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感官体验约需13分钟

#末日旅行

白熊@成都

死亡金属乐队

Possessed

着魔

死亡金属一直在陈述人类命运被操纵的残酷

而非崇拜死亡

说到死亡金属,总是给人一种鬼画符的祭祀感。《极端音乐》杂志里专门介绍了这类音乐和一些死金乐队,比如附身、死神、讣告、腐尸、葬尸湖,听起来就阴森恐怖,不过有个乐队相比起来没那么可怕,叫Possessed,中文翻译为着魔。

等我再次在Metal-archive上看到这个名字时,他们正在筹备新专辑。

2019年5月10日,美国的老牌死亡金属乐队Possessed(着魔)发表了他们的全新录音室专辑《RebelationsOfOblivion》(湮灭启示录),掐指一算,距离他们发行上一张专辑已经整整过了15年。

《Rebelations Of Oblivion》(湮灭启示录)

虽然中间经历了主唱JeffBecerra遭遇车祸终身瘫痪的噩运,让这个可以称得上死亡金属的鼻祖乐队仅存了4年时间,但也并不妨碍一票金属党们对这帮“老炮儿”们的respect,从另一种层面上来说,Possessed的解散,标志着Death时代的正式开始。

死亡金属的鼻祖:Possessed

Possessed乐队没有那些超级大牌乐队名气大,但是他在80年代对金属所作的贡献不容忽视。

《Rebelations Of Oblivion》宣传片

1983年,还是小伙子的吉他手MikeTorrao和MikeSus在佛罗里达州创建了一个二人乐队,几经波折终于在主唱兼贝斯手JeffBecerra的加入后,正式成立了Possessed乐队。

乐队的名字,是MikeTorrao早就想好的名字。“从一开始我们就说我们想成为世界上有史以来最重、最撒旦式的乐队。

1983年刚刚组建时的Possessed乐队

一年后,他们就推出了乐队Demo:《DeathMetal》(死亡金属),关于这个名字,是Jeff提出来的:“我上高中时在英语课上写的‘DeathMetal’。我记得清清楚楚。“

Jeff的老师腿毛很重,他根本没兴趣听她讲的什么,所以开始把他能想到最重的词写下来。“我想是她那发量惊人的腿启发出了这么一首残忍丑陋的歌曲。“

“BlackMetal那时已经被用了,所以我们决定称之为‘死亡金属’。”

死亡金属,这个名称听起来就有些阴暗,好像世界末日已经到来,人间已经惨绝人寰,人类濒临灭绝。我相信开头的视频如果你们点了进去,肯定坚持不到半秒钟就会退出来,因为听上去有些嘈杂、阴沉,有点想要原地爆炸。

阴暗绝望的死亡金属音乐氛围

就连它们的Logo和字体,都充满着一种诡异冰冷的感觉。

死亡金属字体

在Possessed四张专辑中,不论是阴暗诡异的专辑封面还是音乐旋律中充斥的大量失真的电吉他,还是快到难以言表的双脚轮踩,如同野兽吼叫一般的死嗓都让人听起来压抑。

对于大众,死亡金属听起来总是让人感到从头至尾的压抑,甚至没有停顿喘息的机会,而歌曲的内容也充满了各种反宗教甚至反人类的内容,比如死亡、虐待、人格分裂等等。

死亡金属代表了人类精神世界中的黑暗面

甚至有歌迷评论说,Possessed的撒旦主义实在太过于突出,光是看封面就透露着一股死亡气息。

撒旦,这又是一个和邪恶、死亡相关的词语,在人们的脑海里,死亡金属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单一风格,而是暴力、黑暗与灭亡。

但如果将这种音乐风格与当时的时代背景结合起来,我们对于死亡金属就会有不一样的理解。

死亡金属的历史渊源

经历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垮掉的一代”,六十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七十年代的全球经济滞涨,八十年代注定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十年:东欧巨变、柏林墙倒塌、拉美经济危机,以及里根·布什时代的“无望政策”。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正处于防御状态,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状态。有人说这是二战后美国最疯狂的时代。

