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2》从打捞“五条人”时段变成打捞“野孩子”,我喜欢的几只朋克风格乐队似乎还没引起太大波浪。

Joyside第二轮还没亮相,重塑继续上演华东怼马东的戏码,而Rustic则成了节目规则的炮灰早早被淘汰。

虽然新裤子的彭磊说朋克太土所以他不玩朋友了。但我还是喜欢“与民同乐”的朋克精神。就像在我生活的城市成都,也有这么一支随心所欲的朋克乐队——街娃。

在去探访街娃之前,先普及一下现在时髦的“四川话”。“街娃” 的读音,不是”jiē wá”,而是“gai 娃 儿” ,用来称呼在街头巷尾游荡的小混混,约等于香港的古惑仔。

左起:吉他高翔和冯晨曦、鼓手老非、主唱高引、贝斯郭亮©润程

上个星期,成都下了一周的雨,水漫成姆斯特丹。我在暴雨最大的一天赶到了街娃的排练室。

5个人仿佛约定好了一样,清一色黑色大T恤,短裤板鞋。光是从冒着暴雨也要排练这点来看,街娃就很朋克了。

采访当天街娃在PDFxCH8排练

一直以来,大众对朋克的理解都停留在摇滚的基础下:自由、反抗、反政府、无定义、虚无主义……可就像虚无主义有名的自相矛盾一样,朋克一旦被定义了那就不叫朋克。
去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五个男生会不会说话非常不讲究,很冲,但采访后我才发现,一切都是我多想了。几个小时的聊天后,我都差点想辞职当乐手了(宁大大我开玩笑的)。

街娃©润程

朋克真美好,还精神。这是我出排练室的第一想法。有多美好呢,跟着我去感受一下吧。

@白熊

成都

1

🎸 中国最朋克的麦当劳

提到街娃,就不得不说到2018年的“朋克占领麦当劳”,虽然比不上当年性手枪乐队的英伦朋克复兴运动,但在那一年还是非常引人关注的。

2018年6月4日,在成都猛追湾的麦当劳门口,成都朋克厂牌BFCD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演出,街娃就是参演乐队之一。整场演出持续了一个小时,收到3个投诉,其中一个投诉原因为:人太多,买不到心爱的汉堡。

大家回忆起来都说当天的pogo现场,没有一个人扔薯条。

原来麦当劳不只是一个吃快餐的地方

街娃的吉他高翔已经数不清第几次回忆起这件事了:“当时我们的鼓手给我看了一支视频,有一支硬核乐队在他们大学的食堂里来了一场特别硬核的演出。看完后我们心想我们还是多喜欢吃麦当劳的,要不然试试去那也搞一次。当时的贝斯干燥就跑去问了。”

没想到成都的麦当劳也相当硬核,门店经理直接就答应我们了。我又问需不需要什么场地租赁费之类的,他直接给我来了句:一人消费40元就行了。 

整场演出下来,无论是麦当劳总部还是门店的工作人员,都特别配合街娃,现场酷不说,还特别燃,让当时在现场的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2018朋克占领麦当劳!

除了成都本地的媒体采访他们,后来这事也让北京的摩登天空注意到,他们甚至还效仿街娃在北京地铁站做了一次快闪活动。

直到2020年7月25日, “回到地下2.0”再一次启动,当晚的DEEKOO现场(直达:我们也独家报告过这场最野地下派对哦!)让人感觉又回到了两年前,一样让人沸腾,让人心潮澎湃。

今年7月25日的DEEKOO现场

“主流的Livehouse不好定,我们就想去那种非正常演出的地方,可以说是博眼球,但我们确实是中国这么第一个干的。”吉他高翔告诉我。

“我们就是想换个地方热闹一下。而且本来这种演出我们和观众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观众和乐队是一体的,没有任何尴尬的东西。相比起那些在舞台高高在上的明星,朋克更注重氛围,这样的音乐才是一个整体。”主唱张引又补充说。

2

🛢 “我们来自街头”

让我们回到2014年,说一下街娃是怎么诞生的。

2014年的元宵节恰逢西方情人节,上一次在1995年,下一次在2033年。2014年的中秋节恰逢白露,上一次在1976年,下一次在2052年。2014年的成都的主旋律还不是天府大道的高楼大厦,故事大都发生在二环路以内的街头巷尾。

