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风音乐视频在B站被弹幕刷爆,独立唱片厂牌不断丰富中国音乐场景,音乐节和演出越来越丰富,新一代音乐人的风格进一步多元……属于中国流行音乐正在闪耀着充满活力的光芒开始新的时代。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在不断为当下的华语流行音乐带来兼具创意和质量的好音乐?

这一次,《Rolling Stone大水花》邀请当下活跃的十组风格迥异的年轻音乐人和十位代表着华语流行音乐最高水准的幕后创作者共同呈现当下中国流行音乐的新面貌,听他们分享新一代音乐创作者的奇思妙想,一起为中国音乐发声。

和中国音乐一起发声

(制作人篇)

王海涛

作词人

要保持对生活的敏感

我喜欢观察普通人,好比网约车司机、外来务工人员、健身房的保洁阿姨。我给金池写过一首叫《哭着吃饭的人》的歌,就是来自对社会基层人物群像的观察,吃饭不该是哭时做的事,然而哭着吃下饭的人,内心有什么,背后有什么,是我想写的内容。我希望我能写些对人有关怀的歌词。我自己的创作观念没有过改变——写我认为该写的作品。近些年在与年轻的音乐人合作时,我会试着把自己放在他们的年龄位置上,用尽量理解他们的角度,以我的方式写他们的生活,然而如果对他们不开放心态尝试着理解,我不认为那些作品将会是成立的。

李聪

作词人、音乐企划

中国的流行音乐语言需要建立并发展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健康的“生态”。现在的华语市场看起来正处于一个上升期,好像每个人都有了更多的机会,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有一些,看清自己该如何自处的考虑。在这个自然的迭代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寻找、不断推翻、以及不断建立。归根到底就同样还是一个找到自我的过程。我相信音乐行业的未来会很好

中国的音乐行业会慢慢的形成出它自己的样貌

彭飞

音乐制作人、小提琴演奏家

我在荷兰海牙皇家音乐学院学习时,我的专业课教授跟我说,你现在学到的一切在之后的实际操作中都是要被打破的,你要知道你想打破的是什么,你能打破的是什么,这些都是要有理有据的。当然,做艺术确实需要有不着边际的想法,但在之前,我们要知道人类文明史的历程是怎样的,我们做的突破是要有参照物的。我觉得我们不能在学音乐、做音乐前就思考自己能达到什么程度,

而是当你把所有能学能做的东西都尽可能吸收后,最后再拼那一口气,包括你的人生观、价值观。

邓伊伦

音乐制作人、唱作歌手

现在的音乐市场百花齐放,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做歌,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听到的音乐,但我还是觉得需要有一个行业的标准来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用心的作品。对于我来说,歌曲的核心非常重要,即是它的词和曲。而不仅仅是把歌的躯壳做精致。就像某种食物,你看到包装觉得很好看就买回来尝尝,结果发现不好吃,以后也不会再买了,但当你吃到包装看似简单但非常好吃的东西时,你可能会被瞬间吸引并且记住它。

好的音乐就是这样,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推出的

为什么那些经典老歌现在给它换个编曲我们还会觉得好听呢,就是因为它的词和曲是非常好的。

丁爽

音乐制作人、唱作歌手

不管是什么风格,音乐总归要有它的功能性,就像现在的年轻人压力都很大,听一些旋律简单的作品可以放松心情,或者听到悲伤的歌曲时哭了出来,这也是一种释放内心的方式。

音乐可以穿上任何样子的外套,但它的核心,我希望是可以直击心灵的

所以我也更喜欢沉淀到文字和内心里的作品。现在的音乐市场越来越好,不论是音乐创作者的权利,还是每个环节的工作人员都受到了尊重,行业越来越规范化,每个人也变得越来越有热情。可以唱歌,可以制作,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舒服极了。

常石磊

音乐制作人、唱作歌手

有能力有才华的音乐人其实很多,所谓的火不火不能证明他做音乐是不是幸福的,我欣赏用心、用力、用情感去创作的人,哪怕当下TA做出的音乐没能带给TA成就感,但TA总会有感到幸福的时刻,音乐做到最后更多的还是你生活阅历或是性情促使的由内而外展现出的综合体现。当下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音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音乐,我的内心永远是年轻的,但我不会想要做出比他们更新的东西。

