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都市文化Urban Culture
By 白熊

这几天你刷到成都太古里这个裸眼3D的视频了吗?

太古里裸眼3D视频

在这个酷炫显示屏的背后,就是传说中Higher Brothers(更高兄弟)开的夜店:#FLEXROOM

关于这个夜店的各种小道消息,已经在嘻哈圈和名流圈沸沸扬扬传了半年。直到2020年9月28日,#Rollingstone大水花 接到邀请,参加他的开幕前“玩家内测”。

FLEXROOM玩家内测邀请函

等了半年,传言成真。夜店开在成都太古里商圈:睿东中心。#FLEXROOM,取自Higher Brothers2019年的专辑《Five Stars》里的那首《Flexing so hard》。

FLEXROOM在太古里裸眼3D的宣传

在这之前,他们也多次在歌里为这家夜店的诞生埋下彩蛋。比如说:

KnowKnow在《成都集团2020cypher》里唱着“在成都的太古里开夜店,不服的朋友都看得见。”

《成都集团2020cypher》歌词

Psy.P在《潇洒SOSA》里说在“太古里开个酒吧潇洒”,马思唯直接在《成都》里说:“在这个酒吧随便喝,老板是Psy.P。”

先送上9月28日当晚的热图:

成都Rapper28号玩家内测©FLEXROOM

还有热辣的音乐视频:

FLEXROOM玩家内测现场

拥有特权的#Rollingstone大水花 当然不是走马观花,这一次我们还被允许贴身跟踪FLEXROOM品牌总监#R.SUN,见证了这间话题夜店开幕的全过程,以及从未公开的后台。

FLEXROOM

R.SUN除了FLEXROOM品牌总监的身份,更是成都地下音乐文化产业的推动者之一,从最初的NASA到如今的FLEXROOM,他算是成都音乐文化的见证者、参与者与重要推动者。

#Rollingstone大水花第一次见到R.SUN,是在还未正式完工前的FLEXROOM。

彼时距离28号“玩家内测”还有6个小时,现场依然有很多物料与细节没有布置好,R.SUN一直在说“真的有点赶,简直忙疯了。”昨晚忙到半夜的他一觉睡醒又匆匆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吃午饭。

作为品牌总监,他负责场地内所有的视觉部分,但凡是FLEXROOM能用眼睛看得到的,他都要注意到。小到门的材质、颜色,大到灯光的设计,都要经过R.SUN的确认。

R.SUN在筹备FLEXROOM

他简单地介绍了FLEXROOM:参照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设计的电梯外观;一比一还原美国布鲁克林的地铁站;专门设置的吸烟室;用灯管装饰的街头风卫生间…

从下午开始,R.SUN的电话没有断过,偶尔停歇的空余,他也是在回微信消息,不然就是来回地走,叮嘱现场的工作人员一些细节上的内容。

距离进场3小时前,他还在和现场的工人确认吸烟室的细节

16:30,现场把多余的东西挪开,开始第一轮打扫;

17:00,R.SUN指挥工人确认并检查各范围的灯光,“都差不多了,冲!”与此同时,他决定不吃晚饭了,继续把剩下的尾声工作做好。

18:00,舞池灯光试验以及最后的场地确认环节。

即将呈现给大家的FLEXROOM

18:45,距离人员进场只剩15分钟,R.SUN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休息。

从今年4月份开始筹备FLEXROOM项目,他就没有休息过一天,这两天因为只是内测所以他还依然淡定,“等到10月10日正式开业那天,我可能会相当激动。”R.SUN说。

Q&A

RS:Rolling Stone大水花

R:R.SUN

DJ R.SUN

1💬

成都地下文化见证者

RS:你最早是个DJ,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DJ的呢?

R:其实一开始我是跳街舞的,跳breaking,还在成都HeyCrew舞团做了老师。后来,我觉得要想舞跳得好,就应该更了解音乐。就认识了DJ Q9,他算是我的DJ启蒙老师。

大概2008年开始,我就去上海参加世界DMC大赛了,2012年还拿了第三名。回到成都后,我就决定不再跳舞了,就专心做DJ。

RS:你对于音乐有什么理解?平时喜欢听什么音乐?

R:我觉得音乐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很喜欢嘻哈音乐,偏爱R&B,黑人音乐。

RS:你是如何定义音乐、潮流与文化之间的关系呢?

R:我认为这三者之间是相互影响的,并且它们能够不断延伸,但最终仍会循环。

早期的DJ R.SUN

RS:嘻哈音乐是否正在成为现在年轻人的主流音乐并影响着他们?

R:这是肯定的。而且这些音乐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嘻哈音乐到任何地方都会和当地的文化相融合从而有一种新的形态,所以不用过于担心它是否能够一直保持纯正,融合才是最重要的。

RS:目前来看,你认为成都的嘻哈音乐的发展与氛围怎么样?

