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晚上8点,#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正式播出,其中一支参赛乐队五条人因为其主唱的“名言金句”很快在微博上有了话题讨论:

作为一次摇滚乐队的集结盛宴,第一季《乐夏》在去年引发了一波 “乐队热潮”。从官方来说,这个节目打破了一定的圈层堡垒,吸引了一批平时也许根本不关注也不了解摇滚乐的人,让大家通过综艺舞台的方式去感受摇滚乐的多样性。

第一季《乐队的夏天》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

可以说,《乐夏》让摇滚重新“回潮”,也为更多年轻人靠近摇滚乐而打开了第一扇窗。

年轻人对于摇滚乐及Livehouse的热情

同时,节目通过后台采访、周边节目等形式为大家讲述了一支支 “乐队”的缘起,通过乐手们的表演,不加遮掩地给观众呈现出了不同乐队的气质与特性,让大家感受到舞台下真实原生、表达自我的乐队。

更重要的还有不忘初心,©爱奇艺

大家也从一开始只知道乐队的成名曲,到节目播出后对他们其他的优秀作品如数家珍,而更加了解和熟悉这些乐队们。

这也正是《乐夏》的节目意义,让大家真正认识并理解乐队,才能从发自内心地热爱音乐。

乐迷们对于节目的反馈,©微博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Radiohead也能来参加这个节目,那么大家对他的认识可能就不仅仅只是停留在《Creep》了,而是他们背后无穷无尽的音乐创造力以及异想天开的脑洞。

受大家喜欢的Radiohead乐队

无论在音乐、歌词还是艺术领域,Radiohead都可以称为90年代最具先锋意识的乐队之一,别只停留在表面,跟着大水花 一起真正地了解下Radiohead吧。

@白熊

成都

1

 “《Creep》是我们最讨厌的一首歌”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90年代初,五个正当青年的英国男孩组建了一支校园乐队,还和EMI唱片公司签下了一纸合约。将原先的乐队名 “On a Friday” ,正式更名为”Radiohead”。

国内对他们的称呼多种多样,诸如:电台头、收音机头、电台司令等等,也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大家对他们的喜欢。

初期的Radiohead乐队

一开始,Radiohead在英国本土并不被看好,《NME》杂志曾“毫不留情” 地评论他们为 “a pitiful, lily-livered excuse for a rock band”(形容惨不忍睹),还被认为是令人沮丧的乐队而被BBC Radio 1拉入了黑名单。

后来Radiohead尝试将音乐市场投放在美国,没想到经知名DJ Yoav Kutner在以色列电台播放,《Creep》火了,乐队还被邀请到以色列特拉维夫进行他们在海外的第一次演出。

大约在同一时间,旧金山alternative电台KITS将 “Creep”添加到其播放列表中。1993年6月,当Radiohead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北美巡演时, “Creep”的音乐录影带已经在MTV上轮播了无数次,这首歌在美国摇滚榜上升至第二名,在英国单曲榜上排名第七。

一时间,仿佛人人都变成了一个情场失意的男孩,整日哼唱着”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I don’t belong here.”来消解自己的情绪。

粉丝在演唱会一再要求Radiohead唱《Creep》

但对于Radiohead来说,《Creep》带来的痛苦远远大于一切。公司的压力、歌迷的追捧与期待、在演唱会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些都让整个乐队处于崩溃的边缘。吉他手Johnny当时是这样说的:

主唱Thom Yorke特别讨厌《Creep》,©YT

他们讨厌这首歌到什么程度呢?

讨厌到乐队成员Jonny Greenwood在录这首歌时,故意把吉他弹烂;讨厌到Thom Yorke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才去发布了这首歌;讨厌到在一次演出中,当观众喊这首歌歌名的时候,乐队居然在台上大飙脏话…

压力下的Radiohead,©YT

重重压力之下,Radiohead创作了第二张专辑《The Bends》,尽管未能赶超《Creep》的全球性热度,但让他们总算摆脱了日日夜夜都要演唱《Creep》的尴尬局面。这时候对于Radiohead来说,才是真正的开始。

《The BendS》专辑封面

2

《OK Computer》筑造的巅峰时代

史诗级专辑《OK Computer》封面

可以说,《OK Computer》的诞生直接将Radiohead推向神坛。哪怕到现在去听这种专辑,还是会感觉到完美和震撼,就比如我。

《The Bend》之后,Radiohead不想再继续所谓的灵魂探索与消极病态。鼓手Philip支持Thom Yorke的想法,也觉得很无聊甚至是毫无意义,于是整个乐队便决定搬到一座古堡进行他们的创作和录制。

创作《OK Computer》时乐队居住的古堡

专辑名称取自于Douglas Adams1979年经典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一句台词“OK, computer. I want full manual control now.”(好的,电脑。我现在要全手动控制)这句话触发了Radiohead对科技生活的思考。

要知道,97年是许多人刚刚接触到计算机产品的一年,而正当人们准备迎接新科技生活之时,Radiohead却对未来21世纪的人类生活进行了先知性的预言和警告。

《OK Computer》专辑中的未来概念

电子琴、大提琴、钟琴、马特诺琴、电子合成器等多个乐器同时进行演奏,真实的表达了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科技控制人类、情感隔离、社会异化感、全球化问题、资本主义弊端……

