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津元 做一个开放的观察者

王津元

复星基金会主席、复星艺术中心主席

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SMG新闻主播。出于多年媒体工作对于当下时事的敏锐度,逐渐对反映时代的当代艺术产生兴趣,从起初的个人收藏逐渐转变为在更大的平台下支持并推广当代艺术。由其主导的复星基金会近年来不断支持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并致力于促进中外当代文化与艺术的交流与合作;其收藏不仅涵盖中外一流艺术家,并且持续关注正在成长中的青年艺术家。

复星艺术中心,图片提供:复星艺术中心。

与城市共舞

在一座美术馆里,来一场疯狂的Disco,这并不是一场无际的想象。

如果说,日本后物派艺术家宫岛达男的作品“数字空中花园”,用300盏镶嵌在屋顶特制地面上的LED数字灯从9到1周而复始跳动完成一种节奏。每盏灯闪烁变化的间隔,是由300位上海市民选出的对他们有特殊意义的数字。那么,观众以Silent Disco的方式,则在复星艺术中心完成了一场开放肆意的闯入。

复星艺术中心“数字空中花园” 夜晚景色,图片提供:复星艺术中心。

2018年5月,复星艺术中心作为重要机构之一,参与到“ART 24 HOURS | 上海艺术24小时”项目中,完成上海一日,从日出到日落不间断的全城艺术狂欢。观众在雨中的“数字空中花园”,带着耳机设备,不停闪烁的颜色对应三组不同的DJ,音乐、节奏、舞蹈在现场Battle,完成身体和艺术的碰撞。

“ART 24 HOURS | 上海艺术24小时”Silent Disco现场

复星艺术中心——这座外滩最为瞩目的会跳舞的房子,以特殊的方式,完成了与上海这座城市和城市里的人们的一段雨中共舞。午夜的复星艺术中心展开了另一种面貌,开放并且自由地充满可能。

面向城市的对话,以一种开放且不设限的态度。这恰恰是复星基金会主席、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所关注的。

作为观察者的创造力

来自新闻媒体的磨砺,形成了王津元对于世界的观看方式——开放。作为一个观察者,她的视角更为客观与普世,而不过分收到专业性视野的限制。这种观看,无疑影响着她对于复星艺术中心及艺术收藏的思考。

如果说,做媒体是观察别人,观察现象,那么做一个机构,就面对着角色转换,是一个被观看的过程,但立场是一样的。


从一个电视节目,到做一个艺术项目,王津元始终认为,所面对的观众始终都是大众。在她看来,复星艺术中心应该与公众对话,而不是成为某个人、某个机构的私人美术馆。

王津元与到访嘉宾在复星艺术中心“数字空中花园”交流。

从成立复星艺术中心至今,王津元认为基金会和艺术中心走的每一步都是一个大胆的尝试,没有参考,可以说,每一步都是挑战与创造。

复星艺术中心定位于当代、国际及观众互动性强的艺术,除展览之外,还致力于举办各类公共项目,通过讲座、论坛、电影放映、工作坊等形式为公众提供与文化艺术亲密接触的机会。复星艺术中心,将空间打开,不在局限于展厅空间之中,而是将作品延伸至更为公共的区域。

复星艺术中心“20”特展中石青作品《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组合)》

“复星艺术中心陪你上下班”,作为艺术中心2018年新提出的理念,让艺术的陪伴日常化成为外滩生活中的一种常态。“现在城市的生活节奏特别快,去看一场艺术展,是需要特定安排时间的,可能很多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我们坚持,复星艺术中心致力于公共艺术的建设。”

复星艺术中心英国当代艺术家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个展现场,图片提供:复星艺术中心。
朱利安·奥培 申城漫步 由复星基金会委托创作与永久收藏
高伟刚 升华 由复星基金会委托创作与永久收藏

