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 RADIO 线上有声杂志 ” 栏目是由 《Rolling Stone 大水花》创立的全新栏目,我们将采用线上访谈和对话的形式,给听众呈现一个更近距离接触音乐人及艺术家,一个可以听的杂志。

RS RADIO 第一期嘉宾——“金曲歌后”蔡健雅。

金曲奖提名公布时,蔡健雅特意没有守直播,在照顾植物时收到公司发来的一条条信息,看着八项提名,慢慢地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今年已经是蔡健雅第10次角逐金曲奖最佳华语女歌手,此前她也已经3次问鼎“歌后”,她似乎在一步步扩展创作型华语女歌手的边界,无论是题材、风格、制作,亦或是成绩。出道25年,蔡健雅依旧在思考着“我还能唱什么?” “我是否还能打动观众?”从为别人、为自己到为地球唱歌,用音乐疗愈的路程越来越宽,也不过是一曲吉他的时间,对蔡健雅来说,或许最初就已是答案。

为世界歌唱的“灵光”

《DEPART》是蔡健雅前所未有深入参与制作的一张专辑,从主题、编曲到录音,许多技术上的尝试是第一次,她“厚着脸皮试着去搞定”,所以这次提名年度专辑和最佳演唱录音专辑奖对她来说尤为珍贵。这也不是蔡健雅第一次“逼”自己了,《Goodbye & Hello》时,新公司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制作专辑啊,怕什么?”,随后首次担起专辑制作人大任的她包办7首歌词中文创作,也囊括全曲创作,配唱编曲全程参与,一路撑到最后做完整张专辑,她也凭借这张专辑斩获当年金曲奖最佳华语女歌手和最佳专辑制作人两项大奖,专辑中收录的《达尔文》、《空白格》在15年后的今天听来,依旧新鲜而有触发力。如蔡健雅所说,自那之后,无论是剖析感情的“蔡氏情歌”还是为周遭的世界歌唱,“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轨道。我发现原来我想做的音乐就是唱我想唱的故事,反映每一个阶段的自己。从《Goodbye & Hello》到现在的《DEPART》,你可以用肉眼看到我过的生活,我的成长跟改变,甚至有些专辑,你可以感受到当时那个时间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份态度亦投射到专辑《DEPART》中,这是一张写于疫情下的专辑,突如其来的暂停限制了出行,许多人和蔡健雅一样,在这段时间“学会和自己独处”。仿佛象征幸运自由的青鸟衔来远方的召唤,《Bluebirds》让大脑瞬间飞上高远辽阔的天空,《Breakdown》如同电影中危机来的前一秒,大喊“快粉碎,快成灰,我的世界在崩溃”,随后我们“脸戴着微笑,穿件薄外套,I’ll go”,一起“Into The Wild”。蔡健雅在这张专辑中歌唱大地母亲,也歌唱“那些小事情”,吉他和弦乐是这张专辑的另一个主角,极简和极繁碰撞将对比和戏剧感拉到最大,如同小小的个体眺望整个世界,这也是蔡健雅想在这张专辑中表达的,“地球才是王,人类是客人”。

《DEPART》记录了对两年前那场全世界暂停最浓厚的哲思和情绪,这份情绪在今天再听似乎有些模糊甚至陌生,只是一阵钝痛,对此蔡健雅说,“我很庆幸我有做这件事情,可能再过多几年,一切都回到正常的时候,有这张专辑提醒我曾经发生过这件事情,而我也已经改变。”在《Into The Wild》中她唱“向天学云海,向地学青苔,我向天地学同在”(感谢周耀辉老师让我们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词,也恭喜他提名“最佳作词人奖”),像这样磅礴宏大充满灵性的曲风或是主题,对蔡健雅来说也是鲜少尝试,受自然纪录片的启发,她感觉就是要创作这首歌,这和专辑最后的《Om Tara》一样,几乎是灵光一闪,脑子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放下手边的事,快去写这首歌”,对蔡健雅来说,这张如同纪录片一样的专辑,让她“真的很自豪,身为一个创作人,我有跳出我的安全地带。没有人叫你做这件事情,但是你自己想做,我有学到好多东西。”

回归一把吉他的勇气

蔡健雅是个极爱钻研尝试的创作人,25年创作历程,她鼓捣了足够丰富的音乐,“芭乐”、舞曲、摇滚、电音、交响乐……曾经她也是怎么华丽怎么来,但在这张专辑中,她回归了最简单的吉他,有些歌曲甚至直接保留demo,她问自己“你敢不敢?这样够吗?你可以只用一把吉他征服你的听众吗?你敢不敢那么赤裸,那么干净,那么安静地与大家对话?会不会被现在的音乐市场淹没?”在长久的怀疑之后,蔡健雅选择“跟自己赌一把”,因为“我就是要干净,我就是要安静,要简单,我渴望的就是这些东西。”

长久的音乐生涯中,蔡健雅偶尔会想念最初那个拿着吉他,唱着英文歌的“洋妞儿”,那个曾经很愤怒的少女,从前她就是那样用一把吉他打动众人,为什么现在不可以?从写中文歌要查词典,到《DEPART》中自如流畅地写出一首首华语歌,这其中奋力奔跑的数十年,复杂和多元亦是她想努力证明自己的瞬间,到了这张专辑,她终于“不再害怕回到简单,我觉得简单就够了,我可以自信地那么简单。我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我接受了我的一切,我的追求完美跟我的不完美,我全部都可以肯定。”

这种成长也源自不断摸索。私密的情歌或是宏大的主题,在外人眼中,蔡健雅似乎进入了一个“该唱的都唱了的”阶段,“重复”是每个创作者都想避开的问题,有时她也会担心“这个旋律你写过了吗?那个曲风你做过了吗?做过了不能再重复哦。”写歌人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但如果世界只有这么大呢?蔡健雅说:“每个创作人都喜欢挖掘,我觉得这种探索很有趣,但也非常地难。你越做越久,挑战越来越难,需要不断地在生活上找出一些细微的不同。”

在这个信息爆棚的时代,回归简单是一种勇气。许多音乐被一划而过的同时,也有音乐历经几十年依旧长青。没有人想被时代淘汰,但蔡健雅却说:“我有自知,总有一天我也会被淘汰,可能我没办法再写出一首感动人心的歌,或者我已经没有想法,写不出什么好听的歌……但只要是在你可以的范围内,只要你的血还在沸腾,你对这世界还有好奇、有情感,你还想做一个更好的人,那么音乐就还会继续。我觉得做音乐要持久,就是要有自己站得住的立场,当你任意让外界去控制你的一切时,你就会被影响。无论这个时代变得多么快速,不要因为害怕被划过,你就不敢做自己。”

最近的蔡健雅迷上了钩针,点进她的社交平台主页,几乎全被毛线占领。和她从前迷上烘焙就每年去法国学习一样,水瓶座的她一旦爱上某件事物,便会近乎狂热地投入进去。粉丝让她钩出去参加金曲奖的“战袍”,她甚至有一瞬间认真考虑了这个提案,不久前她还发布了自己在NFT平台为她的小猫创作的歌,或许,任何尝试对她来说都没有绝对的不可能,对创作来说,亦是如此。

出品人:徐宁
主编:慕帅MUMU
新媒体主管:江晨
采访/撰文/音频剪辑:Chen
设计:杜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