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体验约8分钟

如果你有机会去参与改造一个国家,你最想重建的是哪里?美国?

在动作冒险游戏《死亡搁浅》里,你可以梦想成真。这款游戏由著名製作人小岛秀夫发表,以“连结“为主题,玩家需要在已经荒芜的美国大陆,透过递送各种重要的货物来使美国各地重新相连,建立起新的美国。

#末日旅行

KikoTse@香港

游戏

《死亡搁浅》

Death Stranding

***

内文涉及严重剧透,介意者请即刻退出

***

这是一场需要体验的旅行。

开发者小岛秀夫在访问时说过,他对文学、艺术、电影等范畴都相当自信,以及他谦虚不提的多年游戏业界经验,成就了《死亡搁浅》成为一款文学性、艺术性远高于趣味性的矛盾游戏。

游戏是第九艺术,而《死亡搁浅》是一款非常罕见,必须主动参与投入所有游戏过程才会有切身感受的游戏。如果只看直播、评论,至死也没法明白为何这款游戏可以冲击心灵深处。

因为这款游戏的一个最重点元素是“孤独“,是必须一个人静下来才可以进入的感官体验。

我们都寂寞

《死亡搁浅》的游戏过程就是两个字:“送货”。

游戏有大量(非常大量)的动画助你投入剧情:请留意,比一套电影还要更长几倍

事实上,游戏中最乏味的玩法,正好也是游戏设定最重要的矛盾元素:这个制作人故意设定的,它本身就是游戏强制让玩家经历的部分。

开发者小岛秀夫在设计游戏的时候,并不单纯是为了玩家的娱乐体验,而是希望玩家在游戏过程中,不知不觉发生思想改变。

光是这点,在“游戏“的本质上,《死亡搁浅》已经和其他游戏有著完全不同的目的。

雪山绝对不是背景。因为这游戏看到的地方几乎都能一步一步走过去

游戏有些设定其实非常古怪,例如:游戏设定于全球大爆炸后的地球,但人类并没有灭亡且为数不少,不过在旅途上能见到的人却又为数不多,制造装备都是靠自己利用机械操作,再也没有旧日社会交易痕迹。

同时,你又可以见到由其他玩家所留下的建筑物及路牌,而不论其他人有否不怀好意恶整你,你也只可以进行赞(Like)这个动作。

每次涉水都是一种挑战,幸好中段便有特别的道具助你减低风险

小岛秀夫认为人类都是孤独的,他自己也常常感到孤独,因此这样的设定和游戏体验都是为了放大“孤独一人”的感觉,但即便如此也总会有其他人默默在你身边做好事、帮助你去解决困难。

当玩家已经习惯对所有好意都只能做出“赞“这个反应,你会慢慢发现,自己也开始不会有恶意的行为,甚至会为了获得其他玩家的”赞“,而设身处地去考虑自己的行为或帮助对其他玩家是否作用。

你会尝试在茫茫雪山制造登山的设备,或将不需要的车辆储存在不能制造车辆的偏远地方。

通过这些看不见的、出于地球上另一个真人玩家所留下的“爱”,你也渐渐会觉得,纵使送货的旅途非常空虚、沉闷、重复,却是处处饶有兴味,早就没有最初的枯燥感觉。

脑洞极大的世界观

《死亡搁浅》世界中的核心设定都基于几次“大爆炸”,第一次爆炸诞生了时间和空间——多维宇宙诞生;第二次爆炸产生了星球并开始自转——地球形成;第三次爆炸生命开始繁衍生息——生命起源;而后来的第四次爆炸则给世界带来末日或重生般的转折。

某天,世界各地同时发生了离奇大爆炸。起初,人们以为是恐怖袭击或是遭遇了小型陨石群撞击,但当科研人员彻底调查之后,发现这些“爆炸”其实类似正、反物质相遇时的“湮灭”。

爆炸现场的所有物体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证明存在无数个巨大的圆形坑洞。这次爆炸事件,被后人称为死亡搁浅(DeathStranding)。

