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音乐先锋Young Talent By 陳凌希

今日份 RollingStone大水花 是一个花痴宝宝。(擦口水)


《FAKE》(左)柯灰Conan Gray (右)六公主Lauv
本来是个平平无奇的工作日,小编像往常一样,网上冲浪。突然发现治愈系六公主Lauv和柯灰Conan Gray玩了一次梦幻联动,两人放弃打榜,纯为回馈粉丝,发布单曲《FAKE》。

两个穿着花花绿绿的美男子,讲述了人们总是活在表面,假装自己很完美的故事。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今天的主角不是治愈孤独的男孩六公主,而是宝藏男孩柯灰。

可能柯灰并不像碧🍐Billie Eilish在国内那么耳熟能详,但是他绝对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势力。

截至2019年10月,柯灰在所有平台上累计获得超过2.5亿流量,Instagram坐拥300万粉丝,首张录音室录制专辑《Kid Krow》一经发布便取得了Billboard排名NO.5的成绩。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柯灰的音乐风格一定程度上受到霉霉Taylor Swift和打雷姐Lana Del Rey的影响,区别于美好、夏日、草地、田野和微风,柯灰的歌中无法隐藏的是少年那颗炙热躁动的心。

下面由我向大家隆重介绍这位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男子:霉霉爱不释手的少年;2019年 “最佳YouTube音乐人”;2021年格莱美奖“最佳新人”提名预测。

1😊

忧郁应对机制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不难发现,柯灰的身上自带一股忧郁又叛逆的少年气质。

如果你让他描述成长经历,他也会反馈给你“困难”二字。

柯灰出生于加州,爸爸是爱尔兰人,妈妈是日本人。在他1岁时,家里为了照顾患有癌症的外公搬到日本广岛,陪外公走过了最后2年的生命之旅。

一家人再回到加州后,柯灰的父母就离婚了。他和姐姐开始不停搬家,奔波于两个家庭,在各个城市辗转。

🌳 ··· 🦌 ··· 🏠

This town will never change

这个小镇似乎永远不会改变

People come and go, it’s all the same

人们来了又走 一切一如昨日

Speed the roads on our doubting days

在迷茫的日子里

To any place that’s far away

只是为了去那些很远很远的地方

I never learned anybody’s name

我甚至不知道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生活的动荡对柯灰的直接影响,就是在同龄人中他总是“另类的新孩子”,他没什么朋友,不爱说话,敏感、自闭又孤独。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柯灰说:“当我12岁的时候,就经历了很多变故。我当时对我的人生感到非常困惑和错乱,所以我变成了一个很害羞、很喜欢观察世界而不是参与其中的孩子。同时我觉得自己很深沉,又有很多话想说。”

柯灰想给自己的情绪一个出口,他决定试着用音乐媒介写下正在经历的事情。他那些忧郁的歌词天生就是一种“应对机制”,反映了他当时所感受到的最相关的情感。

🩹 ··· 🩹 ··· 🩹

This hurt that I’m holding’s gettin’ heavy

我独自承受的疼痛不断加重

But I’ma keep a smile on my shoulders ’til I’m sweaty

但我仍要强颜欢笑,直到我已经汗流浃背

Beggin’ on my knees

跪地求饶

Screamin’, “Someone come and help me”

我叫喊着:有人来救救我吗

他说,“我所有的歌都是由我从远处观察别人所得。即使光听我的专辑,你都能感受出来我在现实中是一个多么害羞又内向的人。很多歌讲的都是人类多么奇怪,多么有趣,对事物的反应是多么不同寻常。”

柯灰也被封为“Sad Boy Pop”第一人的称号,字里行间显露着青春期男孩的烦恼和不安。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 ··· 🍷 ··· 🎉

This party’s shit, wish we could dip

这派对糟透了,希望我们能去兜兜转转

I’ma crawl outta the window now

此刻,我要从这个窗户爬出去,偷偷溜出去

Cause I don’t like anyone around

因为我不喜欢和这群人打交道

Kinda hope you’re following me out

有点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But this is definitely not my crowd

