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Art| #艺术先锋Young Talent
By 米奇&子秋

在繁华市井的成都市区,坐落着的一座名为大慈寺的古老寺庙。这里相传是玄奘大师出家的地方,兴起于魏晋,繁盛自唐宋。而就在大慈寺的背后,便是在全国远近闻名,被称为新“宇宙中心”的商业街区太古里。在这里,千年积淀的古朴气息与流光溢彩的现代时尚交相辉映,搓麻将的老年人与三五成群的时髦青年们共聚一地。

而就在最近,人们发现太古里商圈里“拔地而起”了一座眨眼的绿色建筑,屋顶上还有一个晃悠着腿的“熊孩子”:“他”身穿连帽卫衣和球鞋,一身街头潮流打扮,惬意地坐在屋顶边缘,打量着下面来往的行人——奇怪的是,卫衣的帽子里面却空无一物。

PH®成都新店效果图 © PH®

这座巨大的雕塑正是艺术家黄玉龙的代表性雕塑作品《孩子王》。

作为被美国前沿杂志《Complex》评选为“二十五位一定要认识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的黄玉龙。他的雕塑作品常以陶瓷、钢、铝、水晶等为材料——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的他,在结合中国传统陶艺魅力的同时,也用更当代的元素表现着中国年轻人前卫的时代精神。

他创造的身着连帽衫的打坐佛像雕塑,就如同中国当下文化现象的缩影,模糊了中西文化的界限,碰撞出了别样的趣味。

 《弥 Miroku 3》© 黄玉龙

正如《孩子王》俯瞰的大慈寺街区,艺术家黄玉龙一直在尝试打破、融合、重塑东方与西方,传统与潮流的文化界限。

而黄玉龙的巨型雕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座被“孩子王”嬉戏攀爬的绿色建筑又是什么?这是黄玉龙继与电影、潮牌后的又一次跨界吗?

RollingStone大水花带着这些问题,采访到了青年艺术家黄玉龙。

打造中国的街头文化

自千禧年之初接触到街舞和Hiphop文化后,黄玉龙就与其结下了不解的缘分——当年还是大学生的黄玉龙,就在民风相对闭塞的景德镇创立了第一个街舞社团。

从最初的听歌看视频,模仿浮于外在的潮酷打扮,到真正开始理解和挖掘嘻哈背后的文化根基和独立思考,黄玉龙慢慢地将这种不妥协、不盲从的街头文化精神作为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与在创作上的驱动动力,并一直延续至今。

RS:说说你最早是为什么会喜欢上Hiphop?

黄玉龙:在我小的时候,我觉得跳街舞很帅,于是就开始接触Hiphop,并且喜欢上了这种音乐。

RollingStone大水花(以下简称RS):在你的作品中,连帽卫衣的形象深入人心,这个元素为什么对你如此重要?

黄玉龙:这个形象背后是Hiphop歌手Eminem,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同时也是我最喜欢的Hiphop歌手。我之所以用连帽卫衣的作品来寻找共鸣,是因为当时跳舞的朋友比较少。我们在每个城市都只能找到一小部分人在从事这项运动,所以通过我的作品,希望找到更多的志同道合的人与我们并肩前行。

曾数次登上Rolling Stone封面的Eminem © Rolling Stone

RS:你用陶瓷来烧制雕塑,选用这种材料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黄玉龙:因为我是陶院毕业的,在景德镇学习期间,陶瓷是最方便使用的一种材料。在这个环境里我感受到陶瓷这种材料的美妙之处。陶瓷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而这种材料运用在我的作品之中像是一种巧合,但是却又特别适合。用中国传统的材料去表达像Hiphop这样新兴的外来文化,这就是我成长的“大染缸”式的文化环境的缩影。

RS:你同时从东西方文化中汲取灵感,能说说你有哪些灵感来源吗?

黄玉龙:Hiphop里有我最欣赏的一种精神——自信与勇敢;后来由于我进入景德镇这个传统文化的地方去接受熏陶,这景德镇生活的十年间,我彻底改变了对中华传统美学的认知。因此,这两方面共同构成了我的生活方式,我的创作正是在这种生活中逐步产生的。

《如 Party》© 黄玉龙

RS:你觉得像景德镇为代表的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如何与当代潮流文化相结合的?为什么要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呢?

黄玉龙:我觉得所有的结合都是生硬的,我的创作必须是一个从理解到再创作的过程。所以我把自己作为一个消化机器,把所接收到的信息进行转化。我认为,所有为了结合而结合的尝试终将导致失败,在当下我已经看够了这些生硬的结合——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种轻松的、感动人的东西。

RS:你认为中国的街头文化有着什么样的特质?

