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Love #爱的能量LOVE Energy By 陳凌希

1984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典礼,中国女排第一次现身花车上,天安门广场上贴着:“团结起来,振兴中华”;201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典礼,中国女排乘着“祖国万岁”花车,向公众致意。没有哪支球队,能以这样的方式亮相;更没有哪支球队,能如此振奋中国人民心。

80s中国女排照片领奖照片

2020年9月25日,经历过改名、撤档、提档等重重考验,《夺冠》(原名《中国女排》)终于上映了。

这是一部把结局写在片名的电影。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影片截至10月27日下午3点,累计票房8.08亿元,总观影人次为2076.3万。
10月26日《夺冠》宣布了密钥延期,影片将延长上映至11月27日。
而从电影中,我看到的是中国女排三十余年见证着浮沉下的世界,还有犹如铿锵玫瑰般的女排姑娘对自我价值的认识。
我们邀请了电影《夺冠》中80年代女排主攻手杨希的扮演者——刘畅,从电影渗透到人生,聊聊排球以及女排精神对她的人生经历有着怎样的意义。

圆梦女孩 

刘畅饰演80s主攻手杨希 《夺冠》剧照

影片中集结了像巩俐、黄渤、吴刚等实力派优秀演员,还有真正的女子排球运动员,刘畅就是其中之一。186cm的身高,皮肤很白,一笑起来眼睛会自动眯成月牙状,从外形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是女排运动员。

刘畅说,参演《夺冠》圆了自己的一个中国女排梦。

她的父母都是运动员,从小就成长在体育的竞技氛围中。从8岁开始正式打球,12岁进入江苏省队度过7年训练时光,和现役的国手张常宁、龚翔宇都一起打过球。

对待自己的热爱,刘畅形容这是种一见钟情的魔力。从第一天接触排球,就对她有着无限大的吸引力。

她和大多运动员相同,怀揣着一个普通又很伟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进入国家队。

却因为伤病问题以及种种因素,她没有能够再往上走。没有往上走,不代表停止对排球的追逐。

刘畅退役后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进入校高水平女排继续打球并担任队长。大四那年保研至本校体育学院继续学习。在研一的暑假有幸被选入《夺冠》剧组参与电影的拍摄。

《夺冠》剧照

筹备《夺冠》之前,导演陈可辛曾好奇这么棒的故事为什么没人下手,后来他才发现,体育片有一个天生的难点,合适的演员难找。

刘畅回忆说,出演的排球运动员是选角副导演从在全国几千名排球运动员中进行海选,覆盖范围从大、中学校队、省队,甚至还有前国家队成员。历时一年,经过数轮淘汰,再进行表演训练,就是为了保证女排的专业性。

