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 #封面人物 RS Cover
By Kiko Tse

没想到,你都生娃了,消息居然还不是你亲口告诉我。

我说的是她,美国乐坛流行天后水果姐Katy Perry(凯蒂·佩里)和精灵王子Orlando Bloom(奥兰多·布鲁姆)的宝贝女儿Daisy Dove Bloom(🌼🕊🌸?)在8月26号出生,但对外公布的,却不是他们俩。

《Daisies》©Katy Perry

两人透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Instagram发布了小宝贝降生的照片,并透过基金会声明表示:“女儿安全健康的到来使我们充满了爱,知道我们是幸运的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们一样有平安的生产经验。”

一家三口 ©Katy Perry

身为UNICEF亲善大使的水果姐和精灵王子,明白“幸福不是必然”的道理。

世上有不少准妈妈和她们的孩子,因缺乏清洁食水、药物和疫苗等,面临死亡威胁,因此决定趁女儿Daisy出世,为她设立慈善捐款网页,希望把各界祝福转化成善款,帮助全球有需要的家庭。

《Daisies》MV ©Katy Perry

Rolling Stone大水花 今天为大家带来了Katy Perry的专访,在这次采访中,水果姐揭示了自三月以来的生活,内容精彩,包括:隔离期间挺着大肚子做新专、不得不临时成为“卧室制作人”等等

她还考察了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成长,摆脱了旧有的性格,同时仍然保持着对坎普风(Camp)的热爱,以及对她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仍积极参与政治的意义。

1🤡

隔离期的万能女侠

《Daisies》MV ©Katy Perry

RS:Rolling Stone大水花

KP:Katy Perry

RS:最近你很忙耶!怀孕啦、搞新专、还有新冠隔离……这么多事,你有好好休息吗?

KP:可以的话,我不推荐怀孕🤰和筹备专辑同时进行。(笑)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还挺骄傲能带来《Smile》这张专辑的,因为这是一张充满希望、韧性和快乐的唱片,很希望大家听了以后也能感觉到开心

今年大家的情绪简直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的,每周都有新的(坏)消息,像我这样的控制狂就更难了,你根本无法掌握任何事。所以,我觉得努力了,粉丝有新专辑听振奋一下,我今年又有了宝宝,算是双赢吧嘻嘻。

《Smile》 ©Katy Perry

RS:你是在3月就开始录音,在预产期前把事情都搞定的吗?

KP:是的,之前就做了很多准备。那时候我在澳洲,本来打算拍《Daisies》的MV,突然就像大家都在迎接世界末日一样。

可是专辑进入了收尾工作,我只能跟我姐夫(也是个制作人)把卧室当做小型录音棚弄些混音,还有我停在沙滩🏖附近的小车,我一直在弄最后的修饰,把他们当成临时办公室。

没办法啦,大家都得适应新的“常态”。平时一天能干完的事儿,现在要花3倍力气,虽然不确定性太多,但还算好玩。

《Smile》MV ©Katy Perry

RS:你说《Daisies》的MV是在自家后院拍的吗?

KP:在我家后院附近。《Daisies》算是为整张专辑定下了基调,现在做音乐的视觉部分也很重要,几乎跟音乐本身一样重要了。

我找了做视频的朋友一起弄,风格也挺难把控的,比方说,我差点把MV弄成了峡谷向日葵🌻,然后还试图说服大家这是小雏菊。毕竟我也没试过,所以会跟之前的风格会有点不同。

当时大家都不能出门,简直是在挑战我的创意团队,无论在家还是办公室,都想尽办法帮我把专辑变得有趣。

我也一直在挑战。这张唱片有很多视觉元素,有些是怀孕和疫情之前就已经准备了的,希望不会只应用在《Smile》,有些从里面引发的概念,可以在2021时成型。

2🤡

歌者的反思

©Giphy

RS:2018年初,你在访问中提及想回去读书,想好好休息一阵子,有实现吗?

KP:大家都知道,我工作有个循环,6个月时间写一张专辑,再6个月时间去发布宣传,然后就是18个月的巡演,已经有4张专辑都是这个套路了。我有点受不了,所以衍生了《Smile》张专辑的概念。

我一直在表达,在写歌,没有时间去内化。之前的工作计划里没有想过休息,就是随缘吧。可是想想生命里有很多还没来得及去接触的领域,现在我会留出休息的空档了,做一些没试过的事儿,一次朝着一个方向去。
所以就有了生孩子这个想法,将来还是会去上学吧,还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

这身是MOSCHINO哦

RS:你是怎么开始重新考虑整个周期的?你不止是现在的流行文化领头羊,未来也可见,你说的那个循环,是已经结束了吗?还是依然会重新再来?

