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Art | #艺术先锋Young Talent
By 陳凌希

还记得那个上热搜的特朗普雕塑吗(The Emperor Has No Balls)?

上一次美国总统选战如火如荼时,一帮艺术活跃分子组成的团体#Indecline,在美国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克利夫兰和西雅图五个城市推出了这个雕塑的大巡游,成了当时的新闻头条。

旁观者正在拍摄Indecline的非法雕像:裸体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该雕像于2016年8月18日出现在旧金山 ©Justin Sullivan/Getty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整整两个月时间,这个艺术团体Indecline回来了。这一次他们带来了纪录片《抗议的艺术》(the Art of Protest),再一次直面美国社会的大变革。

纪录片由曾执导过《拯救班克西》(Saving Banksy)的科林·戴(Colin Day)执导,片长40分钟,突出衰落的历史,以及未来的行动。

Indecline纪录片《The Art of Protest》

在释出的预告片中,Indecline讲述了艺术、音乐和非暴力反抗,是如何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

纪录片也对激进主义、朋克摇滚、嘻哈、涂鸦艺术家等著名成员进行采访,讨论如何利用自己的作品进行发声。

1

Indecline艺术团体

The People’s Prison,纽约特普国际酒店大厦现场,2018 ©Jason Goodrich

自2001年以来,Indecline通过街头艺术、电影和游击表演艺术,以讽刺和戏仿相结合的方式,揭露社会的不公正行为。

面对错综复杂的2020年,这个团体更是有备而来:“2020年无疑将继续使美国两极分化。”

Indecline 纪录片《The Art of Protest》片段

预告片中,Indecline在印有特朗普肖像的集装箱里,烧毁了特朗普的竞选周边产品——“让美国再次伟大”红帽子。Indecline说,特朗普“永远不会获得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位置。”

即使在美国的历史中,也很少有艺术团体像Indecline这样激进和活跃,甚至在大众中广泛传播。

从裸体雕像到特朗普的酒店套房,到广告牌解放运动,以及建立世界上最大的涂鸦。这个集体仍在继续增加活力,没有停止的迹象。

Indecline改造了加利福尼亚的广告牌,以此声明抵抗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该政策将父母与他们的孩子分离 © courtesy of Indecline

人们对Indecline作品的普遍反应是:“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对于集体而言,每个项目都固有风险。有数十人受伤严重,遭遇挫折,但每次成功执行任务,决心只会让Indecline增强。

Indecline © Indecline

Indecline说:“仅仅生存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对自己在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负责,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做出贡献,在持续不断的商业广告噪音中,寻找发言的机会。”

“我们来自街头,我们的艺术是在世界末日中寻找幽默的过程,然后在笑声中隐藏改变的工具。”

2📰

“病毒式”传播

ENOUGH of Trump项目,谢泼德·费尔雷设计海报 © Shepard Fairey Twitter

美国著名街头艺术家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也将在此支纪录片中发声。

2008年,谢帕德·费瑞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绘制“HOPE”竞选海报,并且还去美国各个城市的街头,张贴自己的海报为奥巴马拉票。被称为“为奥巴马赢下竞选的艺术家”。

A Shepard Fairey “Hope” poster © Lord Jim, via Wikimedia Commons

谢帕德·费瑞有一年统计过当年绘制的贴纸数量,大概是900,000个。这些贴纸,就是人们眼中现实世界的“细菌般”的存在。

2009年,谢帕德·费瑞创作的奥巴马肖像,还登上了“Rolling Stone”美国版封面。

奥巴马登上Rolling Stone美国版2009年8月刊封面,封面创作by Shepard Fairey

这种“病毒式”传播,让谢帕德·费瑞迅速成为现象级艺术家。

ENOUGH of Trump项目,谢泼德·费尔雷设计海报 © Shepard Fairey Twitter

谢帕德·费瑞的作品大都以大胆而直接的形象为特征,充满了鲜明但简单的异议、强烈的政治内涵和暗示。

谢帕德·费瑞却从来没有只把自己当成街头艺术家,认为只是自己是平民主义者。

底特律广告牌活动中,谢泼德·费尔雷对特朗普对警察残酷行径的态度 © metrotimes

今年是谢帕德·费瑞第一件作品问世30周年,他在底特律广告牌运动中,对特朗普对警察暴行的恶劣立场进行了抨击。

并说“广告牌中的形象意味着警察应该是维和人员,而不是战士,特朗普在社会正义和历史上都处于错误的一边。”

