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意外,2天之后我们就能知道2022年格莱美奖的获奖名单了。这个汇集了全世界音乐人目光的闪亮夜晚,标志着流行音乐最高水准的金色留声机,洛杉矶的紫色落日和椰子树剪影,以及无数名流、华服和直到天明的派对,都能触发无限好奇心和想象力。要是能有机会参加一次格莱美,你需要做哪些准备呢?

Ariana Grande in Grammy Red Carpet

如果说有人对格莱美了如指掌的话,那一定是传奇音乐制作人Jimmy Jam & Terry Lewis。作为The Time乐队的创始成员初尝成功与名望之后,这个二人组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与珍妮·杰克逊(Janet Jackson)合作,共获得了超过20多项格莱美提名,并5次拿下格莱美奖,比如他们1987年主要凭借珍妮·杰克逊的《Control》专辑拿下年度最佳制作人奖(非古典音乐)。

Jimmy Jam and Terry Lewis

在参加了无数次格莱美颁奖典礼后,他们总结出了一份「格莱美内部指南」,接下来,让我们开启你的沉浸式格莱美体验,一起度过这漫长、忙碌、少不了零食的一天。

事前准备

Prepping on the day of show

 Jimmy Jam 

这一天真的老长了。电视预直播一般一两点就开始,正式节目是在晚上五点钟。颁奖典礼会持续三个半小时,所以你必须早点出发。确保你选好了自己想穿的衣服。到了现场你会四处走动,见见人,真的会站很久,所以我喜欢软底的鞋子。我经常穿Prada的鞋,它们很舒服,就像穿拖鞋一样。别穿很碍事的鞋子。

(注:今年格莱美在美国时间4月3日晚上8点开始)

 Terry Lewis :

一般11点左右你就会开始做造型了,如果你妻子或者伴侣也一起去的话,她们也要开始换衣服、做妆发。我一般穿西装或燕尾服。我建议你出发之前吃点简单的小零食——不是说喝酒或者吃那种很刺激的食物,但一定要吃点东西,这样你后面就不至于太饿。

Getting Ready for the Grammys With Bebe Rexha——The Hollywood Reporter

走红毯

Working the red carpet

Jimmy Jam :

我是个不太爱吃零食的人,但一般我会在口袋里带一小块蛋白棒,因为真的很有可能六、七、八个小时都吃不上任何东西。有一年,我记得是2002年,就是我们以珍妮的《All for You》那张专辑获奖的那年,我出门之前没吃东西。幸好斯台普斯中心附近有家麦当劳当时提前营业了,我真的狼吞虎咽地吃下了一个巨无霸汉堡,一点不夸张。得亏那天它开门了。

Terry Lewis :

如果你没有公关,建议你找一个,这样当你走过红毯时,那些媒体人就会知道你是谁。没有人愿意自己带个大喇叭在那喊“对,是,我就是Terry Lewis!” 这也太奇怪了。如果你要跟人会面、对话,记得带点薄荷糖。

Jimmy Jam: 

你会遇到很多人,会有机会对他们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作品,我超爱你的歌”。我就很享受人们走过来对我说,“我很喜欢你和某某做的那张唱片”,我很感激他们的欣赏。我想告诉大家不要对此感到不好意思。这是一年中唯一的一个夜晚,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都聚集在这里,我不喜欢有未尽之言。我们刚刚失去了Taylor Hawkins,去年我们失去了滚石乐队的Charlie Watts,五年前我们失去了Prince。所以我从来不希望明明和那些人呆在一起,却不表达自己对他们的认可,我会去和他们握手,对他们说:“我喜欢你的作品。”

那年我们以 All for You 获得了最佳舞曲制作奖,这首歌采样了Change的 The Glow of Love 。那天晚上我去买麦当劳的时候,一位先生走过来对我说:“你是Jimmy Jam吗?因为你我都买房了。”那个人就是Wayne Garfield, The Glow of Love 的创作者。

最大限度地利用广告时间

Maximizing commercial breaks

 Jimmy Jam: 

首先你当然要在晚会开始前就去上个厕所。

 Terry Lewis: 

会有五到七分钟的录播广告时间,那是上厕所的好时机。所以首先,你要搞清楚洗手间和休息室在哪,然后尽量找一张节目单,明确接下来什么时候颁谁的什么奖,你也不想颁到你的奖的时候,你人还在洗手间吧。

