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杉矶圣费尔南多谷长大的 Haim 三姐妹,自2012年发行第一张EP《Forever》以来,10年间这支女子乐队获得了大众的认可和喜爱,连“霉霉”Taylor Swift 都是她们的粉丝,你也一定听过她们的 Want You Back 、Pray to God 等歌曲。2021年,三姐妹中最小的 Alana Haim“首次触电”主演的电影《甘草披萨(Licorice Pizza)》上映,并入围了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虽然在激烈的竞争中《甘草披萨》最终没有获奖,但说它是入围影片中最青春、最受年轻人喜爱的电影不为过。从乐队成员到电影明星,Alana Haim 与《甘草披萨》的幕后故事,也同这个电影一样,疯狂与清新中,让人心驰神往。

2018年,Paul Thomas Anderson 正在帮 Haim 乐队准备她们在科切拉音乐节的演出,这位凭借《不羁夜(Boogie Nights)》、《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和《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多次入围奥斯卡奖的导演,向乐队的吉他手兼歌手 Alana Haim 提出了一个想法。“他当时说,‘我想让你出演我的电影,’ ”Alana 说。“我说,‘行啊,没问题。我会好好扮演路人从背景里走过的。’ ”

Anderson 有比客串更重要的工作交给 Alana。当时《甘草披萨》还只是在他的脑海中酝酿,但他已经明确那会是在70年代初的洛杉矶,一个早熟的15岁男孩爱上一个比他大10岁、暴躁刻薄的女人的故事。而尽管 Anderson 是好莱坞备受赞誉的导演之一,他几乎可以挑选全世界任何一位女演员来担当主演,他还是看中了 Alana 这个电影小白。

“Alana 有凶猛骇人的一面”,Anderson 说:“她会站出来捍卫任何她喜欢或珍视的东西,这是一种十分令人钦佩的品质,我觉得如果能把这一点搬上银幕,那将会是一部非常戏剧且温暖的喜剧片,并且绝对很有看头。”

这个结论,是这位51岁的导演在过去十年间,与现年30岁的 Alana,以及她的姐姐 Este 与 Danielle 相处了无数个小时后得出的。尽管他与 Haim 家族的关系实际上可以追溯到80年代初期,即他的童年时光,当时三姐妹的母亲,Donna Rose,是他的小学艺术课老师。当他第一次在电台里听到 Haim 于2012年发布的首支单曲《Forever》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层关系,只是立刻成为了 Haim 的粉丝。“我喜欢她们的声音,我喜欢她们做音乐的方式,我也喜欢她们的样子,”他说。“感觉就像是一见钟情。”

Anderson 想和乐队见面,但她们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他担心一个老大叔突然要求见面,会有点“令人毛骨悚然”。所以他主动提出执导她们的MV,他说:“我只是想让自己得到一份工作。”

他不知道 Este 在 Danielle 和 Alana 刚满16岁时,就把《不羁夜》的电影原声带奉为“终生圣经”送给了她们,他也不知道 Alana 极度痴迷于这部电影。当她们从共同的朋友、Electric Guest 乐队的主唱 Asa Taccone 那里得知,Anderson 正在找她们时,她们惊呆了。“显然我妈妈是见过 Paul 的,”Alana 说。“感觉我们身处同一片宇宙,我们注定是要见面的,只是我们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着尚未相遇,但我们一直期盼着它的发生。

他们约好在 Anderson 家见面,Anderson 和他的伴侣 Maya Rudolph,以及他们的四个孩子住在那里。“我觉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Alana 说。“我们到了之后,我本来不想告诉 Paul 我们妈妈以前教过他的。最后还是 Este 忍不住说,‘我妈妈曾经教过你!她叫 Rose 老师!’那里正是我们友谊的开端。”

接下来的几年,虽然 Anderson 忙于创作《性本恶(Inherent Vice)》和《魅影缝匠》等电影,但他依然愿意抽出时间去做 Haim 乐队的非官方创意总监。他执导了她们的6部MV,以及2017年记录她们《Something to Tell You》这张LP制作过程的纪录片《Valentine》;2020年《Women in music Pt. III》这张专辑的封面照片也是 Anderson 拍的,他甚至还帮她们做了舞台设计。“与三位音乐家建立友谊,并且合作时没有泾渭分明的壁垒,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Anderson 表示:“她们的表演让人兴奋,她们太让我骄傲了!”

Women in music Pt. III

从这点来说,他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Alana 和 Anderson 可以并排坐在纽约一家豪华酒店里互相抢对方的话说,Anderson 还会温和地嘲笑 Alana 复古的70年代造型,以及她丢三落四的记性。他还敏锐地观察出了 Haim 内部的“等级秩序”。“一开始我以为我最怵的会是 Este,”他说。“她是地位最高的,是领导者,而且她是负责管理的人。但是,等你弄清楚动态并真正了解她们之后,你就会意识到,真正应该怕的是 Alana。”

正是在制作2017年 Haim 乐队《Little of Your Love》的MV期间,Anderson 介绍三姐妹与十几岁的 Cooper Hoffman 认识,他是已故演员 Philip Seymour Hoffman 的儿子。当时《魅影缝匠》的剪辑突然出了点问题,Anderson 要求她们在他去处理问题期间照看 Hoffman 几个小时,于是她们带他到附近的一家餐厅打发时间。“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掌控了全场,热络地和我们姐妹聊天,不停问我们问题,”Alana 说。“我想说他不是只有十三、四岁吗?怎么就像我的某个高中同学一样。我没感觉是在‘照看一个孩子’,而是‘我正在和一个男人吃饭’。这真的太奇妙了。我当时想,‘希望我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是像他一样的。’ ”

