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 #洞见Break Down
采访:饺饺正;撰文:白熊

进入Q2季度,身边的每个人都像疯了一般地开始陷入忙碌。忙报表忙方案,忙策划忙落地,对于音乐人来说也没闲着,忙创作忙发行。

整个6月,我已经被“Wolf Alice发布新专”刷屏。直到现在,网易云也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播放着第三张专辑的第三首歌曲。

Wolf Alice网易云音乐

三年前,另类摇滚乐团Wolf Alice凭借着第二张专辑《Visions Of A Life》在Arctic Monkeys、Noel Gallagher 等乐坛大佬中脱颖而出,凭藉丰富的曲风融合和音乐层次获得肯定,摘得2018年水星音乐奖,更顺势成为乐界新宠。

这让乐队中的贝斯手Theo Ellis得意了很久,想起他们第一次寻找唱片公司签约时,对方甚至当着面质疑他们并表示他们听起来“根本不像个乐团”,但谁也没想到,乐队成立几年后,就拿上了水星音乐奖,震撼了所有曾经并不看好他们的人。

2018年Wolf Alice获水星音乐奖

今年Wolf Alice发行了乐队的第三张专辑——《Blue Weekend》,所有听过的粉丝都说这张专辑是这支伦敦乐队迄今为止的最佳作品:沉着冷静、有着丰富的关于生活和爱的故事;风格难以捉摸却又相当统一。

Wolf Alice第三张专辑《Blue Weekend》专辑封面

在这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中,乐队4人完全实现了自由地表达自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主唱兼吉他手Ellie Rowsell说,“以前的我们或许会想,’这够不够酷?’,‘这是人们想要我们做的吗?’但这次,我不在乎了,只要我喜欢。我觉得你要到年纪更大,更有阅历的时候才能达到这个境界。”她接着说。“不是说我们再也不管别人的想法了——我们还是在乎的!”

贝斯手Theo Ellis补充说:“自信不代表随便。”

从左至右:鼓手Joel Amey 贝斯Theo Ellis 主唱 Ellie Rowsell 吉他 Joff Oddie
©Jordan Hemingway

听上去,专辑的名字轻松且富有希望,而“Blue”也反映出了专辑中不断起伏着的情绪。你会在”Delicious Things“中畅想自己之后将会坚定的朝着目标前进,也会在”Lipstick On The Glass“中感受到莫名的焦虑与沮丧。

而更多关于新专辑背后的故事,Wolf Alice也在这期Rolling Stone大水花「The Break Down」中和我们一起聊了聊。

1

录制于疫情期间

RS:你们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新专辑的情况吗?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Joff Oddie:我想我们实际上很努力工作,只是没有展现在公众面前。巡演之后我们休息了三个月,我们完成巡演的时候,实在是太累了,我们在第一张唱片和第二张唱片之间并没有真正休息过。所以当巡演结束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休息一下。

其余的时间就是在写歌和录音,这张新专辑比上一张花了更多的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新冠疫情的原因。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只是坐在家里吃着饼干,看着电视,我们一直在工作。

RS:听说你们在录制这张专辑的时候,正处于疫情封锁期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们喜欢这样的经历吗?

Joel Amey:说实话,有点吓人。就像大多数人在开始时一样,我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你困在家里,然后试图保持疫情前我们在工作室里的工作状态。

John帮助了我们很多,他是ICP工作室的老板。我们思考了一阵,然后继续前进。我们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3个月,心无旁骛,就像我少年时代的梦想,像我一直想要的东西一样。

但实际上,一段时间后,我渴望做一些别的事情。因为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音乐上,没有分心,你开始会质疑一些其他情况下你不会质疑的事情,它是双向的。当然多出来的时间,更多的专注,对这张唱片也有好处。

Wolf Alice © Jordan Hemingway

RS:疫情期间这样的录音方式,和以前的专辑的录制有什么不同?

Ellie Rowsell:我认为,正如Joel所说,它在某些方面对录制有好处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时间真正投入到音乐上,我们有时间做更多的实验,可以在专辑中注入一些想象。你可以猜到这张唱片会是一个不同的尝试。

正因为如此,我认为它听起来非常好,而且我觉得它听起来像人们把世界抛到了一边,我想这可能是因为(疫情)的缘故吧,很多时候,我们会把想要的东西都放进去。

除了那些,这张专辑是在疫情之前写的,所以它并没有真正记录下这段经历。

2

共享“蓝色周末”

RS:这张专辑叫做《蓝色周末》,对你们来说,“蓝色周末”是什么?

