,也许你知道这个词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座城市最著名的人物是诺贝尔,而这座城市的地铁站是“世界上最长的艺术地铁长廊”,110公里的隧道汇聚了150位艺术家的创作。
斯德哥尔摩交通公司也官方公布了一批“不可错过的站台”名单,Tensta站就是其中之一。整体天然岩石墙面构成,仿佛置身洞穴之中。地铁站作为公共场域,艺术地铁站除了轻松、减压的作用,Tensta附近居住大量移民,艺术家Helga Henschen还在这里呈现了各国语言的“团结”来展现斯德哥尔摩的文化包容。
斯德哥尔摩地铁公司的用意是“地铁里的艺术让旅客感觉更美好、更安心。最重要的是,在旅客心里,地铁不再只是一个生活中必经的枯燥连接点。” 

3🚉

公共艺术就是“相遇”

纽约 梵高之耳

“大地艺术之父”北川富朗曾说:公共艺术,其实就是各种各样的“相遇”。
艺术与生活、空间、当下和历史的相遇,在信息爆炸、节奏紧张的当下,更是人与人、与自己的相遇。

坐落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厦旁的“梵高之耳”是超现实的形态存在,欧洲艺术家组合Elmgreen & Dragset通过耳朵形状的明亮泳池,在繁忙商业区中,引发对阳光下的慵懒日子的记忆,也通过鲜明的反差促发观众思考“为什么”。

望京熊猫雕塑

比如北京坐落于望京的熊猫雕塑,一大一小熊猫吃竹子的形象在刚面世时,些许让人感到莫名,与周围空间和社区公众毫无关联。如今,它已经成为一种城市记忆,更是一种态度,激活城市与人的交流,唤起人们对一座城市的情绪。

Jean-Michel Othoniel 水晶玻璃串珠喷泉

法国艺术家Jean-Michel Othoniel水晶玻璃串珠喷泉巨大而精致,诗意又政治,巴洛克的奢华却又如此纯粹而简洁。

其实,在生活中能让人们在马不停蹄奔波中驻足思考的,或许就是艺术。

无论是如何用艺术唤醒打工人的活力,还是促使人们引发思考,借用艺术家Jean-Michel Othoniel的话来说:“公共艺术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效果,还包括周遭的气味、声音等等,当你将所有这些元素串联在一起时,可以感受到充满诗意的瞬间。“发现并感知美好的那一刻,就是Serendipity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