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习法语期间,大量的寻找法语电影让我知道了一个宝藏男孩:哈维尔·多兰(Xavier Dolan)

我对他的爱始于美色,陷于才华。从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 I Killed My Mother》到《妈咪/Mommy》,他的电影我几乎是逢人就推荐,电影里的每一帧截出来都是我收藏起来的作品。

《我杀了我妈妈》海报,©Gifer

哈维尔·多兰是导演、编剧、演员、配音、服装设计和制片人。他的电影,前5部每一部都获得了奖项(4部在戛纳电影节,1部在威尼斯电影节),特别是2009年他的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自编自演自导,当时他也才 19 岁!

哈维尔·多兰,©Gifer

多兰的电影一直在拍同一个主题:“坏孩子”。

游走在社会边缘的青少年,他们是愤怒的、歇斯底里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他真切的拍出、演出了这一切,也正因为如此,他被冠上为#自大狂、#坏孩子 等标签。

这个标签一直持续至今。31岁的多兰仍然是毁誉参半。当我以为他今后会走向文青公知、LGBT人群代言人,他却说,“我从来没有,我只是在拍摄爱”。

今日 大水花 带你揭秘哈维尔·多兰,这个坏孩子背后的故事。

senses

哈维尔·多兰 Xavier Dolan

导演、演员

1、艺术:从波罗克到米开朗基罗

2、音乐:阿黛尔《Hello》

3、饕餮:杜松子酒

4、体验:双面劳伦斯

5、居住:200年历史的家

6、爱:妈妈

1

艺术:从波洛克到米开朗基罗

《我杀了我妈妈》片段,©Gifer
Number 1,Jackson Pollock,1950,©Jackson Pollock

多兰在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里,用美国艺术家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式的滴画法(drip-painting),来表达情绪和感情的递进。
男主和男友用刷子蘸满颜料,肆意挥洒。随着墙壁被逐渐泼满的过程,两人的感情也抵达高潮,躺在报纸上亲吻,面对内心的自我。
但我知道,他更爱的艺术家是米开朗基罗。

《我杀了我妈妈》片段,©Gifer

借用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元素,多兰将母亲比作受难的圣母。影片中愤怒的小男主在厨房把母亲喜爱的餐具摔得稀烂。然后脑海补出圣母形态的母亲,在云朵的环绕下,她怀抱鲜花和十字架,双手作祈祷状,眼眶里流出鲜血。

《幻想之爱》片段,©Gifer
《幻想之爱》和《大卫》局部,©PINNLAND

画面在男主和大卫雕塑之间来回切换。这样的男孩,是犹如古希腊神话般完美存在的恋人。

《妈咪》和《创世纪》局部,©PINNLAND

电影《妈咪》妈妈和孩子牵手的画面,也让人联想到米开朗基罗的另一杰作:《创世纪》。

2

Hello,it’s me.

后来,多兰的才华吸引了天后阿黛尔的注意,邀请他出任《Hello》MV的导演。2015年10月23号发布首当日,《Hello》在美国的单日下载量突破40万,油管上一周观看量破亿。

当时,多兰愉快地接受了阿黛尔的邀请。拍摄在9月,多兰、阿黛尔和他们的团队来到了蒙特利尔的一个偏远的农场。拍摄过程全程保密,拍摄周期长达4天,整个期间他们都在农场生活。

《Hello》MV片段,©Xavier Dolan

MV里充满了多兰式的美学风格——唯美梦幻。把不锈钢水壶拍出了钻石水壶的即视感。晶莹透亮充满美感。

多兰用镜头把一个爱情故事里的哀与伤,以及一个年轻女子最美好的记忆诠释的美妙到不行。这两个相悖的情景用细节的张力放在了一个镜框里。

3

长得好看的人都爱杜松子酒

《微醺厨房》片段,©YT

多兰电影中很少有厨房的镜头,他非常讨厌厨房,认为那是一个无法拍出优美画面的地方。食物上也没有特别的偏好,唯一的爱好就是非常爱喝酒,特别是杜松子酒。

因为爱喝酒,多兰自荐上了《微醺厨房/ les recettes pompettes》综艺节目。节目全程基本都在喝酒。

紧张喝一杯,《微醺厨房》片段
没理由也要喝,《微醺厨房》片段

4

变性不是我的身份,爱你才是

《双面劳伦斯》片段,©pinterest

在多兰的电影《双面劳伦斯》中,讲述了一对长达十年爱情长跑之后,男主劳伦斯突然对于自我的性别认知产生变化,告诉女友之后两人为了爱情不断改变、寻找出路的故事。弗雷德从不理解、冷战到鼓励和支持,但最后两人分道扬镳。