Theo Ellis:蓝色周末可以解释为两种事物:可能是有点悲伤和忧郁的东西,也可能是蓝色的天空,那真的很美丽,很完美,让人很开心。

所以我想这种双重性是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名字的原因,而这恰好是Ellie说的,当我们刚到布鲁塞尔的时候,在车里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耳边:“我希望能有一个蓝色的周末,在专辑出来的那个周末。”

   当然,一个好的,而不是一个坏的。

Wolf Alice © Jordan Hemingway

RS:你们如何看待这张专辑? 这张专辑与你们之前的专辑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Ellie Rowsell:这是个很难的问题。我认为这张专辑有更多的主题。

Joff Oddie:在这张专辑里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实验了很多音乐的想法。我认为有一个“生活的愿景”,可能这个会更抽象一点。从写歌的角度来看,它给人感觉更加强烈。

我们用在 “生命的愿景 “中学到的东西,来完善专辑中的音乐,这是为了让音乐更好地支持歌曲的写作。当然也许我们并没有做到这件事。

3

热爱中国


RS: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你们中国的粉丝。他们之前可能是高中生,现在成为了大学生,他们听着你们的歌长大。在你们之前的两张专辑中,他们觉得(歌里描述的)很像他们成长经历。  你们还记得第一次来中国的经历吗?对于那些同你们的音乐一起成长的粉丝来说,他们可以从这张专辑获得什么呢?

Ellie Rowsell:哦,是的,我们记得在中国巡回的演出,在北京和上海。

就像之前Joff说的,我们很惊讶外面会有人排队看演出,因为我们没来过中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看。所以我们非常受宠若惊,而且很高兴见到这么多人过来,结束之后我们和所有人都见了面。

这真的很棒,特别是当你到了一个新地方的时候。这让我们非常想再去一次,但很显然这件事情被搁置了,但希望不会等太久。

活动组织者给了我们一次很棒的体验,他们带着我们去吃中国菜,我们很爱中国菜,而且他们带我们去了一个寺庙,我不确定是哪一座。

Wolf Alice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然后我们去了一个摇滚酒吧,看一些中国乐队的演出。那真的很酷,所以…是的,我们度过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

我希望我们所有的歌迷,那些和我们一起成长的人,能在我们的歌中找到一些让自己快乐的东西。

是的,我认为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在音乐中找到了很多的慰藉,它陪伴着我,无论以何种方式。当我感到悲伤时,音乐陪伴着我,在我快乐的时候,音乐能增强这种快感。

4

更多表达

RS:接下来两个问题我想问Ellie,所以在你的新单曲”Smile“中,你在里面做了很多说唱,为什么会有这个改变呢?

Ellie Rowsell:我觉得这是为了适应歌词的需要,当你有很多话要说的时候,这件事情就不局限于旋律,这就是为什么我常常用那样的方式唱歌。

但我觉得这首歌的riff很有重量,让我觉得很兴奋,如果给它添加旋律就感觉不太对。

它需要的是节奏更快一点、有活力一点的东西,我觉得说唱就很符合,并且这样会加强副歌部分的旋律,听起来和主歌特别不一样。

RS:在疫情之前,你们已经进行了很多巡回演出。而且参加了不少的节目表演。当对着真实的观众表演,你们的感觉如何?在你们线上录制的时候,对着虚拟的网络上的观众,那感觉又是怎样的?两者之间的区别,你是如何适应的?

Theo Ellis:我认为你必须把它们作为完全独立的东西来对待。做节目演出时,并不是试图重塑现场表演的气氛。

我想我们学到了这一点,关于现场表演的气氛,那里有很多人分享这样的时刻,挤在一个房间里,你知道那种能量是如何产生的,而你无法复制人的能量。

但疫情也提供了一些独特的机会,使不同艺术形式几乎都通过这些直播流或视频展示,我们有机会与其他音乐家,弦乐手合作,是很好的机会。

我们有另一个和我们一起演奏的人叫Ryan Malcolm,这是一次有趣的经历。又比如说,有一次非常独特的经历,我们在音乐节上一个叫 “石圈 ”(Stone Circle)的地方演出,我想在此之前没有人在那里表演过。

