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体验约9分钟

“只要活着的话,总有一天,一定会觉得能够活着是一件挺不错的事。虽然距离这一天或许还很遥远,不过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我们还是活下去吧。”

日本最伟大的动画神作之一《新世纪福音战士》,讲述了从未受过培训的14岁的自闭少年,奉父之命,驾驶着庞大的机甲,认识朋友,迎战使徒,保卫世界。

我决定进入EVA的世界,是因为今时今日发生的一切,和EVA诞生的上世纪90年代,是如此相同。

经济泡沫下,90年代的日本人心惶惶。曾经的繁华一夜之间飞灰湮灭,企业倒闭,年轻人失业,经济的崩塌。

1995年,邪教“奥姆真理教”操控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2人死亡,5510人受伤。同年的阪神大地震,6000多人死亡,给日本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人与人之间,不再有温暖,只剩下冷漠和距离。彷若一艘末日旅行中触礁的船,幸存者跟着船慢慢下沉,无能为力。

#末日旅行

陳凌希@北京

动漫

《新世纪福音战士》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庵野秀明

Hideaki Anno

***

以下内容基于TV+旧剧场版本

***

第二次冲击

灾难并没有人类的创伤而停止,甚至愈演愈烈。

2000年,人类在南极的玛卡姆山,发现了使徒的鼻祖“亚当”,因为人类不慎接触,错误拔出了插在亚当胸口的朗基努斯之枪,导致了“第二次冲击”的发生。

冲击的能量,导致南极冰山融化,地球上的国家纷纷沉入海中,人口也因此次冲击而数量减半。

人类虽未灭绝,但在废墟上重建世界的任务仍然严峻。早在1947年,拥有世界最高权力的神秘组织“SEELE”,发现了记载亚当、莉莉丝以及地球上人类世界预言的《死海文书》,并起草了“人类补完计划”。

使徒来袭

“今日12点30分,以东海地区为中心的关东中部地区进入特殊紧急状态,各位居民请立刻到指定避难所进行避难,再重复一次,今日……”

这是2015年,时隔“第二次冲击”15年后,被人类称为“使徒”的神秘物体出现在第三新东京市。地面上的建筑缩回地面之下,进入战斗状态。

NERV(联合国直属的非公开组织)集结了全部兵力对它进行了猛攻,却丝毫没能阻挡它的脚步。目标继续向第三新东京靠近,航空队无法阻止,指挥部发动总攻击,不管损失无论如何都要摧毁目标。

这时,总司令碇源堂决定发动“初号机”。他便召唤来了11年未见的儿子碇真嗣作为适格者(EVA的驾驶员)。

而14岁的碇真嗣,可能是史上最真实的男主角,也许在《EVA》之前,没人敢让这样的男孩子当主人公,他一出场就给人一副消极、厌世又懦弱的感觉。

因为生疏的父子关系,碇真嗣一度认为自己是被父亲遗弃的小孩,依照别人的吩咐去做,就是碇真嗣的处事方式。

碇真嗣对多年未见的父亲一无所知,他不知道父亲的工作,只是听学校的老师说,他负责保护人类,掌握着人类生存与灭亡任务的指挥权。

抱着对父亲的幻想,碇真嗣前往NERV,透过车窗,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地下基地,这里就是对抗“使徒”的秘密基地。

与幻想中不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庞大的机器,由人类所制造的终极泛用人型决战兵器EVA。碇真嗣就是要驾驶机器击败“使徒”的适格者。父亲命令他坐上去,他完全无法理解,更不能接受,父亲却说“要坐就快坐上去,不然就滚出去”。

“使徒”一步一步靠近,NERV的人都在劝说他,“不能逃避父亲,不能逃避你自己”。而父亲的眼中却没有一丝怜悯,要已受重伤的适格者上,碇真嗣看到这个同龄少女无法进入战斗状态,便咬牙恐惧地坐上了“初号机”。

丝毫没受过培训的真嗣首次作战,击败了“使徒”,然而,他拼尽全力换来的第一次胜利,并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可,他只是被告知,他是个合格的适格者。

人类补完计划

SEELE组织作为人类最高机关,已经看到众生的不平等是源于人类之间的差别,人类心灵之间的隔阂。

“人类补完计划”的目的,就是让人们都融合在一起,以此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并且达成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碇源堂就是执行“人类补完计划”的重要人物,在他的身上肩负着人类命运的重担。在SEELE看来,“人类补完计划”是末日来临下,人类唯一的“救赎”。