真正有生命力的音乐与年龄无关

交响乐永远都是经典。所以年轻的音乐人们也不要想太多,而是要多去享受它,青春就是拿来燃尽的,一件事你做一下不行,但你天天都做这一下 ,你会发现到最后这一下怎么也比昨天做的更行。

周品

音乐制作人、唱作歌手

华语乐坛一定会越来越好,而且是以大步伐的速度变好,现在来看唱片市场它就是回来了,首先是我自己接手的案子质量提高了,再有就是来跟我沟通的工作人员他们想要深挖音乐的更多可能,以及我自己身边的很多朋友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一首歌。

加上现在音乐市场大环境的变化,音乐变现的方式只能是通过优质的内容来实现

大家都不再赚快钱,也就更能沉下心来做出好音乐,让一首歌的生命更长久。

荒井十一

音乐制作人、打击乐手

有很多音乐人,他们做的音乐可能在我们的华语乐坛还不是主流,也没有太多可以滋养的土壤,为了生活他们可能只能改变创作形式,但可能他们明明是最可能把这个音乐类型做好的人,也更有能力为我们的乐坛带来不一样的声音。

作为音乐从业者,我不希望自己只是这个行业的既得利益者

因为我很幸运,但还有那么多我所欣赏的但没那么幸运的音乐人怎么办?所以我想要尽自己的最大可能去为他们做推广,这不是一件伟大的事,我也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如果有十位像我一样的人去做了,那结果可能就会不一样。

周天澈

混音师

混音工作是音乐制作中的最下游工序,

可能我们更像是一个工匠,完成好上游的人交给我的工作就好。

我自己一直对行业的发展没有太多关注,更多的是精进自己的业务,一是对软件更新的研究,因为硬件很难再出现新的革新了;二就是通过工作的积累来提升自己的审美和工作习惯,你会发现自己混一百首作品可能在技巧上没有什么变化,但会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质变,可以让我在判断作品时有一个新的视角。不过我还是能明显感受到音乐行业的发展,我们与海外市场的距离在慢慢拉近。

赵靖

混音师、SPEEDBUMPS 、MUSIC厂牌主理人

原创音乐的产出对华语乐坛的发展一定是有帮助的,有人写新歌总比没人写好吧,可能他们写了一百首也不一定有一首是特别优秀的,但我们还是要鼓励新人多写,不管什么风格。

好的词和曲一定是会被需要的

在听歌这件事上,我们听歌变的越来越容易,导致我们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不容易被满足,可能我在我年轻的时候听歌喜欢旋律好的,唱功好的,但新一代的音乐人有了很多不一样的创作方式。所以,对于乐坛未来的发展我们也不应该给它设定一个方向,或是我们希望它能成为什么样。

和中国音乐一起发声

(音乐人篇)

BowAsWell

独立音乐人

大一我用了一年时间专门做了一份思维导图,把自己对电子音乐的了解和认知整理了进去。

我发现音乐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的律动

不管是美术还是音乐,都更趋于多元化的发展,可能十年前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音乐风格,但随着现在音乐人的年轻化,新一代的音乐人在创作时想要表达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音乐的可能性也越来越丰富,音乐可以变成很私人的表达。我坚信只要自己做的音乐足够好,它就不会被所谓的营销或市场所影响,只要自己没有迷失,音乐内容的纯度和质量就不会降低。

傻子与白痴

独立乐队

现在的华语乐坛在越来越成熟,正处在一个转变的过程,它自身拥有的听众数量和作品产出的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而且它也有自己的一套运作方式,我们平时也会关注其他地区的音乐作品和市场变化,这是身为音乐人的视野。未来我们希望可以去到更多地区巡演,可能是东南亚、非洲甚至南极,其实就是为了让更多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听到我们的音乐。

可能TA听不懂语言,但靠旋律和情绪就能产生共鸣

音乐没有局限,我们要追求的是更优质的音乐作品。

李丁丁

独立音乐人

我知道自己的音乐不是那么主流,它就是很小众的东西,但又有什么关系呢,音乐创作会越来越私人化,而这种个人化的创作才可以真正实现自我表达,会有一种不能被复刻的独特感。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我就是一个比较喜欢看事物黑暗面的人。

因为我觉得看见黑暗面能带给我现实的真相

也能更加珍惜拥有的美好,我喜欢在探究真相后再去表达内心的想法,所以对于我而言成为创作者要比成为演绎者更有意义。当然,如果有合适的音乐类节目,我也不会拒绝,想让自己的音乐有更广泛的影响,有些挑战是逃不掉的。