刘畅至今都记得剧组选角的老师来学校试戏的那天的激动心情。当时这部电影还叫“中国女排”,这四个字对她而言,代表着神圣,无限接近她心中的梦。

选角是1/1000的希望,刘畅其实也没敢奢望自己能够入选,就想着自己努力了,不留遗憾就好。

没有遗憾,我们在荧幕上见到了她。

80年代女排主攻手杨希 图片来源网络

在《夺冠》中刘畅饰演80年代女排主攻手杨希。杨希是郎平之前的中国女排第一主攻手,年仅20岁便被招进了国家集训队,是中国女排五连冠时期的绝对功臣。

由于长相像山口百惠,尽管在郎平加入国家队后成为替补,但她在日本依然深受喜爱。

刚开始知道扮演的角色是杨希时,刘畅是很紧张的,因为杨希老师太好看了,她找来很多资料反复观看,除了姿势动作,还模仿杨希老师的笑容。

直到后来剧组的老师说像,刘畅这才放下心来。

一千次,一万次,十万次

《夺冠》剧照

《夺冠》中,有一幕十分令人心疼。女排训练室的墙皮上,都是排球击打出的痕迹。

一千次,一万次,十万次……

对于每一个排球运动员来说,球场上令观众满腔热血的配合都是上万次的训练。

刘畅回忆起打球的初衷,她说每一次到位的垫球、每一次成功的扣球都让她充满成就感与喜悦。

排球是集体项目,十几个女孩子在一起,训练、比赛过程中感受到的团队精神以及与队友的默契配合,是排球的真真切切的魅力。

不同其他球类项目之间都有的共同点,排球对于初学者来说,尤其是女生,心理要克服生理上的怕痛,入门时间相对来说会长一些。

《夺冠》拍摄过程中,有一场扣球的戏,电影呈现出来的是运动员们进行连续扣球的训练,那个镜头从上午拍到了下午两三点。

《夺冠》剧照

技术指导告诉刘畅,说她的眼神不够有杀气,扣球的气场不够,可能跟刘畅的性格有关。她很努力的让自己有杀气,但是老师们还是觉得不够。

那种无助像是坠入了巨大的黑洞。

刘畅越拍越没自信,急哭了,她知道大家都在等她,现场有很多专业的老师和队友们给了她很多帮助和鼓励,她那天心里暖暖的,因为大家永远目标一致地完成一件事。

刘畅说“我觉得无论是打球还是拍戏,只要都投入进去认真去做就好。当人物、情感完全代入进去,有时候我们自己都不觉得是在拍戏,表演老师说过真听、真看、真感受,所以我觉得不论是训练比赛,还是拍戏过程中打球,都有共同的一点,这里的我,都是最真实的体现。”

女排精神

《夺冠》剧照

刘畅也会再回到电影院重温《夺冠》,而且每一遍基本都是全程热泪盈眶,因为这部电影有太多排球人的情怀了,她相信每位排球人都或多或少的,能够在电影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就像郎平老师在《夺冠》中的台词:“去谈恋爱吧”。这也是电影中最打动人的地方之一,排球也不一定就是生活的全部,活出自己的人生才最重要。

刘畅从省队退役后,考入中央民族大学本科读新闻学,因为从小接触学习的基本就是体育运动和排球,所以她很想多为自己创造一些新的可能,多给自己去接触新鲜的事物的机会,鼓励自己去往一个全新的领域。

刘畅早就认定了排球与生活密不可分,她把排球形容为情绪释放的绝佳出口。

从中学开始,排球就是她生活中的主角,在她看来训练与学习是“绝配”,当觉得压力过大或精神劳累的时候,球场这个场域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海绵,吸收负能量,挤出快乐。

回想起排球队每天6:30早操,22:30查房,现在的刘畅养成了生物钟,也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作息,她说,“这样的管理安排使我终身受益。”

刘畅拍摄《夺冠》照片

大四那年,刘畅被保研至本校体育学院继续学习,硕士毕业后因为疫情原因的影响,经历了很多线上面试、投简历,也收到了入职申请,最终有幸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工作,工作内容就是教充满活力的学生打排球。

在实习的期间,刘畅就发现她很享受和学生相处,成就感就是看着学生的每一点一滴的进步。这种感觉有别于每次击球的愉悦感,却是更深意义的延伸。

刘畅笑着说,如果不做排球老师的话, 她可能会向往做一名体育记者。

“就像现在,我就觉得我太幸运了,我拥有最适合自己、最喜欢的工作,每天都为之付出努力,虽然下班以后常常感受到疲惫,但是在工作状态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和学生相处的教学过程也都特别开心。”

至于女排精神,“如果让我结合切身实际来讲,我想女排精神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伟大力量。”

刘畅希望女排精神能够始终伴随我们每一个人,感到困难的时候提醒自己再多坚持一下,想放弃的时候告诉自己要顶住,迎难而上,绝不轻言放弃,也许下一秒就是成功。

 🇨🇳 ··· 🏐️ ··· 🏆 

《夺冠》带来持续30年的感动

还有更多值得我们思考、探寻

如果你还没有看

不妨放入你的周末计划清单

《夺冠》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