KP:我觉得现在基本每个工作都可以遥距办公了,虽然对人类来说还是面对面真实的接触比较好,但现在即使不在一个空间,透过Zoom那些软件我们还是可以很好的合作。虽然我们现在有点过于依赖科技,但日常生活能善用的话还是有很多好处。

之前每个人都很忙,我们都困在美国资本梦的大饼里,忙工作忙到破产才愿意停下,都忘了给家人朋友留出时间空间,和珍惜现在。

《Smile》MV©Katy Perry

不一定要用各种维度去定义成功,什么事业上多大的成就、账户余额有多少那些,一切都很好,平衡就好。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有好一阵都失衡了,所以有些人能在家办公也挺好的。

话说回来,在这颗星球🌏上每100年左右就有类似的事情啊,像以前的西班牙流感。我们有过战争、有过很多起起落落的帝国,这些都不是没发生过,只是以前没有互联网让我们可以快速地得知和感受。

3🤡

《Smile》的真正含义

骑着尖叫鸡的卡通水果姐,可爱

RS:这张专辑你跟很多人合作,Zedd、Chalie Puth、Oscar Holter……《Smile》是怎么定位,怎么体验Katy Perry的个人特质呢?

KP:通常我写歌的时候是不一样的状态,有些人会称之为Beta,或者说是某种冥想状态。我不觉得这些歌是来源自我的智慧或内心,我有点像对自己投降,灵感透过我作为出口。听起来挺“嬉皮”的,但确实像有个“超我”写出了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

这些歌像是黑暗隧道尽头的灯、或是起床需要鼓励自己的座右铭,是带着好运的歌。这张专辑是关于穿越黑暗和地狱,有些人正在经历这样的事情,世界也在挣扎,有种刚刚好的平衡对比感觉。

《Smile》©Katy Perry

RS:哪首歌最难写?或是花了最长时间?

KP:有些歌可以一天就写完,有些却磨了整整一周都没有敲定,反复地改。《Smile》就是那首我会不停反复去改的歌,因为它是专辑的标题,也是定义,所以得很精准地表达。

《Daisies》MV ©Katy Perry

RS:在《Witness》那张唱片你提及过自己的性格,有时会害怕去做自己,到现在你可以包容自己。你喜欢表演,作品有着流行音乐里的民族主义、和真实性,这些结合意味着什么?你又是怎么平衡?

KP:如果两者可以结合那就更好,作为一个表演者会有很多顾虑,你不想错过热度,但也想像普通人一样去生活。

我是一个流行偶像,但也想要体验生活的广度和深度。我想要被看见和存在感,不是因为我做的事,而是我这个人本身。通常审视一个人会从他的成就和外表,但那不是了解,也不是真正的接纳。

《Smile》的封面我扮成了有着怪诞幽默的小丑,算是一种自嘲,所以成为了作品的主题。我认为,自我审视和幽默是很重要的能力。

《Smile》MV ©Katy Perry

RS:你提到《Smile》的含义,我有时也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是真的假的,也不明白为什笑容会像个“服务”一样总是挂着。你是怎么把自己和公众认知的你做分离的呢?

KP:一接触这个世界,就像在选美一样,总会涉及比较。因为你在创造幻想,你制造了一个角色让人家去想象。但也建立了一些生命和意识,慢慢大家会觉醒,会离开“哦!这已经不适合我了”,或者“这样已经无法再滋养我了”。

年纪越长,预期就更高,也有各种估算。这是一种进化吧,但也许很痛苦,因为这是重生。

我们成长到一个阶段就很难再上升了,很多人选择停留,因为比较轻松。我已经30几岁,经历过了,可以肯定地说,下一个阶段能够给你的肯定更多。

《Smile》MV ©Katy Perry

心里像是有个大大的问号,“真的确定就是这个人吗?”“这是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吗?”。

无知有时是一种幸福,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看清他。2016年很有趣,想起来有点像个深刻的教训,如果我们做错选择,每个人都会遭殃。当时大家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我也才20多岁。

另一方面,我们的生活飞速发展,当时没有陷入困境,没有太多分歧,所有的不公义都在台底下看不见,但现在迫在眉睫。

我也可以发一张专辑让人逃避,像我们一起在脑海里去迪士尼玩了45分钟,可能也不错。但我的工作就是观察,消化和呈现,这些日子来我看到就是很多疑问。

我知道我是一个流行偶像,未必大家都需要我的声音。但其实不是,每个人的声音都很重要。所以2016的错误,不要再犯了。

4🤡 

我全都要

©Katy Perry

RS:作为美国的偶像,你想追求更多?

KP:接下来的一年,我想要过渡为一个好妈妈,给时间、空间去实现。很搞笑,有些采访会问我“所以你什么时候学会安定过日子的?”“你什么时候退出?”。我心里就想让他们去修修脑子,为啥做好妈妈不能同时是个狠角色?

为什么要在喜欢跟喜欢的事情之间做选择?那男人呢?也没有人对爸爸是爸爸,同时也是CEO这个事儿有意见啊。

©People

我觉得开心就好,通过音乐我获得了很多快乐,有些过程是比较枯燥的,但是整体来说就是很好啊。如果不喜欢我就会说,我的性格装不了。

我已经35了,如无意外只是到了人生的1/3,还有好多年时间。梦想还是可以有的,即使做了妈妈,还是可以追求高等教育,还是可以搞一个庞大的厉害厂牌。任何事情都是取决于我的选择,都是我人生的部分。

时间会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