颜人中

唱作歌手

好像大家现在听歌会有一个优越感的界限,觉得有的音乐土,有的音乐太口水,可能我也是这个体系里的人,但我一直在想要如何突破。不仅是我,可能现在的华语乐坛就是处在一个瓶颈期,但大家又是在一个平静的状态下在等待下一个突破。你们听我唱《晚安》肯定觉得我是一个喜欢写你爱我、我爱你的人,但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金属乐,新作品中我也尝试了,感觉特别爽!写歌嘛,我可以传达快乐的情绪,也可能记录下我私人的一些负面情绪,因为我觉得创作没有绝对的好或者坏,可能你听到的是一首情歌,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但泡泡会有破灭的一天,而悲伤的歌曲,你在听后可能会有一种反思,就是原来负面情绪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释放。

我希望大家知道,我可能并不只是你们的“晚安男孩”

阿达娃

唱作歌手

小时候我会觉得”华语乐坛“几个字离我特别遥远,但现在它就在我眼前,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但能不能抓得到就要靠我自己了。经常会有人跟我说你的做的音乐太小众了,你的东西太不好理解了,但我觉得大家在音乐上的审美会越来越高。

我们作为创作者不能一味的去迁就迎合市场

我相信火到全球的音乐一定是好听的,但好听的作品却不一定能火到全球,我能坚持的就是做好听的音乐,多多积累,华语乐坛也需要创作者一直努力地去创造新的东西,也许有一天我们新一代年轻音乐人的作品就站上了顶端。

Shii

独立音乐人

可能现在还有一部分人对电子乐有一定的偏见,认为它只是夜店跳舞音乐,这些都是认知局限。过去我们虽然也有以电子乐为主题的音乐综艺,但因为没有演奏性、互动性和风格局限,很少人关注到。

我相信电子乐有更丰富的演绎方式呈现给大众

当下的华语乐坛充满惊喜,或许还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隐藏着没被发现,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多去听听吧!

余佳运

唱作歌手

我相信每一个爱音乐的人对未来音乐发展的方向和期待都会是大体一致的

在音乐这条长河中,我们终究会游到岸的另一边,虽然我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到达,但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变得更好。现在的家长对于从事音乐行业已经有了新的看法,也有越来越的音乐学院在教课,只要你愿意学习音乐,会有很多的机会和可能。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人愿意投身到音乐产业的发展当中,这个行业也必然会变得越来越好,它会出现更多的可能性,也会有更多优秀的音乐人出现,我很希望这样的事可以尽快发生,也很感谢自己能有机会幸运地进入到这个行业当中。

吕彦良

唱作歌手

当下的音乐市场好像更多地是由听众来决定的,大家想听什么,就会有什么样的作品出现,但这些作品可能只是来繁荣市场的。其实我们的华语乐坛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像我们这些新一代年轻人做出来的音乐都可能会被说是小众,但随着时间这些作品会慢慢被大家所接受。

我也希望音乐市场的接受度和包容度可以再高一点

可以有更多能够独立思考的听众,而不是跟着流量听歌的人。真正喜欢音乐的人多了,才能促进市场的积极发展。

苏诗丁

唱作歌手、After Afters乐队主唱

我在创作时不会给自己设置一个主题。大家想要听到什么样的作品我可以按这个方向来,在命题下也能写出好的作品,但是它可能就没有那么自然和自由。

我在创作中的任务应该是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什么样子

那么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什么样子。因为作品和创作者本人肯定是不能分开的,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的作品就会体现出你身上的气质和特质。做音乐人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曾经有想过要放弃,但后来还是觉得,我只能把做音乐这一件事做好,我得继续做下去,会有人真的喜欢我的作品。如果可以,我觉得大家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听歌方式,你会发现这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孤独的利里

摇滚乐队

对我们乐队来说,摇滚市场确实刮过一阵风,而我们只是他们捎带下来的几片树叶,这阵风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刮得更猛烈,对我们的影响只是看看能被刮得多远,可能只有十米,对我们来说就已经很好了,但可能在其他人眼里还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像船一样鼓足风帆的存在,也不会渴望成为被刮进风里拼劲向前的乐队,风的方向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因为它最终的目的地还是要回归到音乐,是过了十年再听还是一样充满力量的作品。

只要我们在创作上绷住一根弦,我们就不会迷失在所谓的这阵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