Alana 和 Cooper 之间这种奇妙的默契,在 Anderson 创作《甘草比萨》剧本期间,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剧本灵感主要来源于电影制片人 Gary Goetzman 在圣费尔南多谷(San Fernando Valley)发生的一些年少轻狂的故事,少年时代他曾在那里靠卖水床垫和打零工挣钱。他加工出了这个故事,一个名为 Gary Valentine 的孩子疯狂爱上了那个名叫 Alana 的25岁“老女人”,他是在 Alana 协助学校的摄影师工作时遇到她的。

当剧本递到 Alana 手上时,她惊呆了,她居然是两个主角之一?当她得知从来没拍过电影的 Cooper Hoffman 将是她合作的另一位主演时,她再一次惊呆了。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年龄差,这使得这对情侣角色显得非常不靠谱,但这只会助长 Anderson 在构思他们故事线时的创造力。“他在情感上异常成熟,相反她却不是,”Anderson 说。“这构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故事,他还未成年,这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谁都不能跨过那条线。那么现在会发生什么?他们的友谊加深了,成长了”。

虽说演员阵容还包括 Sean Penn 和 Bradley Cooper 这样的重量级演员,但 Anderson 也邀请了 Este、Danielle 以及她们的父母 Mordechai 和 Donna 来扮演 Alana 的家人这类小角色。这给 Alana 带来了梦幻般的一天:她们全家人一起在片场拍摄安息日晚餐戏份,在这场戏中,她片中的男友以无神论为由拒绝对食物说祝福语,然后被赶出了家门。(这段戏的灵感来源,是一个真实发生在 Haim 家的故事。)

“因为在疫情期间拍摄以及相关规定的缘故,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全家人头一次聚在一起,”Alana 说,“坐在安息日的饭桌上确实非常暖心,但我其实很怕我爸妈会像天下所有父母一样,讲一些令人尴尬的故事。但也挺好的。无论我爸爸对我们姐妹说什么,每次我们都能笑哭。我们就是这么长大的。”

话虽如此,但拍摄的绝大部分时间,她的家人都是不在她身边的,Alana 需要在没有他们情况下,找到自己的创作之路。“我和姐姐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黏在一起,”她说,“如果另外两个人不在,我会没有安全感、很害怕。但这种感觉也挺棒的,因为我一直想试试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

每当她对此产生疑虑,她都会求助于 Anderson。“我知道,他肯定对我一直说‘我不确定我能否做到’感到恼火,”她说。“一开始,他会说‘你当然能做到了!’到最后,他只会说,‘Alana,你就干就完事了!’ ”v

“最初我只是稍稍有点苦恼,因为恐惧当然是一种合理的情绪,”Anderson 说。“但当你真的很了解某人,你最终会对她说,‘我已经把我所有的信任都给了你,你不能再退缩了,你必须前进,大家都等着你呢。’当她放下这些不安,真正开始认真起来时,我们就能看到她有多厉害了。”

在片场工作中的Paul Thomas Anderson(右)

这种“厉害”包括学习、准备一组驾驶大卡车的高难度镜头,剧情中 Alana 和 Gary 为真实存在的电影制片人 Jon Peters(由 Bradley Cooper 惊艳出演)配送完水床后耗尽了汽油,她挂着空档倒着把车开下了一座高山。为了这场戏,她准备了好几个月,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开过手动挡的车,而且她是个生来胆小的司机。“一开始我一直在发抖,”她说。“但拍到最后,我甚至有了自己的对讲机,我会说:‘收到,我们现在挂一档了。你们准备好开始了吗?’我完全沉浸其中了。”

和大多数 Anderson 的电影一样,《甘草披萨》也是全程在山谷中拍摄完成的。这里是 Anderson 和 Haim 姐妹的老家,他们已经厌倦了这里被诋毁为低配版的马里布和圣莫妮卡海滩度假区。“在40年代,这里是一个美妙的梦幻之地,所有人都为这个浮现于海岸线边的美丽小镇而欢呼,”Anderson 说,“但到了60年代,拥有像《Leave It to Beaver(天才小麻烦)》这样的生活,开始变得不那么时髦了。但去他们的吧,这些人都错了。”

Alana 表示赞同。“从小就听人们说他们不喜欢那样,这让我很震惊,”她说。“我完全不懂。我们有 Casa Vega(一家墨西哥餐厅),有 Art’s Deli 熟食店,有文图拉大道(Ventura Boulevard),这样的生活还需要什么呢?我觉得当人们开始厌弃它的时候,我反倒会为之自豪。我要捍卫它,那些都是我爱的东西。

电影拍摄恰好赶上 Haim 乐队因疫情被迫休假的时期,但她们去年年底已经参加了几场演出,并计划在2022年重新上路。如果计划行得通,Alana 就要重新回到组合中扮演小妹妹这个角色了,尽管她现在多了个电影明星的新身份。(“最小的就是最小的,” Anderson说道。)

至于说 Anderson,他已经在构思他的下一部电影了。“说我不想再回到那个时候是假的,”他说。我们很好奇他会在下一部或未来的某部电影中,再为 Alana 安排一个角色吗?“如果你问我,‘还想再和 Alana 合作吗?’那么答案是肯定的,”他说。“不仅如此,我很期待能和她再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