死亡搁浅形成的坑洞周围,检测到一种从未见过的粒子,科学上未曾发现的新物质,其后被称为“开罗尔”(Chiral)。

其实,开罗尔物质自宇宙大爆炸以来就一直存在,只不过由于它存在于一个特殊维度里,人类一直都无曾察觉。由于“死亡搁浅”,人类的三维空间和开罗尔物质所在的特殊维度产生密切关联,这才被人类所发现。

开罗尔

学者们还来不及对开罗尔物质深入研究,事情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开罗尔物质散布到地球的大气中形成开罗尔云层,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仅全世界的云层气象和天气变得诡谲异常,电磁场变得混乱,还导致地球上绝大部分的通信被彻底切断,就连最先进的飞机都无法飞行。

蕴含大量开罗尔物质的云层上升集聚到高空之后,地球下起了“时间雨”(TimeFall)。

在开场片段中,主角SAM的一缕发丝被雨滴打湿后瞬间变白亦是受到时间雨的影响。

植物在雨水中不断地快速生长和衰败,淋到雨水的鸟儿一瞬间就会因老得飞不动而摔落地面。而人类的皮肤只要接触这些“下落过程中的雨滴”,就会瞬间变得干枯苍老。

异世界

新的时代降临了,一个叫做“冥滩”的地方被人类发现,人们坚信了几十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彻底破碎。

“死亡搁浅”发生后,死去之人的灵魂在亡者世界的边缘徘徊游走,并试图通过“冥带”维系着与生者世界最后的连接,他们会随着时间雨出现在生者的世界,抓走生者并献祭给某个不可名状的冥界生物。

这些在亡者世界边缘游走的怪物被称为BT(BeachedThings,即“搁浅的东西”),而他们徘徊着的那个生与死的边缘,便被称为冥摊(Beach)。

冥滩既是个客观存在的地方,也是存在于每个人意识当中的概念,大多数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独特的冥滩。

而冥滩之所以能被发现,是因为人们在死亡搁浅后无法正常死去——或者说,原本流畅的死亡过程出现了Bug。

正常情况下,死亡的过程应该是单向的,即:灵魂离开肉体,经过自己的冥滩,最终抵达“亡者”的世界。但是在死亡搁浅事件之后,死者的灵魂在抵达冥滩边界时会突然改变主意,并尝试回到现实世界的肉体当中。

但是大部分人的灵魂回到肉体后并不会重新复活,而是引发尸变,触发前面提到的神秘“大爆炸”。正因如此,人死之后的尸体必须尽快焚毁,从而切断其灵魂与现实世界的联系。

你是我连接未来的桥梁

游戏名场面,因为帅

有趣的是,即便地球已经被接连不断的虚空噬灭炸变形了,游戏中的人类社会也没有陷入物资短缺的“废土状态”。

相反大多数幸存者依然完好无缺地如常过日子,没有物资短缺也没有抢占资源。既是因为灾难发生前的人类社会物资极为丰盛,留下了充裕的储备;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人们开始把时间雨运用到了农业生产领域:播种、淋雨、收成,完全超脱了时间概念。

但是这种完全“衣食无忧”的状况也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既然每个人都可以在不跟其他人合作而活得幸福美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变得越来越孤立。

可是人类毕竟是群居的社会性物种,科学、技术、哲学、艺术均需要依赖严密的社会分工才能得到传承和发展。假如所有人都照这样互相孤立地活下去,终有一天人类文明将会黯淡,并最终迎来无可避免的灭绝。

为了应对这一潜在危机,Bridges组织应运而生。这一机构致力于将北美大陆上支离破碎的各个人类据点重新团结起来,最终构建起一个庞大的城市联邦。

Bridges集结了大量幸存人类中的精英。其领导人是前美国政府最后一任总统,核心成员也基本上都是来自政治、军事、科研和学术领域的翘楚。而Bridges科学家对“死亡搁浅”现象和“冥滩”的持续研究,甚至还让他们掌握了远超灾变前的黑科技。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项技术便是“开罗尔网络”。顾名思义,这是一项借助开罗尔物质和冥滩来传输数据的通讯技术。