《双面劳伦斯》片段

在得到女友的支持后,劳伦斯开始化妆,公然穿女装去学校教书。劳伦斯相信这个时代已经可以接纳变性人。但现实却狠狠地打醒了他/她:在被校方辞退、被殴打、在餐厅被赶出门,才发现那一切都是自己理想中的世界。

劳伦斯经历了十年才最终迎来社会的认可,但早已跟女友分道扬镳。他/她最后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坚信自己是个女人,却用一颗男人的心爱着弗雷德的自我困惑。

这个故事我相信也是多兰对自我认知过程的折射。“雌雄同体”并是一个友好的词,但如果指一个人的才华与美丽超越了男性或女性的认知,我还是会想到它。

看看多兰在2013年为Candy Magazine拍摄的这组大片,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Xavier Dolan by Shayne Laverdière | Candy magazine, 2013

多兰说,他希望这一切是日常的、正常的事。就像我们小时候,小男生穿女装也是被拥抱和爱的。

我们本以为已经走入了一个多元社会,LGBTQ+群体是这个多元社会的一分子。但我们也低估了社会的复杂与世俗的压力,那些该死的有色眼镜还是真实存在着的。就像电影里劳伦斯的自白。

《双面劳伦斯》片段

这部影片获得了戛纳酷儿奖(Queer Palme)。但多兰一直表示,更希望撕掉“同志电影”这一标签,不要再当禁锢思想牢笼的守门人。

5

香薰、艺术以及书

Apartamento magazine issue #24 and by photographer @heathersten

多兰在蒙特利尔的家,是一座拥有200年历史的维多利亚式房屋。屋内从壁纸的颜色到家具,甚至是窗帘的面料都是他亲自选的。

多兰家里有3样东西无处不在——香薰、艺术品、书。厨房放在3个Diptyque的蜡烛。同时异常干净,是一个布满了花、草、照片的艺术厨房。看得出来不喜欢厨房是真的。

Apartamento magazine issue #24 and by photographer @heathersten

房间的配色非常跳跃,90年代的痕迹感很重。比如卧室,一改低饱和度的绿色,选择了高饱和度的红色,让空间感觉上更私密与神秘,以及具有很强的形式感和风格性。

Apartamento magazine issue #24 and by photographer @heathersten

还有一个小秘密。多兰的书房还立着他最爱的《泰坦尼克号》的电影海报。他最爱的明星就是小李子,8岁时还写了一封“告白信”。当然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6

妈妈我想说,我爱你!

打开豆瓣,《我杀了我妈妈》这部影片的第一条评论你就会看见上面这句话。我猜想评论者应该是青春期时候看的这部影片。

这部电影讲述了16岁的于贝尔与单身母亲的冲突。十几年如一日,母亲不辞劳苦接送他上学放学,照顾他的起居饮食,扛着巨大的经济压力,甚至为了儿子放弃再婚。

《我杀了我妈妈》节选

但在青春期儿子眼中,妈妈就是仇人。吃东西粗鲁、难以沟通、不守规矩交规闯红灯、穿衣艳俗、爱唠叨、什么都管着自己,以及总是别人家孩子好。

《我杀了我妈妈》节选

这部电影投射出大部分家庭中青春期孩子与父母的矛盾。我们总觉得母亲无法理喻、控制欲强,每一刻都想摆脱。我们会对亲人出言不逊,说话恶毒,因为知道那是割舍不掉的。

对于多兰,这部影片在于承认自己的自我为中心、自己歇斯底里,处处与母亲作对。通过妖魔化自己,来给母亲加光环。

《我杀了我妈妈》节选

多兰更想通过电影,对曾经的过分和自私忏悔。他也想告诉母亲,你难道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爱你吗?只是我没学会表达。

电影就像片头写着的,“我们几乎是在不知不觉的爱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这种爱像人活着一样自然,只有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才能看到这种感情的根扎得多深”。

因为电影很强的自传性质,多兰因为电影背负骂名,一直被负面新闻缠绕。

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日常中我们都会包裹住那一面,但多兰却鼓起勇气拿出来分享,这是一件极其需要勇气的事情。这分享的背后,我获得的是爱和勇气,相信更多人也是。

王尔德说,艺术并非反应生活,而是反应公众本身。那些本身就沉陷在青春期和自我意识里的人,看到的只有“坏孩子”的表演,却永远看不到“坏孩子”多么渴望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