豪猪理论,人与人的关系

“A.T.Field”(AbsoluteTerrorField),又称绝对领域,是EVA和“使徒”战斗中的重要物理防御屏障。

新剧场版中A.T.Field还原很美

在这里,A.T.Field不仅仅是EVA和“徒所”之间的物理壁垒,也指的是人类所拥有的心之壁垒,我不愿你走进我的内心,我要与你保持一定距离。就算是亲密的人之间,也会藏着不能说出的话。

心之壁垒来自“豪猪理论(又称刺猬困境)”(Hedgehog’sdilemma)。概念起源于德国悲观主义哲学家亚瑟·叔本华,他用一个动物的寓言故事,来类比人们在建立人际关系时的一个情境。

“一群豪猪在寒冷的冬天挤在一起取暖。但是它们的刺毛开始互相击刺,于是不得不分散开,可是寒冷又使它们聚在一起,于是同样的事再次发生。经过几番聚散,最后它们发现最好是彼此保持相当的距离。”

“豪猪的距离”在碇真嗣的日常生活中,也随处可以体现,甚至愈发严重。碇源堂对碇真嗣说过一句话:人与人之间是绝对无法完全理解的。

而对于14岁的碇真嗣而言,敌人到底是谁?是”使徒“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使徒”来袭,碇真嗣凭借自己的意志取得胜利,仅仅为了执行任务的他,找不到战斗的意义,他感受不到丝毫的快乐,只能将自己封闭到自己的世界中,选择了离家出走。第二天,父亲派人把他抓回NERV继续作战,安慰的话也没说,更别提赞赏了。

父亲不认可,连关心他的朋友也没有。在学校里,当碇真嗣不小心说出自己是EVA适格者后,他的同学铃原东治,因为妹妹在战斗中受了伤,将自己的愤怒化为拳头倾泻到了碇真嗣身上。碇真嗣越发沮丧,明明是驾驶EVA保护人类,为什么不光荣。

随着日复一日没有感情的训练,在对阵“第四使徒”的时候,碇真嗣遭到重击,被击飞到山上的他碰巧看到铃原东治从避难所溜出来。

碇真嗣不仅冒险救了同学,还不顾NERV的撤退命令,战胜了“使徒”。然而,少年的这次奋战依然没有得到认可,还因违抗命令遭到了批评。真嗣对父亲的期待再次落空,这时的他已经丧失了战斗的欲望。

随着EVA需要更多的适格者,真嗣的同学铃原东治被选中。NERV的刻意隐瞒,除了真嗣,其他人都知道了东治被选中的事。

这一次战斗,“第十三使徒”是一种能够侵蚀EVA的病毒,被污染的三号机发生了暴走,零号机和二号机都被打倒在地。真嗣见到三号机“这不是EVA吗?”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并拒绝对它进行攻击。

碇源堂下令把初号机改为由“傀儡模式”控制,初号机开始了恐怖的反击,三号机被打倒在地。当真嗣看到身负重伤的适格者就是东治后,发出了惨叫。真嗣驾驶着初号机企图摧毁NERV,碇源堂下令将插入拴中的LCL浓度调至最高,真嗣被制服,当时的真嗣决定不再驾驶EVA,可偏偏他的命运就是驾驶EVA,他的心灵再次遭受重创。

来吧甜蜜的死亡

故事的结局,“SEELE”组织发现了碇源堂有悖“人类补全计划”的初衷,“SEELE”决定亲自动手,派出白色量EVA手持复制版的朗基努斯之枪引发反”A.T.Field“,使其不能再维持个体的型态。

所有人类突破了自己的心之壁垒后,变成了一滩“橙汁”(LCL之海),最终人类的灵魂返回莉莉斯的体内,重新组合成一个大个体。

在一场大回归之后,留存下来的只有,仍未能摆脱心之壁的真嗣,和身体残疾神志迷茫同伴。补完计划不是真嗣想要的,他想回到原来的生活

这片红色的大海,就是毁灭过后的世界。真嗣从昏迷中苏醒,看到世界上只剩下他与同伴两个人,真嗣发现,从前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他终于彻底崩溃了,只有冷漠的红海无情地冲刷着海岸。

情急之下他哭泣着死死掐住同伴的脖子,企图掐死她,同伴却抚摸着真嗣的脸,真嗣松开了手,他的同伴说:“真恶心。”

旅程戛然而止。

你也许还想看,点击图片查阅

大水花独家“感官指南”
带你用几分钟看完一部优质纪录片
90后爸爸生存压力实录
欲望乐园:抽一只签,讲一个故事,喝一杯酒

出品|@宁大大

编辑|@陳凌希;设计|@刚叔

📧dashuihua@ytmedia.com

感官觉醒,爱力新生

Coming to Our Se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