几位少年走来,他们是主唱KEN、贝斯进城、鼓手王迪以及最核心的吉他高翔这是乐队的原始四大件,他们给自己取名街娃(GAIWAER)。

最早的街娃成员©大作戰BIGFIGHTCHENGDU

乍一听一种混社会的味道,但他们却有另一层解释:

我们来自这座城市的地下,理应把目光转回城市的街道,门庭若市熙来攘往,那里才有成都最真实的故事,我们不甘心被时代的滚滚车轮吞没,要用自己的方式握紧拳头,来打破所谓的规矩和沉默。

紧跟着2015年最后一天,街娃以强势之姿发布了首张EP《回到街头》。

首张EP《回到街头》©街娃

“那时候,Livehouse时代刚开始爆发,朋克音乐开始没落。但我们还是喜欢,我的第一支乐队就是朋克。我们就是喜欢朋克,所以不管时代怎么发展,我们还是坚持自己的初心。”吉他手高翔对我说。

于是,这支深受香港硬核乐队荔枝王、暴力反抗机器以及那本《朋克杂志》影响的乐队走上了街头,2016年3月11日,他们在小酒馆进行了一场 “回到街头” 专场演出,台上的他们叫嚣着“决不妥协!”台下的观众忘情Moshing(观众在live现场互相撞击),那些标枪一般被投掷和碰撞的身体,十足的给力又十足的混乱。

年代已久的专场海报©小酒馆

3

🍺“无酒不欢”的不羁生活态度

从2014年街娃成立开始,乐队成员几经更迭。这两年总算稳定下来,乐队平时没什么爱好,唯一的共同爱好就是喝酒,平时排练完喝,巡演结束喝,就连我这次探访时,主唱张引和贝斯郭亮的手里还拿着酒杯。

硬核/朋克风格向乐队有两个极端的分支,一个是DTD,就是drink till die,就是往死了造,往死了嗨;还有一种就是Straight Edge,指有节制的要求自己,注重养生,不碰酒不碰烟,可以参考国内的荔枝王乐队。

而街娃,明显属于前者。

音乐与酒,缺一不可©街娃

“你们平时巡演或者乐队日常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记不清了。大多数时候都喝醉了。”高翔一脸抱歉,“17年武汉巡演那场结束以后,我们就去喝酒,喝了一晚上,一个人花了将近1000大洋,把人家店里的野格直接喝完了。”

我问他们是不是对喝酒有什么执念,一直坐在旁边没怎么开腔的贝斯手郭亮突然说了一长段句子:“肯定没有。

喝酒能回归小时候的感觉。长大之后心事太多了,一喝酒就可以回到小时候那种无忧无虑的状态,你好好想一下,喝了酒之后才真的是比较放松,想不到也不会想那些烦心事。

贝斯手郭亮说,这个杯子特别大,感觉有两升©街娃

如果高翔是街娃乐队的精神领袖,那冯晨曦凭借着自己家的录音室可以称为整个乐队的技术专家,张引是话痨王,郭亮就是属于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角色。

比如他会在大家赶不及演出很焦急的时候幽幽冒出一句:“说时迟,那时更迟。”也会在别人问及对街娃评价的时候来一句“牛逼牛逼,世界第九”。

用张引的话来说就是:“缓和了操蛋的生活,让我觉得在这操蛋的生活中竟然有一丝安宁和祥和。”

日常©街娃

生活在成都的他们,无论是创作和生活态度都在受到这个城市的影响。

张引觉得,成都是全中国最好的城市,是一个朋克的城市,是一个年轻活力有夜生活的城市,一个平民的城市。“我们北京上海的朋友老来成都玩,他们也想定居在成都,成都比较自由,它的地下经济比较发达。”

相对于其他城市来说,成都发展得没有那么科学。

4

🎵 疫情中的战斗成果——《INCOMING》

2020年,对街娃不容易,对音乐行业更是难上加难。但俗话说的好,人就是要迎难而上,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更是体现朋克精神的最佳时机。