开罗尔物质存在于一个时间不会流动的维度,与其连接的冥滩自然也不存在任何“时间”概念。假如人类在未来掌握了利用冥滩反向定位现实时间节点的技术,那么理论上甚至可以实现时间旅行。这也就意味着从宇宙大爆炸到万物的终结,时间这个维度可能会在人类面前完全展开。

另一项关键技术则是“桥婴”,即游戏里帮你感应BT怪物方位的BB。

这项技术之所以能被发现,完全是因为一场偶然:在一场剖腹产外科手术中,医生对一名已经脑死亡的产妇进行剖腹手术,医生在取出婴儿并接触脐带时发现了BT的存在。

公关运作下BB被定性为装备,回避公众的道德拷问

研究人员猜测,正是婴儿所处的这种半生不死的状态,让他能够同时感知现实和亡者世界。

随后在Bridges的授意下,科学家开始了人为“制造”BB的实验,考虑到这种实验必须牺牲脑死亡的孕妇,其残忍性可想而知。

公众虽然在刚开始因为道德顾虑多有质疑,但是随着BT这一看不见的威胁持续加深——反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没有一位玩家在最终还可以当BB只是一件工具,他的存在已超越了现实与游戏的心灵

最后经过Bridges一番“巧妙”的公关运作,BB被定性为“装备”,而非有血有肉的生命。

快递员与劫匪

除了Bridges,灾变后团结人民的另一大希望便是广大快递员们(和今年的疫情如此相似)。毕竟就算物资总量足够所有人使用,考虑到地面上充满了威胁,人们还是需要依赖物流体系帮各个据点互通有无。

不过这些英雄并不会因此获得高薪,他们追求的并不是物质奖励,而是被更多的人“点赞”。正如前面提到的,即便是在大灾变后,人类依然不愁吃穿,物质享受已经很难给人带来愉悦。

相比之下,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认同感”也就变成了这个时代最稀缺、最奢侈的东西。于是“赞”便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硬通货,“获赞数量”成了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

更重要的是:人们在获赞的那一刹那,大脑会立刻分泌出大量多巴胺,让你爽得飘飘欲仙。

于是快递员作为一种“高赞”职业,越来越多人对它趋之若鹜。某些自制力差的人,还会在这个过程中对送快递上瘾,只要无货可送就会变得狂躁易怒。

找一张比较萌的米尔人吧

到最后,这些送货上瘾的人纷纷走上了犯罪道路。他们聚居在荒郊野外,四处劫掠路人的快递,虽然不伤人性命,但却把行业搞得乌烟瘴气,成为了恶名昭彰的“米尔人”。

人类本来就顽强

猛男抱娃

接下来就是游戏真正开始的旅途,主角山姆取得了编号BB-28的布桥婴进行冒险,阻止关键人物亚美利承受不住压力毁灭世界。

亚美利选择留下是要延后灭绝发生。

最终,亚美利问山姆是否愿意与自己见证地球毁灭的时刻,这里有两种情况:

坏结局:假如玩家选择不管亚美利放任她走,最后就是世界末日。

好结局:玩家最后收起枪冲上去抱住亚美利,就会触发好结局。

山姆说会永远陪著亚美利,亚美利非常感动,因为预知能力使她很害怕混乱,不知道哪个未来会成真,做了很多错误的事情。于是她决定让人类去决定他们的命运。

所有冒险结束后,原本寿命就不长的BB-28也失去作用,山姆把BB带去火葬场烧掉。一路上已经有感情的山姆将BB-28取名为小路,并与她进行最后一次连结,看到了所有事情的起末真相。

结局时,山姆将小路从容器中取出,赌上那极低的存活率,将小路救了回来。山姆抱著小路站在时间雨中,却没有因此而变老,或许这是世界末日后的第一种重生。

大水花 独家“感官指南”
带你用几分钟看完一部优质纪录片
90后爸爸生存压力实录
欲望乐园:抽一只签,讲一个故事,喝一杯酒

出品|@宁大大

编辑|@KikoTse;设计|@刚叔

📧dashuihua@ytmedia.com

感官觉醒,爱力新生
Coming to Our Se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