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下,“刘亚仁”三个字仿佛已经成了一个形容词——自带深沉的高级质感,很难用某一个框架来描述。他不爱规则,但总能用骨子里最为深沉的爱与情感,造就足以让所有人闭嘴的作品,为自己开辟新的定义与规则,让所有看到他的人都在他模糊而又丰盛的姿态中,产生好奇,然后与他一起一边探寻这个介于黑与白之间的世界。

一边从过去的经历中破旧立新,开拓属于自己的美丽新世界

用可塑性,拥抱可能性

All About Yoo Ah In

帅气又有格调的男星很多,但像刘亚仁这样,只用眼神就能秒杀观众的人,很稀缺。
“高级的性感”是许多人看完刘亚仁电影后,对他的最大印象。刘亚仁的长相在以花美男遍地的韩国演艺圈里,是个另类,用他自己话说,他长着一张“很不均衡的脸”,但这样的“不均衡”反而成就了他的可塑性——

它成了情绪与感受的最佳画板

在这张脸上,太多的情绪找到了最微妙且准确的落笔方式。

看刘亚仁的戏,是一件需要用心去对待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热爱表达的演员,在用自己极致的演绎,去诉说另一个人的悲喜爱恨。你会很容易跟随着他的眼神流转和肢体表达,进入到他建构的戏剧世界中。

这或许也是刘亚仁比起明星,更想成为演员的原因——相比于肩负着表演一个完美社会角色的明星,演员能够体会众多人物的爱恨情仇——或明或暗,亦正亦邪,同时也更能够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去滋养演艺中的表达。

早在今年凭借《无声》二度获得青龙奖影帝前,2018年,刘亚仁的《燃烧》被《纽约时报》评为当年年度十大最佳表演,在这部扑朔迷离的灰蒙蒙的电影中,写意的感受被准确传达——

他的一呼一吸,他脸上的所有微妙但又理应如此的表情,都成了故事情节的一部分

正如《纽约时报》对他的评价:“他绝妙地用懵懂的状态让整部电影沉入更深的迷乱。

他用一张坦诚的、引人注目,甚至让人对他产生误解的脸,但他几乎是反魅力的,这是一次非常严谨的演技展现。

在镜头里,自由呼吸 

All About Yoo Ah In

回观刘亚仁的演艺之路,也并非没有过踟蹰。早在高中时,未满20岁的他就被星探发现,离开家乡首尔出演了他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玉林成长日记》,剧中青春洋溢的奶油小生形象,让他迅速获得大量关注,闪光灯、欢呼声开始涌来。

但他却选择了停止眼前这条肉眼可见会通往名与利的道路,主动为自己制造生活与工作的间隔期——他回到了家乡,沉淀自己。

原因大抵如他在电视剧的发布会上所说:

我的梦想不具体也不华丽,只是喜欢表演,想在镜头里自由地呼吸。

从他当时的日记中读到,悟性高超如他,早在刚刚成年时,面对巨大的名利冲击,就已经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并开始思索自己想要什么:“我不是那种注重外表的艺人,这使我开始审视我的内在。为了真正的我,而不是别人眼中的那个我。演员刘亚仁的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对这些苦恼着。”

后来的他,在对过去的反思中,他逐渐抽离出最本真的部分,然后以那为基础,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演艺新世界,并用作品宣告着他对于自我的回答,——他可以是他,也可以是任何人。从《思悼》里悲惨的世子,到《老手》里狠辣的富二代,再到《芝加哥打字机》里才华横溢、不羁洒脱的文坛偶像,直至让他封神的《燃烧》和《无声》。

对此,刘亚仁曾说:“演戏时,那就是我,所有作品,他们都是生活在我心底的人物。

信奉“艺术不设限”的刘亚仁,在戏外也不断拓展自己的生活——创立艺术工作室、做时尚杂志Tom Paper的主编,同时他也开始写作,用文字的形式,以爱记录和拥抱那些发生过的事件,以及在那基础之上的思考与感受,构筑属于自己的美丽新世界。

在这个新世界里,他不断反思和回顾那些过往的念头,突破陈规并不断提升自我,唤醒自我内心深处的自由天性,开辟新的可能性。在工作与生活的微小罅隙里,许多幽微的感受被他敏感地捕捉。

那些超越语言的感受,被埋进影视表达中,成了所有观众的心领神会

不断执着于在所热爱的生活中接收灵感的讯息,并以此为土壤,让创作在心中肆意生长,这就是刘亚仁。

以崭新视角,重塑美丽新世界

All About Yoo Ah In

“只要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中心,不被任何事物所动摇,集中对自我的信任与爱,坚持不懈地走下去,虽然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但我认为能够达到和大众融洽相处的目的。”
刘亚仁不断为自己打开人生体验的新世界,不断为自己的人生和演艺事业建立基于热爱与真诚的新秩序,一边体验、一边输出,收集人生中那些值得珍藏的感受,然后成为表演的灵感来源。

当下不断在探索中破旧立新的刘亚仁,与速写CROQUIS不谋而合。一贯以富有态度的简洁设计,不断反思衣服和人的关系的速写CROQUIS本季持续带来新启发——希望能同品牌代言人刘亚仁一起。

在过往的生活中收集旧世界的浪漫与温暖,融合自然与未来,重建自我的规则与秩序,并以好奇心为指引,独立而又优雅地奔赴美丽新世界

所有大片均来自「速写CROQU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