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 NEW VOICE 寻找新声计划”是由Rolling Stone大水花发起的,致力于寻找和发现全球优秀的年轻音乐人和新声力量的企划,在今天的第一期中,我们一起认识歌手“番茄”秦凡淇。

“好好享受人类的莫名其妙”,这是秦凡淇从读书时就开始使用的个性签名,也是她首张创作专辑的名字,因为“专辑里的歌就是在讲人那些奇奇怪怪的一面”。从三年前在《这!就是原创》中出道,到登上《歌手》舞台,紧接着又成为首个拿到“刘欢原创音乐公益金”的年轻音乐人……对于97年出生的秦凡淇来说,外界给她冠上特立独行、反叛、为女性发声种种标签,但在音乐的“壳”下,她也只是一个普通女生:会观察猫猫的尾巴在说什么,会因为不想睡前玩手机而把它远远放在客厅,偶尔也会因为社交软件产生身材焦虑……在无数平凡又跳脱的瞬间,她通过音乐还原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己,来欣然面对这个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的世界。

“我可以为你生育时,穿上你最爱长裙”

在秦凡淇的歌里,许多音乐灵感是来自于亲身经历,或是对生活的有感而发。《关灯 睡觉 做梦》想为下班后的打工人盖上一张棉被,新专辑中《性别女》的Live Video发布后,也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不少讨论,“对面的女孩,你的大白腿露了出来,色男人要责怪,谁让你长这么好看,所以侵犯,不以为然”,出生于小县城的秦凡淇从小就见证着女性所面临的现实问题,直至长大这个问题似乎也并没有太多改善,所以她唱了出来。这些极其现实的主题,贴近叙事的表达方式,自然能引来不少共鸣,也把秦凡淇置于一个撕开现实、独立思考的“女性主义”位置,对于这个标签,秦凡淇说她“并不介意”。

Q&A

你好几首歌都是关于性别的,最近有关性别议题的讨论很多,你有什么感觉?

番茄:我很讨厌女性在面对暴力时总是会成为受害人这样的现实,我讨厌一些男性把女性当作是可以调弄和当成猎物一样的心态,因为在他们心里,女性就是更弱者,所以当他们发起攻击时,他们就知道他们是站在某种力量之上的,但是世界上也有很多公平看待女性且懂得相互尊重的男性,他们和女性一起相互协助往前走,希望这样的人一代一代的教育能越来越多,也希望法律能给到更多的预防。

有人会直接给你贴上“女性主义”的标签,你介意他们这样固化地看你吗?

番茄:很多时候我并不是完全在为了性别而发声,我就是在说事实。如果有一天男性在社会上受到不公的时候,我也会为他们发声。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和性别无关的,当一件事有争议时,必定是因为它还不够公平。而我就是当事人,我明白自己的感受,正在面对的这些感受的,是一个群体,在我们看不见更偏远的地方,发生着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性别女》里面有句歌词“我可以为你生育时,穿上你最爱长裙”这句话是想表达什么?

番茄:你能想象一个穿着类似情趣内衣的女人在手术台上张开腿生小孩吗,我觉得这个场景很讽刺,“我要保持你喜欢的性感美丽,又为你生小孩”,因为自古以来女性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代表着美的,这本是很好美好的,但当我常常看到网上对生育小孩的女明星评头论足,好像不允许女人或女明星变“胖”或者变“丑”或者变“老”一样,我又觉得一些人对美的理解太过狭隘,而这一切不允许都是违反自然的。

如果用颜色来形容你的童年,它是什么颜色的?

番茄:红色吧,就是有一些暴力。也不光是红色,但是红色会更多一点。

你觉得「人总是在延续又在逃离一个“家庭的基因”」这句话对么?基因在这里更多是指一个家庭中传承的性格。

番茄:我觉得是传承了爱和超越自己的力量,我妈妈很爱我,所以我很爱我自己,当然我也很爱她;超越自己的力量,我妈妈是吃过非常多苦也是很有担当的人,她在我的生命中是妈妈也是爸爸;还有用一个好的心肠去待人吧,小时候我看着她常常给予一些在路上碰见生活困难的人帮助,那种感觉像是,如果有人在你面前看起来需要帮助,而我直接走过,我们会一周都在想当时为什么没停下脚步。

你觉得你和妈妈哪一部分是不同的?

番茄:我妈妈对我是无私奉献的,同时她的生命支撑点也是放在我身上,好在我是可以成为支撑点的人,假如说这个人没选对,那会迎来许多悲伤和痛苦;我喜欢用自己热爱的事物去充满自己,其原因之一,也是对人的悲观和一旦对人产生过度依赖便很容易陷入痛苦,我觉得只有我喜爱的事物,它被我创造,它不会离开我,它会永远在那里。

专辑里有一首歌叫《美食的愿望和减肥的欲望》,你平时也喜欢吃美食吗?

番茄:对。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我情不自禁地陷入了一种“控制饮食”的焦虑中。食物不再叫做食物的名字,而叫做碳水,蛋白质,维生素,我当时也在健身,情不自禁的开始控制自己吃东西,所以当时我陷入了一种焦虑,我吃不到我喜欢的东西,还总是对自己不满意,觉得要对自己狠一点。但是过了那段时间之后,我就想通了,开心的吃,开心的运动,这才是目的。

你的很多歌好像都是“有意义”的,对你来说“意义”重要吗?