二战将早期的外交手段糟蹋到了极至,越南战争进一步刻画了帝国主义的本质,美国与苏联的冷战让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斗争白热化,恼人的电视新闻每天持续播放着两种意识形态心照不宣的核竞争,再加上由药物泛滥和社会动荡产生的不安心理,使许多家庭一度陷入极度恐慌的状态甚至发疯。

20世纪80年代下的美国社会

继上一任总统卡特陷入人质危机后,美国的经济前景也渐渐不明朗,看起来,这个国家还仍处于放纵的70年代的宿醉中。1980年,隆纳·里根总统当选时便向民众做了一个承诺:“我隆纳·里根谨庄严宣誓,要摆脱70年代的宿醉,让美国再次伟大。”

隆纳·里根当选总统

这就意味着,政府存在不同意识形态的的年代结束了,来自所有党派的政客都开始承认,只有依靠经济和国家实力才能生存。社会力量开始启动,迫使人们有组织的集体工作,从而获得大规模的生产效益。

这个阶段政治给人们灌输了一个概念:强制。

迄今为止,西方传统一直缺乏这种有组织的集体行为,这是因为人们对强制的厌恶,所有过去的文明已经不复存在。

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地铁

但里根主义的效果只针对中上层阶级的精英人士,传统工人阶级依然水深火热。1982年,美国的失业率创二战新高,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阶级不平等的现象日益严重。

迫切渴望工作的美国公民

当时有一首来自BruceSpringsteen的《Born in the U.S.A》:

Born down in a dead man’s town,

the first kick i took was when i hit the ground.

You end up like a dog that’s been beat too much,

till you spend half your life just covering up.

我被降生在一个死气沉沉的小镇,呱呱坠地时踹出了第一脚。结果你成了一条讨打的狗,还花了半辈子去遮遮掩掩。

这首歌主要叙述了从越南回来的美国老兵,找不到工作心里感到迷失的,但也不经意反映出当时美国社会的一蹶不振。

萧条时代下的美国社会

这是一个纵情的时代,同时也充满了复杂的矛盾。

正如极荒之地喷薄而出的寒冰,重金属乐是极端残暴与冷酷的产物。自从嬉皮士公开裸体戏水后,让一批处于文化震撼中的美国人渴望重新建立他们心中的“正常”,普遍看来,当时的人们都认为60年代之后,所有的道德规范都在一一被打破。

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年轻人

在这其中,死亡金属的情绪最为激烈。

表面上看,这是一种好像青春期的中学生与父母对抗的惊世骇俗,但实际上,父母代表的却是当时世界与社会体制的束缚,透过音乐的表达,他们才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有着历史循环、生物本能、自然战争,以及死亡、疾病、狂躁和冲突等等这些无法掌控的存在的世界。

死亡金属的标签:战争、暴力与死亡

回避了所有摇滚乐与流行乐津津乐道的个人主义色彩的极端音乐风格——死亡金属更加关注历史、战争等庞大的概念体系,并着重于探讨人类行为造成的结果以及我们在不同情况下可以做出的种种选择。

超越死亡与末日的表象,死亡金属的内涵更加严肃和深沉,这更像是远古时代的人类所关注的事情,但出生于美国80年代的那批音乐人却不这么认为,在那个时代,他们的目标就是在音乐领域创造并发展属于自己的新文明,却并不依赖当初那个为了个人利益而玩弄工作的旧文明秩序。

死亡金属的现场演出

回到Possessed乐队,他们曾经在《FallenAngel》里唱道:“

Hellsent souls become hiss lave.

Working agains tall.

Bringing pain the master raves.

Lucifer they call.”

地狱般的灵魂成为他的奴隶,与所有人作斗争,为大师们的狂欢,他们所称的路西法带来痛苦。

以及他们在1985年的专辑《SevenChurches》中写的:“

Arisefromthedead.Attackfromthegrave.

Thekillingwon’tstoptillfirstlight.

Wewillbringyoutothehell.

Becausewewanttoenslave.

Yoursoulwillbefrozenwithfright.