R:成都的嘻哈氛围更浓厚一点。这个文化通过综艺爆发出来,98年那会基本还没有人关注,我们穿着oversize的衣服,梳着脏辫都被人称为“神经病”。这是一个新的东西。

DJ R.SUN

RS:你认为自己在这块领域是一个艺术家吗?

R:还说不上。但就某一些方面来说,我的经验会更丰富一些,脑子里的信息量有很多。

RS:在成都,你认为自己算是潮流文化的推动者吗?

R:不管说我是铺路人也好,还是先驱也好。总之这些年,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与实践,也算是见证了成都文化的发展与变迁。也正是因为选择了DJ,让我有了这么一条岔路去了解国外的音乐及文化,接触到潮流与品牌。

2🚏

曾经的NASA与魔方大厦

曾经的乌托邦NASA

RS:NASA是什么时候开业的?

R:应该是2014年。2015年我还记得我们有个一周年庆。

RS:是在什么契机下开的这家club呢?当初的想法是什么?

R:我做了DJ后,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叫做Noisebox。我们也在自己的工作室组织过几场活动,但就五十几个平方米的空间总是很难让人尽兴,于是我们就想找个大一点的空间,既能做音乐,也能大家一起玩。

NASA的四个字母也是源于此:Noisebox (工作室)、  Art(艺术)、Space (空间)、Attic(阁楼)。

曾经的乌托邦NASA

RS:很多人都说NASA是最早的underground club,开业时你有想到过这些吗?

R:其实并没有。一开始就是很单纯地想找个大一点的空间做音乐,没有说要把特意经营成什么样子。而且,那时候就已经有很underground的地方了,名字就叫做”underground”。

RS:NASA最好的时候是哪一年?

R:2016到2017年,我觉得那时候就是百花齐放,几乎全国现在能说得出名字的Rapper都在NASA演出过,而且我们每周都会从国外邀请至少两个DJ来演出,每天人都特别多,我觉得大家是很喜欢这里的。

RS:你还记得当时在NASA发生过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吗?

R:那就太多了。我说一个最精彩的吧,我和我老婆就是在那认识的。

曾经的乌托邦NASA

RS:后来NASA因为什么原因关闭了呢?你是否会觉得遗憾呢?

R:因为当时成都要施行城市管理,政府那边也给我们限定了最晚11月27号前就必须要关门。

很多人可能都会觉得我会对此非常遗憾,毕竟那是保利最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但其实我心里一点都不遗憾。这就是一个阶段,人生就是这样。我自己一直都想得很清楚。

RS:那NASA在你心中占据着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R:它算是我人生中的一件作品吧,也是这座城市这个时代地下文化的一个坐标。我记得当时NASA轰动到了BBC,以及法国的一家老牌Hiphop杂志《Surface》,他们还专门飞过来来给我们做采访。

让成都这个文化被世界所关注到,我还是挺开心的。

3📀

宇宙地标太古里

成都THE HANG生活方式集合店

RS:NASA关闭后的一年,你作为主理人,在宇宙地标太古里开了”The Hang得行”,这是成都第一间复合业态的潮流主题店,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R:因为我本身是一名DJ,唱片就是我的标签,而且我发现成都当时没有一家唱片店。那时候太古里刚好也想做一个文化据点,一个快闪店,就找到了我,我们聊了之后觉得想法非常ok,便决定落地这个计划。

RS:能简单地介绍下得行吗?

R:首先,得行是一家唱片店,但同时又有一些音乐上的设备体验,我特别感谢Pioneer DJ,他们赞助了得行,也让得行成为了全国先锋的第一家线下体验店。

后来还衍生出了餐吧,咖啡,调酒这些。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暴露出了很多人员问题,比如我会在账单上看到一个月竟然购买了3000斤土豆,一斤牛肉要300元……这些问题也让我比较恼火,直到今年1月我才完全解决这些问题。

RS:从魔方大厦到太古里商圈,对你来说是不是一项非常大的改变?

R:改变太大了。对比得行来说,NASA就是纯文化,我那时候也是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以至于当文化和商业结合的时候,也就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社会资源,挺复杂的,而我也因此吃了很多亏。

说实话2019年一年我的状态都非常不好,每月要面临巨额的还债,以及店里的运营,什么都要从头学,自己啃,但也正因如此,我涨了很多经验,就像打怪升级一样。成都有句话说“吃得亏,打得堆”,吃亏有时也未必是坏事。

成都THE HANG生活方式集合店

RS:店里有很多的黑胶唱片,您平时会听黑胶吗?

