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摇滚明星Rock Star
By 白熊

继国庆节的4场音乐节之后,成都人又陷入了现场音乐的空虚中,好在10月30日,秘密行动的全国巡演正式开始,第一站就是成都。

去年设计好的巡演海报也因为疫情耽搁再次修改,不过再次设计后依然让人拍案叫绝,简直太有想法了。

秘密行动2020巡演海报,想法来源于碎纸机

事实上,他们不仅海报设计有想法, 在音乐创作上也更有创意。这是一支年轻的乐队,但整体的音乐却严谨深邃,前卫大胆。

正式介绍一下,这支乐队就是由成都制造的#Stolen秘密行动

Stolen秘密行动,图片由乐队提供

比喻这支乐队是“成都之光”一点都不为过,每场演出售票都会提前告罄不说,有一年他们还突发奇想要求观众都坐在椅子上听歌,结果当天去的人真正体会了一把“如坐针毡”,听着秘密行动的歌,屁股怎么可能不从凳子上起来?

赶在今年乐队全国巡演前,Rollingstone大水花 和#秘密行动的主唱梁艺与吉他手方德聊了聊他们的音乐。

如果2020年只看一场现场演出的话,你会选择秘密行动吗?

1📢

一支走向海外市场的乐队

New Order欧洲巡演成功落幕©Stolen秘密行动

“你们怎么不上乐夏呢,和重塑一决高下?”

这已经是秘密行动的吉他手方德第N次听到这个问题了,他抓耳挠腮,很想马上脱离这个问题,恨不得离这个问题越来越远。

接受Rollingstone大水花采访的乐队吉他手方德

今年是秘密行动正式成军的第10年。

周一,他们发布了“Stolen秘密行动《WHY WE FOLLOW》欧洲巡演”纪录片。一年前,他们刚刚结束作为New Order欧洲巡演嘉宾的所有工作,回顾整个过程,他们依然有种如梦境般的不真实感。

2019年6月,New Order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欧洲巡演,一个中文名字出现在海报上——“秘密行动”,把一个国外乐队也非常难得的机会给予了一个中国成都乐队。

New Order欧洲巡演海报©Stolen秘密行动

这并不是秘密行动第一次涉足欧洲,但对于整个乐队来说,却是一场绝无仅有的挑战。为了这场巡演,他们持续了几个月的高强度排练,不断地重复,从而将意外出现的几率降到最低。临出发前,他们还是整夜地睡不着觉,兴奋、激动、紧张,各种情绪掺杂其中,谁也说不清。

而New Order也确实是秘密行动的音乐偶像,“New Order以及他们的前身Joy Division是最初启发我们玩乐队的人,和他们同台演出,没有什么比这更激动人心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主唱梁艺正在家里炒菜,一听到这个消息半天没缓过神来。

消息也同步在New Order的官方网站上

暖场表演的时间有三十五分钟。

结束之后,必须在十五分钟内将舞台上属于秘密行动的设备腾空,再由New Order的工作人员上台进行下一轮的准备与调试。时间上严丝合缝,不能有任何滞后与提前。

秘密行动一开始觉得时间简直太紧迫,但也只能去做,虽然总是手忙脚乱。从第二场开始,他们慢慢练熟了,几分钟就能把全部设备打包,节省下来的时间,就可以让他们在下一场演出中多演一首歌。

秘密行动欧洲现场©STAGR.DE

巡演结束后,这支来自成都的乐队受到欧洲乐迷的一致好评:

关于秘密行动欧洲巡演的评价

对于New Order邀请秘密行动,外界评价说这就像是一场隆重的“加冕仪式”,意味着秘密行动从New Order手里接下了接力棒,是80年代的新浪潮,在新时代背景下的再延续。

也正因为这次的巡演旅程,让整个团队看到并感受到国外量级团队的配合与执行能力,启发了他们更好地做音乐。

2🃏

我们就是想不一样

Stolen秘密行动,图片来源于乐队

梁艺从小就被称为是“金曲点唱机”,几乎当时所有的流行歌他都会唱。上小学以后,他还搞了个组合,在体育课上开演唱会,觉得自己就是偶像谢霆锋。

方德就更夸张了,父亲和哥哥轮番给他安利音乐,父亲刚给他放完Michael Jackson,哥哥就立马打开任贤齐的音乐电台,所以方德小时候的偶像就是这俩明星。

正在接受Rollingstone大水花采访方德和梁艺

长大一些,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俩也总喜欢听些跟别人不一样的,这可以理解为当时的“标新立异”,也可以说是秘密行动异于其他乐队的早期标志:“我们就是想跟别人区分开来。”

所以他们会听一些偏暗黑和怪诞风格的音乐。相比起美国音乐,他们更钟情英国音乐,用他们的话来讲就是更抓马一些。

乐队吉他手方德推荐的音乐人

除此之外,他们非常崇尚“男二”,而非主角,因为长期受这些音乐的影响,视觉也非常自然地就与之相匹配。所以整个乐队不仅低调,而且乐队在呈现也大都是以冷色调为基础,给人一种冰冷晦暗的感觉。