“我应该利用我在圈子内的影响力与话语权,尽可能做点儿有意义的事。

尽管我还是想保持一贯有趣又酷的玩法,但是我也在考虑给予那些,依然在底层奋斗的Hustler们一点实用的信息,一点小小的帮助。”

3😷

公民意识口罩

Ron English新系列口罩 © Ron English

美国波普艺术大师Ron English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Ron English最著名的作品是将绘画与对美国文化的愤世嫉俗、幽默的批判相结合。

最近Ron English推出了一系列口罩,部分收益将捐给为急救人员提供个人防护设备的慈善机构。

这个系列有30多个设计,把他最著名的艺术作品变成了可穿戴设计。从他标志性的表情符号笑容,到一面用修改过的广告制作的美国国旗,甚至还有一幅特朗普的画像,像一头名叫Trunk的大象(以及名叫Elefanka的蝴蝶大象)。

Ron English新系列口罩 © Ron English

大象来自Ron English的Delusionville世界,一组人物与美国政治格局中的人物有相似之处。

“在特朗普下台之前,我试图避免与现实世界的政治有直接的联系,但我做不到。”Ron English说。

A poster of Delusionville, by Ron English © Ron English

正如Delusionville中所说: “一头大象掉进兔子洞,一半的动物认为象鼻从天堂掉下来,而另一半则完全反对它。”

随着11月大选的临近,这些动物可能即将走出兔子洞,Ron English说,兔子洞是一个“人们有自己的政治”的地下世界。

“这成为了一种谈论这些动物是如何在自己的信仰体系中被洗脑的方式。我再也不能和别人说话了。他们已经在自己的部落中根深蒂固,不能接受任何与他。”

4🎸

为世界留下必要印记

RATM吉他手 Tom Morello

暴力反抗机器乐队(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简称RATM)自1991年成军以来,至今仅发行了3张录音室专辑。这种迟缓的节奏虽与当下音乐环境格格不入,但RATM存在的意义就是与不合理的现状抗争。

1993年 RATM全裸站在Lollapalooza音乐节的主舞台上无声抗议PMRC组织

RATM成员均年过半百,他们一路以来都勇于揭露美国社会、政治和经济等诸多方面弊端,RATM的社会责任感和高品质的音乐,亦深远而持久地影响着不同年代、地区的人们。

今年美国种族主义事件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中,当红说唱歌手Machine Gun Kelly翻唱了RATM 1992年的《Killing in the Name》,歌曲主题正是反对体制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呐喊。

Machine说“28年过去了,这首歌至今每个词都适用。”

1992年,震撼全美国的洛杉矶骚乱,四名警察涉嫌殴打黑人,并且不作即时拘捕。

事件受媒体广泛报导,更引起公众关注。陪审团后来裁定四名警官无罪,大量对非裔及拉美裔市民不满结果,并开始大规模抢掠、纵火和袭击,造成洛杉矶宣布宵禁及军队镇压,伤亡者数以千计。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 Imdb

事后,RATM仍无惧被指支持无政府主义推出歌曲,高呼“F🤐k you, I won’t do what you tell me”,却意外地大受各乐迷欢迎,并奉为反建制符号。

自2011年就停止活动的RATM,经过长达9年的休整后,终于在去年年底宣布重新复出,成为乐坛2020年重磅事件之一。

Virgil Abloh设计巡演海报

Louis Vuitton艺术总监Virgil Abloh为RATM设计了巡演海报,并声明:“仅仅是主唱Zack的声音,就在世界上留下了必要的印记。”

特朗普当选后,RATM多次在公开场合对他表示不满。美国总统大选之际,吉他手Tom Morello也将出现在《抗议的艺术》纪录片中,RATM时隔9年再度复出的动机亦不言而喻。

在人们说艺术无用的时候,艺术告诉了我们正义的答案。这就是艺术对人类的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