起死回生,从坟墓出击,杀戮不会停止,直到拂晓第一缕光,我们要带你到地狱,因为我们想要奴役,你的灵魂将被恐惧冰冻。

作为死亡金属的鼻祖乐队,他们的歌曲里的主题大多是反基督、撒旦主义以及异教崇拜等,但这些只是一个抽象化的理解:基督教只是代表资本主义统治下的社会体系,而撒旦则是他们寄希望于反抗这个体系的化身。

死亡金属乐队Death《ScreamBloodyGore》专辑封面

除此之外,结合六、七十年代的摇滚乐以及重金属乐的衍生,死亡金属诠释出了在一个多数人都习惯且顺从的现代社会中,将自己抽离出来,并试着去探讨人们在社会环境中有所忌惮并想要否认的东西的哲学思想。

死亡金属就是反文化?

死亡金属的出现,让20世纪80年代以自我为中心的美国人被称为“自我一代”。在大多数人的心中,死亡金属还是被贴上了“太吵太闹”、“恐怖”、“血腥”、“诡异”等一系列标签,甚至将它归为反文化的一种表现。

反文化出自西方犯罪社会学,顾名思义,反文化和主流文化相对,可以说,一切不符合社会价值观的文化都可以称为反文化,而因为死亡金属的疯狂和“不那么让人舒服”,人们自然将其认为是反文化的现象。

这是一种非常狭隘的想法。你可以说死亡金属无论从歌词还是节奏都不是那么的让人“舒心悦耳”,但从文化内核上来说它是一种更激进的、更彻底的思想,相比起反文化运动的极端个人主义与过剩的自我意识,死亡金属只是在寻求一个对人类社会和历史的严肃思考。

受当前的的主流文化影响,相信大多数的年轻人多多少少都还是会有一些反叛与自我的意识存在,只是彼此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极具自我意识的20世纪80年代美国年轻人

所以大家可以这么理解,死亡金属这个“鲁迅先生”,在20世纪的80年代,他们依然适应着当时的社会体制,尽力完善自己的生活,填充自己的理想,但在他们的精神领域却存在着一片纯净无比的乌托邦,这里无比极端,非黑即白,没有妥协,允许自由与不同意识的存在。

也正是在那个动荡不安却又群英荟萃的80年代,无数乐手在前承伟业的同时,更融入硬核朋克的愤怒与躁动,也让死亡金属搭上了一班“地狱特快”。

作为死亡金属音乐最早的奠基者之一,Possessed可以说为之后90年代的死亡金属时代建立了一个相应的撒旦主义标注,而之后出现的MorbidAngle、Deicide等系列金属乐队都深深的刻上了撒旦主义烙印。

MorbidAngle、SixFeetUnder等死亡金属专辑的封面

到了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重金属迎来了又一次的大变革,抑或追求速度,抑或追求暴力,也追求英雄主义及撒旦意象,这是重金属音乐充满色彩、英雄、传说,以及血腥的时代。各种风格乐种正在成型,无数的乐段连结探求着音乐人的启发。世人必须回忆起的黑色篇章。

死亡金属不是崇拜死亡的音乐,但它通过推翻全世界拿人性做抵押品的否认之墙,去克服并接受死亡。

年轻的Possessed乐队

最后,引用网上一段评价死亡金属音乐的文字:

作为现实社会里无法无天的声音极端,死亡金属是唯一能结合科学和情感,并在足够的深度上描述这种对抗的流派。

当文明变得越来越荒芜和无价值时,一种反抗不仅在价值观上而且在美学价值体系上得以诠释,这就是死亡金属。

而无论怎么发展,它都会和每代人一起,存在一种从我们的死亡的恐惧中惊醒的可能性,一直处于这个别的流派无法达到的探索领域的前锋。

你也许还想看,点击图片查阅

大水花 独家“感官指南”
带你用几分钟看完一部优质纪录片
90后爸爸生存压力实录
欲望乐园:抽一只签,讲一个故事,喝一杯酒

出品|@宁大大

编辑|@白熊;设计|@刚叔

📧dashuihua@ytmedia.com

艺术·音乐·爱

感官生活方式 都市文化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