Wolf Alice演出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那天天气很好,而这一切都非常有趣。我们是站在圆形的舞台,所以我们是面对着彼此,你很少有机会观看你的乐队成员表演。

所以,那种能量是独一无二的,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我认为这真的是非常不同的。

我很想当着观众的面表演,我想我们现在都这么想,这会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就是走出去演奏这些歌曲,我感觉我们已经到了可以自如地演奏新歌的程度了,而且重温旧的歌曲也很有趣,所以,希望尽快我们能做到这件事情。

Wolf Alice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RS:看来你们从现场表演中获得了很多灵感。所以不能对真实的人进行现场表演,就像你刚才提到的那样,只能用一种完全不同的线上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对你的写歌会有影响吗?

Ellie Rowsell:我想这就好像,当你写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在录制之前,你需要反复演奏很多遍,也许你能知道哪些歌曲能最好地吸引观众。

我不知道这个说法准不准确,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哪些歌曲会留下,哪些歌曲会被淘汰。但显然,我们没有提前演奏这张新专辑,因为人们在现场用手机录东西,然后会放到网上。

这确实影响了你的创作方式,而且不能巡演,但是这不仅仅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我想这是因为你不想要歌曲被提前放到网上,那样的音质和效果都不是很好。

5

关于乐队成员的Q&A

RS:下一个问题是给Ellie的。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你从Kate Bush那里得到了灵感,而且你希望这件事让你的歌声比以前更具标志性一些,你喜欢这种变化吗?为什么你觉得你想在这张专辑中做出这种改变?

Ellie:我不认为我想要这件事改变所有的东西,这就是对于某一些歌而言,你知道的,并不是同一个声音就适合所有的歌,有时候需要对这首歌的情绪做出一些小小的改变,还有一些歌词。

这个解释…所以说,如果某个人,比如说Kate Bush,给了我灵感,并不代表我就要用那一个灵感去写我所有的歌。它适合一些东西,不适合另一些。

我觉得给我灵感的是她的作风,她真的很大胆。作为那个年代的巨星,她做的事情跟别人都不一样,这超级酷。

RS:这些问题是分别给你们每个人的,第一个是给Joff:所以在疫情期间你有学到什么吗?在等待新专辑发布的时候,有什么事情改变了你的生活?

Joff Oddie:在疫情期间学到了什么?有什么事情改变了我的生活?

如果把两件事放在一起说的话,我觉得我意识到了以前我们不太懂得珍惜。有很多我们一起想当然的事情,比如各种公共活动、演唱会或者别的公共空间。

我想要珍惜我们现有的生活,我们是非常幸运的一个乐队,获得了很多难得的机会。噢是的,就是这样的,非常接近,非常准确的评价。

Wolf Alice吉他Joff Oddie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RS:下一个问题是问Joel:有没有一场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演出?

Joel Amey:中国的摩登天空音乐节。 

因为我们一直想去这个音乐节,但这件事需要一些时间,它大概花了我们六年时间,然后终于去到我们想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时差或者长途旅行之类的东西,总之我觉得这件事非常地生理性感动,当你在一个你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去到的地方得到回应,你看到人们唱着那些歌,并且我们在演出结束之后见到了所有粉丝。这真的很棒,我很希望我们可以再去一次,然后再办一场演出。

Wolf Alice鼓手Joel Amey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RS:下面这个问题是给Ellie的:你能告诉我们这张专辑中,对你而言最特别的一首歌吗?

Ellie Rowsell:我想应该是“How Can I Make It Ok”,它非常特别,因为我感觉我们真的捕捉到了一种很棒的氛围。

我们每次演奏它的时候,你知道的,无论是现场还是录音,我总是能看到人们为它而感到悲伤,并且我们想要达到那样的程度,你知道的,我想我可以从中听到我们四个人的一部分人格,我很爱它。

Wolf Alice主唱Ellie Rowsell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RS:最后一个问题是给Theo的:我们有看到中国的粉丝搬运你发在推特上的自拍,里面有很多墨镜,所以你是真的很爱墨镜或者别的一些配饰吗?

Theo Ellis:我刚刚正在找是不是有墨镜,这是个视频采访,而我通常是带着墨镜的。是的,我很爱墨镜。

Wolf Alice贝斯Theo Ellis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Wolf Alice贝斯Theo Ellis © Instagram:wolfaliceband

RS:所以墨镜是你最爱的配饰吗?

Theo Ellis:是的,绝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