R:是的,我会听。我还自己制作。去年我就在英国做了两张唱片,一张是DJ的效果碟,还在英国最大的一个唱片网站上拿了销量第一的好成绩,这也让我挺开心的。

RS:得行里的衣服搭配是你本人设计的吗?

R:我自己肯定没这么多精力。最早我们不同的品牌跨界合作,有1807、和HAMCUS等等。但后来我考虑了下,还是觉得得行要有自己的品牌,所以后来我用了半年,从零学起,到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产业链。

在这个过程中,朋友帮了我很多,我也很感谢他们。

成都THE HANG生活方式集合店

RS:你是怎么定义得行的,得行又如何更好地延续之前的地下文化/青年文化?

R:得行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情怀吧。虽然和NASA的形式不同,但两者的DNA其实还是音乐。

至于延续的话,如果说之前的NASA是直接通过音乐、氛围去影响人们,现在的得行则是通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态度去反映这种音乐文化与情趣。

RS:得行未来发展的方向与计划是什么?

R:唱片肯定是要继续的。我还想尝试着做一张成都Rapper的合辑唱片。除此之外,服饰这方面我想做一个集合店,除了其他品牌的衣服外, 还想以后拥有属于得行自己的衣服品牌。

4📍

FLEXROOM与未来

FLEXROOM,艺术潮流打卡地

RS:FLEXROOM这个项目是怎么被提出来的呢?

R:这之前有个前提:NASA之后,我曾经短暂地运营过成都PLAY HOUSE的小厅LOOP,当时大家聊得也是做成一个有文化有特色的嘻哈夜店,但后来也是因为人员复杂,这个计划就一再搁浅,我也有点心灰意冷,就退出了。

退出之后,我的朋友叶学良,也是FLEXROOM项目的发起人。

多年的海外游学经历,让他对音乐和潮流文化有很深的认知与了解,尤其是嘻哈音乐。但是等他回国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和朋友们去了LOOP,反而让他大失所望。于是他决定和更高兄弟一起做一家纯正的嘻哈夜店,并联系上我,邀请我一同参与这个项目。于是便有了FLEXROOM这个项目。

RS:你是什么时候参与FLEXROOM的品牌设计中的,一开始你是怎么设想与计划的?

R:一开始我并不想参与的,因为LOOP的经历让我对酒吧很失望。我就作为顾问的身份给他们提供了一些想法。后来经过几个月的相互了解,我发现这个团队是真的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他们帮我树立起了信心,后来我就决定加入团队,和大家一起冲锋陷阵。

FLEXROOM

RS:能说说关于FLEXROOM的定位吗?

R:我们把FLEXROOM定位为“精品嘻哈夜店”,所以本质上它并不是club,也不是传统的夜店,而是类似于美国54 Studio那种的夜店,在这里,酒精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音乐与其氛围。

我们尽最大努力还原了纽约布鲁克林的街头风格,包括地铁站,火车,坐标,涂鸦、卫生间的设计等等,就是能让嘻哈文化在成都更加完整的呈现。

RS:FLEXROOM会是下一个NASA吗?

R:这两者其实有着很大的不同。以前的NASA在保利时代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就现在而言,FLEXROOM是一个全新的店,我们也期望有新的挑战。

RS:从FLEXROOM的想法产生到落地,到即将开业,大概筹备了多久,经历了哪些过程?

R:从今年4月1号开始,筹备了大半年,一直都很赶,几乎没有休息过。

FLEXROOM

RS:这期间有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R:我很感谢叶学良,他带给我很多良性的影响。正如之前我说的,因为我没有经验,也有点优柔寡断,所以导致我吃过很多亏,有人员矛盾的,管理不善的。

和叶学良一起工作后,我开始注意细节,知道如何去避雷,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他也教会我做事要干脆果断。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惜才的人,充满着伯乐精神,我很感谢他。

RS:所以目前来说,你本人是非常欣赏和热爱FLEXROOM的这支团队的吗?

R:是的。正是因为团队的执行力以及做事情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也因为叶学良以及整个团队的完美配合,才有了现在真正落地的FLEXROOM,我很开心能和这样一支团队一起共事,让我能学到很多东西。

FLEX LAB

RS:未来FLEXROOM会有那些方式的品牌合作呢?以及其他的一些发展与规划?

R:FLEXROOM将会和不同的品牌合作。我们的FLEX LAB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不像传统夜店只在晚上营业,白天我们也会举办一些品牌发布会、快闪活动以及艺术展览等。

今后FLEXROOM也会在其他的一线城市复制,我们也想孵化自己的厂牌,组织巡演,培养DJ与艺人,建立一所DJ培训学校,甚至自己举办一场音乐节也完全有可能。

我们会更大胆地做一些尝试,不仅颠覆了传统夜店的玩法,更重要的在于重新树立夜生活娱乐行业的玩法,梳理夜店与地下音乐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