这群人,我是真的讨厌

19 but you act 25 now

年方十九,却装作二十五的模样

柯灰认为,音乐应该是脆弱而真实的,这样才能真正与人交流。不过,音乐也为他打开了心灵的窗口,他很开心现在变成了阳光快乐的男孩。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Kid Krow》关于我如何看待世界的研究,我经常谈论我在过去一年中遇到的人。我不是最酷的人,但这张专辑让我接受了我很奇怪,并且我不需要成为别人这个事实。这也是一个鼓励他人拥抱接受自己的机会。”

2🗒️

网络记事本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唱片行业曾经因为互联网的前景,而面临生存问题,以至于唱片行业长期以来一直善于利用互联网来寻找和提拔新的人才。比如贾斯汀·比伯就是在YouTube上的视频被经纪人发现。

而柯灰是典型被网络培养出来的新时代音乐人。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柯灰9岁就有了自己的YouTube账号,并开始上传自己的原创视频。12岁时翻唱打雷姐Lana Del Rey、A妹Arianna Grande、法海Frank Ocean等人的歌,有时也会上传自己原创歌曲。(插一句嘴:回想一下自己9岁在干嘛…)

柯灰后来说:“我很感激12岁的自己为了逃离所做的付出,15岁拼尽全力的自己,保障了自己21岁的生活。”

作为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人,你在网上做的一切都感觉很不真实,但对于柯灰来说,一切都真的不能再真了。柯灰漫长的成长旅程,都有迹可循。在他的个人互联网社交账号上有详尽的记录。

Conan Gray © Conan Gray Twitter

再回顾柯灰早期的青涩视频,不难看出他善于掌握流行时事,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敏锐捕捉力,以及优秀的网感。

柯灰甚至说他能走到今天全靠这些粉丝。

他在网上分享了太多自己的信息,又总是一意孤行,所以粉丝对他的生活产生了直接影响,他们看着这个青涩少年在互联网上长大。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他们很像我的朋友,在我犯错时会对我追责。如果他们不喜欢我的所作所为会直接告诉我,喜欢我的哪一点也会让我知道。多亏了他们我才能与大家分享今日的成就,也是我能走到今天的原因。”

3🔥

世界“着火”时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最后,我不得不讲一讲沉重的话题。对于年轻音乐人来说,这是痛苦的一年,许多人已经花了数年的时间等待他们的辉煌时刻。

柯灰也在竞选2021年格莱美“最佳新人奖”提名,很多人都在预测,他也许会成为下一个影响“Z世代”声音的碧🍐。

“年轻音乐人今年确实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他们无法与粉丝进行面对面的互动,今年感觉很多人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年轻音乐人依然需要更加努力地工作,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才能突破干扰。”RCA唱片公司A&R的副总裁Tunji Balogun说。

“最佳新人奖”一直是商业成功和文化影响的混合体。但文化方面的定义正在演变,能够掌握在线对话的音乐人将能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制造更多的声音。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在Covid-19爆发之前,TikTok等流媒体的兴起,唱片奖的评委们就已经越来越难以区分昙花一现的音乐人和职业歌手了。如今,新艺人通常会利用巡回演出、展演和面对面的会面来吸引格莱美评委,但这些活动基本上都已被取消,这将更加困难。

而TikTok的兴起,取代了曾经万能的电台,成为了青年文化的推动者,这是今年格莱美多样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2020年世界“着火”时,无论是抗议歌曲还是流媒体上的热门歌曲,世界现状都将在明年的“最佳新人奖”上以某种方式反映出来。不过,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没有哪一年,这一类别的奖项会如此难分胜负。

Conan Gray © Conan Gray Instagram

对于年轻音乐人柯灰来说“也许人们只是来找乐子,我就在那里,唱着我的歌,享受着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最后,柯灰让我想起加缪的一句话:“谈论你所爱的事物,最好的方法是轻轻说起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