在收藏中,公共性也贯穿其中。在王津元的主持下,复星基金会有着自己的收藏脉络,是从一开始最单纯的空间装饰,到后来整个艺术中心的项目规划,一直到整个企业及基金会体系的形成,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复星基金会收藏的重点就是公共艺术,希望公共性的作品可以更好地链接公众与空间,更好地服务进入空间的各类人群。在复星艺术中心成立两周年之际,朱利安·奥培《申城漫步》 、珍妮弗·施泰因坎普《Judy Crook 4》、李明《心渲染间》、高伟刚《升华》等多件公共艺术作品陆续在BFC外滩金融中心落成。同时在位于BFC外滩金融中心S1一楼大堂的复星基金会ANNEX项目空间,也将呈现日本艺术家森万里子的雕塑作品展览。

“ART 24 HOURS | 上海艺术24小时”巴黎之花与艺术家石青合作都市谧境空间

复星艺术中心,作为“ART 24 HOURS | 上海艺术24小时”的重要参与机构,将机构个体,与整座城市的艺术事件相连接,完成了一次富有想象力的尝试。这种链接,并不是某个展览的开放,而是将复星艺术中心所在的上海极具标志性的外滩区域,完成与其他艺术区域的打通。

在这种超速链接中,超过五千名艺术爱好者参与了这一全城逛展的“艺术马拉松”,上海这座城市的艺术气质被唤醒,机构之间的互动,给了观众又一个走进美术馆的理由。

王津元在“都市谧境空间”中观看展览。

复星在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的开幕,同样贯彻了将艺术带给公众的理念,复星基金会在三亚举办了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复星基金会首次收藏展“一沙艺世界:探索社会几何形态”,涉及绘画、雕塑、影像、装置、VR多种媒介,展览中的很多作品会以常设的方式留在酒店的公共区域。也是借由这个项目,王津元提出了“转角遇见艺术品”的口号,真实地将艺术作品带到大众身边。

“我希望这些客人来酒店住的时候,他们可以在酒店的各个地方走来走去,转角遇到一个艺术品,所以这是一个实在的项目,也是我们的理念,做公共艺术出发点所能落地的,让你看到的,就是转角遇见艺术品。”

复星艺术中心”托马斯·萨拉切诺:原地飞行” 展览现场,图片提供:复星艺术中心。

在王津元看来,复星艺术中心始终定位成为一个开放性的平台,展览、公众教育等很多活动都可以在复星艺术中心发生,这种兼容开放的跨界,恰恰是她打造复星艺术中心的初衷。

“收藏当代之道:来自复星基金会的影像(2010-2018)”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复星艺术中心先后举办了中国当代艺术史中20名代表艺术家的“20”特展、英国当代艺术家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中国首次个展、以及“伊夫·内茨哈默:再造认知”与“邱黯雄:山海蜃楼”双个展、“A.R. 彭克:暗喻会否成真?”个展、“托马斯·萨拉切诺:原地飞行”中国首展、“指南针/Saudade: Unmemorable Place in Time 复星基金会中葡当代艺术大展”、“复星艺术中心影像季”、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中国首展等多个重要展览。

在王津元的运营之下,复星艺术中心成为上海外滩、乃至中国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

王津元在复星艺术中心一周年庆典上致辞,图片提供:复星艺术中心

给自己一些时间

作为复星艺术中心的主席,王津元也会去世界各地参加艺术活动、参观艺术家的工作室,这种走访和作为媒体身份的她,完成了时空的某种重叠。在她的时间表里,尽量安排得更紧凑,除了每年必须参加的一些艺术博览会和工作室探访,她尽量不会太长时间的去旅行。

“因为复星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在上海,有很多事情等着我。”

当被问及,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这个对于女性亘古不变的难题之时,王津元坦言,“永远不可能有完美的平衡。

除了作为妻子和母亲的身份,运营着复星基金会与复星艺术中心的王津元最想希望的是给自己多留点时间。

复星艺术中心成立两年来,一直投入在快节奏的工作中,王津元戏称自己是个“不打卡的上班族”。

“我希望给自己点时间,为将来的自己,多做些调整和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