果不其然,街娃在2020年创作了组建以来最长的专辑《INCOMING》,经过无数个通宵达旦的创作、修改、吵架、宿醉之后,上个月他们刚刚完成了这张专辑的录制。其中包含了乐队成员们对生活经历的看法与领悟。

新专辑《INCOMING》封面

INCOMING从英文翻译来看是即将到来的,但是你也可以直译它:硬抗命。去克服一切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切困扰,各种波折以及所有让你不爽的东西。

“或者是有些人逼着你干什么事你就不干,有人觉得你应该上班,那我就不上班,类似小孩脾气。”主唱张引喝了一口酒跟我解释说。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一直坐在旁边的没怎么发言的鼓手老非,来了句一硬核补充。

街娃新专辑其中《Life》MV

录制这张专辑的时候,吉他手高翔、贝斯手郭亮和老非都是在冯晨曦的工作室完成的,只有张引因为回了趟新疆被疫情隔离在了家中。“张哥被锁了一个月,有一次排练完大家都喝醉了,就开着视频聊天,开始都还好好的,结果过了一会再去看视频里的张哥,已经热泪盈眶。”

 “我那时候简直气到发指,机票一直改签,社区也没人管,我就这么活生生地被关了一个月,见不到朋友,见不到兄弟。看到镜头说实话我是麻木的,大家都能出门就我不能出门。”索性,张引直接把这种情绪带到了新专辑的录制中。

《INCOMING》专辑MV,很多的朋友都有参与

高翔则是想让这个城市能多点“硬”一些的音乐,有一次他听一个朋友的叔叔说, “少一些靡靡之音,多一些歇斯底里。”他便把这句话记下了。

“我们都是真实的人,但每天都好像生活在乌托邦里,有些音乐每天唱什么海边日落日出的,现在的人不会思考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们只会闷声发大财。可能还是因为那些破事没轮到自己头上,就漠不关心。”在街娃的团队里,高翔更像一个关注生活中人间疾苦与不公事件的社会观察家。

街娃在音乐节现场

他们也不是没幻想过自己生在美国的八九十年代,自己也能够像鲍勃·迪伦或者约翰·列侬那样去组织社会活动,呼吁和平与进步。

但毕竟现在时代不同,他们选择先做好自己,尽量不被这个社会牵着鼻子走。

街娃©润程

5

💭“朋克是我们的精神伊甸园”

多年以前,我在音像店里看见一盘奇怪的磁带,花里胡哨的封面上画着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几个大字写着 “无聊军队”。我把磁带翻过来看了一下,是一堆乐队的合集,他们分别叫脑浊、反光镜、69、Rock Star摇滚明星。
多年以后,我才逐渐明白,那盘合集里所有乐队所展现出的那种纯粹、真诚与无所畏惧的态度,连他们自己后来都无法超越了,尽管他们当时连和弦都弹错了。

九十年代的朋克:《无聊军队》

采访到最后,我问街娃他们心中是怎么定义朋克精神的,他们挠了挠头,总结了两点给我:第一是真实表达,第二当你面对不公的时候愿意出来帮助,有侠客精神。

一直以来,大众可能都会觉得朋克文化就是那种愤世嫉俗成天抱怨的,但其实他们是会想着去解决问题,去组织大家,去尝试反抗。

“我有一个衷心的建议:现在所有年轻人不要通过推荐去听音乐,想听什么就去听什么,就算你无法接受这种音乐,但只要你把它听完慢慢去剖析了,就会更开阔,主要是保持自己独立的思想,要试着自己去发掘好音乐。”张引感慨说。

谁说朋克就一定颓废©街娃微博

但高翔还是更在乎于大家听音乐时的意识与思想。就好比是先学琴再了解音乐还是先听音乐再学乐器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他希望大众除了能有一个独立的思想外,不论是听音乐还是看世界,都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朋克永远积极向上©润程

北京有一支自认是全中国最好的朋克乐队SummerSunshine有一句歌词:“不要被社会牵着鼻子走。”这是街娃全员都比较认可的一句话。

真正的朋克永远是积极向上的,他们拥有着不惧一切的自信与丰富的精神世界,唯有在那里,他们才能像小孩子一样,永远轻松不会长大,但也时刻保持着一颗侠义之心来对抗这不公的世界。

“今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啊,朋克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