《Airbag》便是对科技的控诉,”In a fast German car/I’m amazed that I survived/An airbag saved my life”,尽管是安全气囊救了Thom Yorke的性命,但同时也是车带给了他生命危险,当人类受到科技的便利时,它也在毁灭着人类。

在《Fitter Happier》里则更加直白黑暗,短短的时间内,喃喃自语般的机器声将歌词内容如同预言般在未来20年内成真,最后还将人类暗喻成  “a pig in a cage on antibiotics(困在牢笼里靠抗生素维生的猪)”。

最为经典的就是那首分成多段曲式的《Paranoid Android》,Radiohead沿袭了DJ Shadow的解构拼贴编曲手法,用木吉他原声、电吉他solo以及层层堆砌的和声段落三个部分道出了科技笼罩下的焦虑情绪。

很少有专辑能够同时做到对过去的总结升华以及对未来的讽刺揭露,但Radiohead做到了。专辑发行后,不仅成为了Radiohead首张荣膺英国专辑销量排行榜第一的作品,在随后的1998年里,更使得Radiohead首度收获了格莱美的最佳另类专辑大奖以及年度最佳专辑的提名。

3

“我们要玩的更大胆”

《Kid A》专辑封面

你以为《Ok Computer》就是Radiohead才华的终点吗,那不妨再去听听《Kid A》吧。

这张专辑一经推出,Pitchfork的乐评人布伦特·迪克雷森佐便毫不吝啬地给它打出了10分的最高分。在这首神作中,他们干脆在大部分的歌曲中都彻底丢弃吉他的声音。

 “我已经受够玩旋律了,现在我只想实验节奏。”Thom Yorke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Thom Yorke在2016年的麦迪逊广场花园,©Twitter

这张专辑的风格主要是电子乐,同时保留了一些实验摇滚和后摇的元素,在这张专辑里,你可以找到比如Can、Aphex Twin以及Talking Heads的影子,而这些人都曾在电子发展的历史上做出极大贡献的人。

歌词也开始抽象化,除了随机创造一些莫名其妙的歌词,大部分时候Thom Yorke都没有开口。这一次,歌词不再是整个音乐的主导,他们更在乎虚无缥缈的音乐氛围。

关于这张专辑所设计的wallpaper,©Twitter

他们自称Kid A是一位克隆人的名字,整张专辑都是在描述这个克隆人的生长环境,由于当时的Thom Yorke得了抑郁症,自然这个生长环境便是阴暗且荒凉的。

从《Everything In Its Right Place》中Thom Yorke如泣如诉的娓娓道来,到《Kid A》中像是在核泄漏爆发后几百年的一片废墟漫步;

从《Idioteque》中以 “idiot+tech”的组合讽刺未来科技,到《The National Anthem》里毛骨悚然的人性绝望;

在当时,很多人并不看好这张破碎黑暗的专辑,认为Radiohead背叛了摇滚,是在亲手断送自己的美好前途,但实际上这又是Radiohead撕掉标签的一次尝试,2012年《Kid A》在《Rolling Stone》滚石杂志评选的500张最伟大专辑列表中排到了67名,成为了他们最伟大的专辑。

4

“我们从来不想成为最受欢迎的乐队”

去年,Radiohead遭遇了一件 “大事”。主唱 Thom Yorke 的电脑服务器被黑客入侵,乐队1997年专辑《OK Computer》长达18小时的试样Demo被窃取,还被威胁称需拿15万美金才能赎回。

音源泄露对于音乐人来说通常是十分 “灾难性” 的,然而,Radiohead却反套路地将试样专辑的所有内容公之于众,所获得的音源收益还计划捐赠给环保公益组织。

《OK Computer》试样磁盘,©Twitter

没过多久,Thom Yorke又发明了一款新型的新歌预告方式。

如果你最近有留意过伦敦的地铁、米兰的电话亭或是达拉斯观察者报,你会发现一则介绍Anima科技研发”Dream Camera”的广告,声称可以帮每个人找回自己的梦。

在你拨打热线电话之后,你会听到一段“当局已经下令终止Anima科技广告业务”的录音,随后播放的铃声直接过渡到了Thom Yorke未发行曲目《Not The News》的前奏…

Twitter/ ©Fellwolf

这就是Radiohead,永远有你想不到的想法,怪招练练。

罗素曾经说过:“⼤部分⼈活到30岁就死了,因为在这以后漫⻓的岁月⾥面,他们不断复制以前的⾃己,日以继⽇过着同样的⽣活。”

网友制作的Radiohead主唱 Thom Yorke舞蹈图

你要说难道《Creep》不好听吗,答案是肯定的。好听到很多人一说起Radiohead就只知道《Creep》,以至于乐队拒绝再唱这首歌,他们不希望外界的对自己的印象仅仅停留在这里,而忽略了其它作品的价值。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Radiohead以独树一帜的方式重塑着摇滚乐坛的格局,他们的创造力及影响力绝不仅限于那首广为人知的《Creep》。甚至可以说,简单地用 “摇滚乐队”四字定义他们也是远远不足够的。

这支乐队在我心中永远年轻

最后,我想说能代表Radiohead的实在太多了,不仅仅只有《Creep》。大多数人在关注《Creep》的同时,如果能像去年《乐夏》一样去更多地挖掘乐队的更多作品以及背后的故事,无疑是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