番茄:我觉得比起意义的话,发自内心和一个好的心肠比较重要。因为意义这个东西,可能它对你来说有意义,对别人可能就是无意义的。我不是把意义放在第一位的,我把发自内心放在第一位,我玩得开心、发自内心比较重要,然后一个好心肠也比较重要,就是作为人的关怀。

想象力是我漫游世界的眼睛

正如秦凡淇所说,音乐是她的支撑。对她来说,音乐和人一样具有生命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秦凡淇能不断创作出极具感染力的音乐,具体的或抽象的,深情的或古怪的,讽刺的或浪漫的。疫情带来的限制并没有影响秦凡淇的创作,反而更进一步“放飞”了她的想象。“当我越是被固定在某个地方,我的想象力就越丰富,既然我困在这儿了,我的脑子就一定要‘飞出去’。”  

这种“飞出去”也正好契合了专辑名字里的“莫名其妙”,第一首歌《漫游眼》来自于秦凡淇对这个世界的日常想象,“如果电梯不来,干脆变成小船浮起来”,她会想象自己变成各种不可能的事物,游荡在不同地方,自己“想看见哪面,就会看见那面”。

值得一提的是,《漫游眼》的MV仅由一部手机拍摄而成,秦凡淇和摄影师两个人单枪匹马杀到内蒙古,在初冬的草原上穿着薄裙漫游,对于她来说,条件的艰苦并没有什么,“我们觉得舒服比较重要”。

Q&A

你的歌有两种明显区别的风格,要么是像《性别女》或者《不透气的房间》这样叙事性非常强的,要么像《漫游眼》这样很意识流的,这两种创作有什么不同或者你有什么偏向么?

番茄:我觉得像叙事那种,更多的是我在回忆,像写日记一样。另一类比较意识流的,可能别人没办法直接知道我是在写什么的,但其实就是我在看向我自己的内心。

我以前写歌可能更倾向于叙事,听众的共感也会更多;但现在我越来越倾向去写自己的内心,用一些不叙事的方式,这样反而让我释放更多。我想当我的音乐足够好的时候,别人不会把点集中在歌词是否和他们有共鸣上,这和我们喜欢听古典音乐是一个道理。

对你来说这两种哪个更加私密一些?

番茄:创作其实都在暴露自己,可能叙事的方式更像说话,很容易直接理解;而更意识流的创作,它也是有核心的,只不过它更隐秘,对于我来说,更美。

这种跟别人剖析甚至回顾自己的过去,会有让你难受的部分吗?

番茄:会很难受。那些画面和那些东西,你都要再去经历一遍,我觉得这个需要勇气,因为这是一个需要你去直视自己的一个状态,所以现在我基本上不怎么在别人面前唱《不透气的房间》了,这会让我觉得很尴尬。

除了ROSALÍA,还有谁是你比较喜欢的歌手吗?

番茄:有,她的名字很特别,叫((( O )))。她和FKJ是伴侣,她们生活在寨子里,各有各的音乐工作间,她自己造了一个太阳屋,也就是太阳能供电,所以她做音乐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非常遵循日月。她还开了自己的种子铺,希望更多人可以来找她借种子,种了之后再生种子再去还给她,她很在乎自然和文化的保护与循环。她的音乐也是很随机的,几乎都是随着内心的哼唱,没有太多歌词,反而会让我有更多想象空间,我不会被语言而困住,在她的音乐里我很自在,有种疗愈的感觉。

你好像很喜欢大自然,我看你经常说想去山里。

番茄:我觉得人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索取的物种,但是你到大自然里去,大自然是一个无限给予你的状态,所以我比较喜欢待在那样的状态下。

《漫游眼》里你想象自己变成各种东西,有什么你的想象能跟我们分享么?

番茄:我经常会幻想自己是一坨史莱姆,然后在不同的地方蠕动。

是什么颜色的史莱姆?

番茄:不一定非要有颜色吧,因为阳光照射着你,你的背景板是不同颜色,你就是不同颜色的。

拍摄《漫游眼》MV期间,有什么很难忘的事情吗?

番茄:(笑)现在回想起全是痛苦。难忘的事情有……比如说摄影师要我脱了鞋在一条公路上跑,但那条公路上几乎遍地都是牛羊粪,我又是一个处女座,我真的不想碰到屎,然后我就跑得比较小心翼翼,他就会觉得我不够敬业,我俩就吵了一架。

这后来有出现在MV里吗?

番茄:没有,因为那个画面很搞笑。

 在整个 “痛苦”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美好瞬间呢?

番茄:比较美好的瞬间……当时其实都不算在拍摄,就我们把车停到公路旁边,走到一片草原上去。当时正好有一群羊在回家,我当时又刚好穿了一件白色毛毛的衣服,就可能看起来也挺像羊的毛,结果我一走过去,先是一只羊停下脚步看向我,接着就是无数只羊都停下来看着我,我觉得很好笑,就往另一个方向走,然后它们就跟着我走,那个赶羊人就很崩溃,一直在把他的羊赶回去。

rs 圆标logo
出品人:徐宁
主编:慕帅MUMU
新媒体主管:江晨
编辑/采访:Chen
撰文:Chen、Ange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