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格林童话》的经典桥段,到拉康的镜面理论,镜子都是反观自身,寻求自我体认的重要媒介。在亲密关系中,恋人们也常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的模样,仿若成为彼此的镜面,映射出内心深处的理想与渴望。

镜子

雷内·马格利特《禁止复制》

在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长诗《夏洛特夫人》中,讲述了被困古堡之中的夏洛特夫人的故事。夏洛特夫人每天只能透过魔镜观察城堡外的世界,将在魔镜里看到的景物织成挂毯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夏洛特夫人透过魔镜看到了骑士兰斯洛特。

只需一眼,夏洛特夫人便坠入情网。魔镜破碎、夏洛特夫人也逃出古堡,带着自己编织的挂毯,乘小舟顺水而行……

对视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

2010年的三月,大批的群众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外彻夜排队。他们日夜等待的正是行为艺术教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当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正在MoMA举行个人回顾展《艺术家在场》。

在这次意义非凡的回顾展中,阿布拉莫维奇亲自出现在展览现场并完成她的艺术项目《艺术家在场》。每一位前来观展览的观众都可以坐下来与阿布拉莫维奇进行单独对视,整个项目每天持续7个小时,直到展览闭幕。

直到昔日一起创作、一起出生入死的灵魂伴侣乌雷出现,阿布拉莫维奇悄悄湿了眼眶,她握住了乌雷的手此刻的无言胜过千言万语。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曾经说:“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2018年12月21日,演员、国际超模、跨界创作者、慈善项目“星星兔子和爱”的发起人陈碧舸来到了《爱的艺术:亲密》全球影像艺术大展现场,以行为项目《镜中对话》向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致敬。

在陈碧舸看来,玛丽娜传递的是一种不设限制的大爱。与乌雷分手几十年后的玛丽娜虽然独身一人,却依然通过对艺术的不懈追寻活在更为广泛的爱中。玛丽娜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就是无条件的爱。热心公益的陈碧舸同样对此坚信不移。从关注孤独症患者的慈善项目“星星兔子和爱”,到跨界艺术项目“孤独盛宴”,陈碧舸勇敢直面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孤独,也传递着对万物的爱。

这场持续五小时之久的《镜中对话》充满了欢笑、泪水和动人的拥抱,将展厅变成了激发情感的特殊场域。陈碧舸坐在展厅的镜子前,等待观众依次坐到她的身旁。

当每个观众步入展厅,与陈碧舸共同凝视镜中的彼此,一种奇特的连结就此产生。随后陈碧舸回答每一位观众向他提出的任意问题。她说:“我不害怕任何未知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媒介,重要的不是我,而是提问的人。” 观众离开后,陈碧舸用口红将问题中的关键字写在了面前的镜子上。整个《镜中对话》持续了5小时之久。

正如陈碧舸所说,将爱的力量以艺术的方式传递给世界,爱也会以更复杂的形式回报给自己。在行为项目《镜中对话》结束后,YT采访了陈碧舸,聊聊她心目中爱的艺术。

YT:为什么选择镜子?

陈碧舸:小时候的我是个体操运动员,镜子对我来说太熟悉了,看到这些镜面,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练功房。那时候我总在看着自己,自我意识是很强的,但我并不自信。后来成为模特,我不再看镜中的自己,而是更多地面对镜头。但这并不改变什么,因为拍摄我的人并不关心我是谁,他们只是服务于特定的商业目的。现在我们都太少太少去真正地看看自己了,这次“镜中对话”,不是为了让大家看看自己好不好看,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去看见真正的自己,给自己关怀。

YT:如果生活中受到挫折,没有自信怎么办?

陈碧舸:其实我总是受到挫折,你看到我自信是因为我很真诚,因为真诚所以不惧怕别人的看法。

YT:你经常做的一个梦是什么?

陈碧舸:我恰恰是一个很少做梦的人。少有的一些梦,都是梦到小时候学艺术体操学跳舞的事,似乎从来没梦到模特有关的事。

YT:“星星兔子和爱”对你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碧舸:刚刚做模特的时候觉得好孤单没有朋友,“星星兔子和爱”是对天地间万物的爱,将这种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这一刻就一点也不孤单了。

YT:你对爱的定义是什么?

陈碧舸:我曾经是个很传统的人,认为爱情有清晰的步骤,每个阶段都有明确的目标,且一定要达成和实现。但现在,我觉得“爱”不局限在两个特定的人之间,也不必有清晰的长远规划。“爱”发生在每个当下,当我们在镜中凝视彼此,我们也会有短暂的情感交流,这些都是爱。所以对我来说,体会每个当下是最重要的。

YT:你如何看待痛苦?

陈碧舸:我们都可以选择,只吃喜欢吃的东西,只做让自己舒服的事情,过没有痛苦的生活。但痛苦和快乐其实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它们都是让人成长的能量,而在治愈之后的人,总能散发出别样的光芒。

YT:你对这些陌生的问题会感到恐惧吗?

陈碧舸:这次活动中我会面对很多观众,也无法预料他们会问什么问题,但我没有恐惧。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坦荡,并不害怕那些未知的提问。因为我认为在这个行为中,我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我只是一个载体,那些提问的人,其实心里早已有答案,只是在我身上映射自己的渴望,让情感得到纾解。所以这个活动并不关于“我是谁”,而是关于“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