 Jimmy Jam:

如果我有一定要打招呼的人,广告时间是最合适的。我妻子简直就是个雷达,她会说,“哦,某某某在那里,你应该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总有一些人是你当晚一定想见到的。有一年,我很想跟 Kendrick Lamar 打招呼,虽然我们之前见过面,但我就是想保证那天晚上我跟他say hi 了。

写获奖感言

Writing an acceptance speech

 Terry Lewis: 

发言要短小精悍,但注意确保你感谢了所有该感谢的人,因为你很有可能会忘了谁。你需要走上台,与每个人拥抱,你要自己走完那段路……我一直是这种情况的受害者,哪怕是站在我面前的人我都有可能会忘记,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你想感谢的人实在太多了。

 Jimmy Jam: 

我记得(1987年)我们第一次获得格莱美奖时,我们走上台,发表了各自的获奖感言。当Terry走下台时,他对我说,“我忘了感谢我的妻子”,真的。我当时想,“啊哦你完了”。我那时没有这个顾虑,因为我还没有结婚。那天整个晚上,无论我们做任何采访,他都会说“我忘了感谢我的妻子。”所以我的建议是:别担心把最好的留到最后。确保你感谢了所有你需要感谢的人;别着急顺着往下说,你就不会忘了。

如果获奖了会怎样

What happens if you win

 Terry Lewis: 

如果你获奖的时候颁奖礼才刚开始,你就可以回到你的座位上。但如果是在颁奖礼快结束的时候,你就需要为你的家人制定一个应急计划,因为他们没法和你一起去后台。他们得丢下你先走,你还要出席红毯,对于获奖者来说,那简直就像是一个黑洞,你根本逃不走。引座员会告诉(你的家人)他们必须离开!格莱美派对一般会在附近的大楼里举办,约好你们在那见面,或者让你的公关人员把你的家人带到休息室这类地方。

 Jimmy Jam: 

争取拿走写着你名字的信封。在过去的八九年里,我有幸能作为颁奖人出席格莱美,我经常会把信封递给那些获奖的人,对他们说:“裱起来吧。”有几次我们获奖的时候,颁奖人都是拿着信封就走掉了。

Taylor Swift展示获奖信封

颁奖礼派对

The afterparties

 Jimmy Jam:

录音学院(The Recording Academy)会在斯坦普斯中心隔壁举办一个非常棒的派对。从那开始当晚的活动是个不错的选择,也是一个填饱肚子的好机会,因为那里的食物很好吃,通常还有很棒的表演。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参加派对,所以在那里待上一个小时再出来,那时候交通已经很通畅了,然后你就可以去参加任何你想去的派对。

奖杯放在哪?

Where to put the trophies

 Terry Lewis: 

直到两年前,我家都从来没有放过格莱美奖杯。我不想让家里看起来像个Terry Lewis的祠堂。我希望孩子们能感受到,他们的东西——比如他们做的手工或绘画——比我的奖杯更重要。后来我妻子说:“把它们暂时带回家吧。”现在我家里放了格莱美奖杯,有三个就在我面前,另外两个在屋里的其他地方。

 Jimmy Jam: 

我们的格莱美奖杯已经被转移过很多次了。我以前把奖杯放在我们的工作室里,我喜欢看着它们,能给我很多激励。但现在有两个奖杯我放在了家里,其实是我妻子要求的。几年前,我们搬到了一所新房子,她说,“我想在这里放两个格莱美奖杯。”

如果没获奖……

And what if you don’t win

 Jimmy Jam: 

即便没有获奖,那仍旧是一个很棒的回忆,仅仅是和那么多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待在一起就已经很棒了。谁获奖我都很开心。

 Terry Lewis: 

格莱美奖,是在那个特殊的夜晚,为那个特别的奖项所设的,你被选中,而不是被给予,它从来都不是一个既定目标。所以我说,要永远慷慨,为他人感到高兴。你应该希望别人能得到和自己一样的东西。你必须明白这只是整个过程中的一部分,无论赢、输或平局,你都不能让它来定义你。一切都是为了激发创造,我们做到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个人都是赢家,其他的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