包括秘密行动每一首歌VJ的制作都相当有创意,“Formal是法国人,他本身就会有很多想法,也会根据音乐去匹配画面。《Loop》讲了一个关于生活广告的故事,VJ部分就用了非常多的中国广告素材,《Copy Shop》在说copy的事情,所以里面的人物都是复印出来的。”

可以说,秘密行动正是这样一支用音乐传达情绪,去表达一些现实生活中无法实体呈现的东西的乐队。

乐队VJ Formal为《A Glossy Flirt》征集素材

但说到“电子摇滚朋克”的由来,他们也没什么头绪。“从一开始做乐队,我们就没想过定义乐队的风格,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其实不难发现,我们乐队每年的风格都有变化。”

秘密行动刚成立的时候,梁艺还在上高中,那时候乐队的风格偏向校园流行摇滚,他们翻唱郑钧的《灰姑娘》,还翻唱Red Hot Chili Peppers、Sum41的歌。

13年,他们看了一场Kraftwerk的演出,深深受其影响,感觉终于找到了乐队的方向。方德一开始还接受不了电子音乐,总觉得和这种音乐之间有一道屏障,后来有一天就接受了,他说这就像有些人欣赏不来实验音乐,但听懂了听进去了就可以接受。

3🔍

制作人给了我们自信

制作人Mark Reeder与秘密行动乐队©Stolen秘密行动

“Stolen是一个年轻的中国电子乐队,试图在压倒性的商业音乐环境中展现出自己的独特声音,我认为这是Stolen勇敢的新专辑,我赞扬他们为塑造未来声音所做的努力 。”

这是New Order主唱Bernard Sumne曾经对秘密行动做出的评价。而大众对秘密行动的喜爱与褒奖更是数不胜数,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高调张扬,反而有时候静的都没有声音。

早上好的工作室里放着一张秘密行动的专辑

“我知道大家都很喜欢我们的音乐作品,但在一开始我们会躲避自己的音乐,也许是害怕,因为我们更多地会注意到作品中出现的瑕疵,这让我们非常在意,甚至不知道去怎么面对。”梁艺说。

直到遇见了制作人Mark Reeder之后,这一切才得以改变。

制作人Mark Reeder与秘密行动乐队©Stolen秘密行动

“横跨摇滚时代、朋克时代、电子时代,见证无数传奇时刻。”——作为第一支与之合作的中国乐队,秘密行动是这么形容他的。

他将Joy Division带到了柏林,经营和制作了无数的朋克乐队和唱片,将自己的备用房间租给了 Nick Cave,推出了20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trance厂牌之一的MFS,发掘”德国电音宗师”之称的 Paul Van Dyk……

秘密行动和Mark Reeder在欧洲制作新专辑《Fragment》

“秘密行动有自己的新声音和风格。他们也让人们有机会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秘密行动无疑是新一代中国年轻音乐家的先锋。”

秘密行动在欧洲

一年后,新专辑《Fragment》发布,由Mark Reeder担任制作人。而这张专辑也完全是秘密行动的一次升级,Mark的经验与这几个年轻人的想象力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在另一种程度上,这给了秘密行动很大的信心,“我们性格就是这样,也许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但很感谢我们的制作人,他给了我们很多信心,让我们真正意识到我们的独特之处。”

4👣

成为秘密行动

Stolen秘密行动,图片来源于乐队

“什么是好的音乐?”

“有创造力的音乐。”梁艺脱口而出,“独特很重要,要和别人不一样。国内的音乐太模板化了。实际上我希望一个作品,无论有多烂,但需要是大家没有听过的。千万不要’像’,那就没意思了。”

主唱梁艺回答得超级认真

这一点在秘密行动的音乐创作中非常重要。乐队每个成员,各自都拥有发表自己想法的权利,谁也不会占主导地位去决定音乐,每个人在乐队中的比重是相同的。大家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能会牵涉出一些拉扯纠缠,但好音乐就这么被制作出来了。

除此之外,秘密行动是圈子里公认的劳动模范。从高中组建乐队开始,到现在坚持每天排练5个小时,雷打不动,跟上班一样。

“一开始我不知道,我以为乐队排练就是要这样子。后来也确实尝到了坚持这么做的甜头,我们后来参与的比赛几乎每场都能拿冠军。所以现在即使是不排练,也要和乐队碰一下,大家互相聊聊,关于音乐,关于之后的计划。”梁艺说。

Stolen秘密行动,图片来源于乐队

梁艺告诉我他们也考虑过去北京发展,“但后来一个高人朋友有一次开玩笑说给我们算算,结果说我们离不开水,只要离开了就会死,我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梁艺笑着跟我说,不管是高人无意算的一卦还是综合考虑,成都才是最适合乐队生存与发展的地方。

经历过New Order的巡演之后,他们也希望国内音乐节的主办方能更加专业,其实每个参与音乐节筹备的工作人员都应该把自己当成主办方,而不只是一个工作人员,这样才有助于音乐节的更好呈现,从而影响艺人,感染观众,真正起到音乐的作用。

Stolen秘密行动,图片来源于乐队

总得来说,音乐还是需要爱。

回到开头,方德对“为什么没去参加乐夏”这个问题苦恼不已,其实他们考虑过,也是经过一番分析最后决定还是不去了。也许有些人会遗憾,但我觉得,也许正是没去,才是真正的“秘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