黄玉龙:中国的街头文化源自那些即将消失的民间的,体制外的,江湖的气质。在今天它已经非常的微弱了,这些都是从学校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只有亲自去街头上才能体会到。

黄玉龙与刘德华联手创作的雕塑作品《分享》

RS:你用雕塑作品连接了很多不同的领域与明星名人,从刘伟强、刘德华、到与吴建豪的潮牌,你的艺术创作是如何实现这样多元的跨界合作的?

黄玉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RS:你下一个想要尝试的新领域是什么?

黄玉龙:未来我想要挑战的是街舞剧。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舞台上编排舞蹈。这些舞蹈根据音乐的长度来进行,一般就在5-6分钟,比较简单和随性。

我想要用更加像音乐剧的方式去呈现,用叙事性的故事和舞蹈让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街舞剧里,会有复杂的情节,也会有角色。我想要设计一种能够延续的、不断重复上演的表演形式。我现在在不停地去尝试,但这件事现在还很难去真正实现。

 《Beginner’s mind 初》© 黄玉龙

黄玉龙与PH®的野心

毕业后常驻在北京的黄玉龙,与同样喜欢嘻哈文化的嘻哈夜店品牌PH®团队一拍即合,决意一起用艺术化的语境,来表达与传递嘻哈文化背后的生活态度。

80后的黄玉龙虽已跨入了“三十而立”的年纪,但他如“孩子王”般充满了好奇、探索、与热血的心性仍旧未改。作为嘻哈夜店品牌PH®的合伙人与艺术顾问,PH®是他挥洒充沛创作欲的最佳场所,是他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共同打造的具有中国街头文化的理想空间。

黄玉龙2017年在PH®北京的个展作品《黄果山》 © 黄玉龙工作室

而坐落在成都太古里的这座绿色的建筑,正是黄玉龙与PH®的又一次全新跨界作品——PH®成都。

成都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嘻哈文化重镇之一,无疑引领与影响着全国嘻哈爱好者们的风潮;而黄玉龙也正携手全新的PH®成都,行进在改写中国嘻哈文化与娱乐图景的路上。

黄玉龙在PH®成都的月球装置作品 © PH®成都

RS:你觉得在成都,嘻哈等潮流文化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存在?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是如何与成都的本土性融为一体的呢?

黄玉龙:成都是一个非常安逸的城市,这里的居民在乎的是生活的幸福感,开心的生活是最重要的。因而他们对于文化有着很丰富的追求,自古成都的文化活动非常发达。同时,成都对于外来文化的包容程度非常高,而且接受起来非常迅速。我觉得这是成都比起北京上海更加有活力的地方。

成都的街头涂鸦 © RollingStone大水花 | 摄影师:林半野

RS:你为PH®成都创作了很多作品,把它当做一个整体的空间装置作品。你觉得在PH®成都之中呈现,与在传统艺术空间之中呈现作品的差别是什么?

黄玉龙:在PH®,我可以把整个空间当成一件作品,这里会有更强的参与感和互动感。这里没有白色纯净的空间保护,使得我的这些作品更有生命力,我喜欢这种比较野的感觉。当然,做这样的作品需要与建筑师紧密合作,我的作品需要与空间结合才能获得更理想的效果。雕塑对于的空间理解与建筑又会不太一样,如果是为艺术空间创作的雕塑作品会比较单纯吧。

黄玉龙在PH®成都的雕塑作品 © PH®成都

RS:PH®成都的屋顶放置着巨大的《孩子王》雕塑?他好像在俯瞰整个街区,为什么要这么设计?

黄玉龙:因为“他”就属于这里。我每次走在这片街区,看着楼下的孩子们帅气地玩着滑板,就像看见我小时候在村头巷子尾玩耍的场景。所以在这里,在一群孩子中间,必须要有一个“孩子王”。

RS:PH®成都入口通道的天花板和主厅的玻璃都塑造出黄昏落日般的光线,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光照设计呢?

PH®成都的灯光设计 © PH®成都

黄玉龙:黄昏日落的光线太迷人了,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就为它着迷不已。这种光线让我感到放松,提醒我可以结束工作,开始喝点儿,享受自己的创作与生活时间。因此,我在PH®成都设计这样的光线氛围,是想把这种放松的感受传达给更多的人。

RS:在PH®成都中,无论是光线、装置、材料、空间设计都有一种独特的氛围,如果说PH®成都就像是独属于潮流青年的“乌托邦”,你们想要打造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黄玉龙:我们这一代喜欢Hiphop的时候,当初是一味地模仿黑人的穿着、发型、配饰。所以我们希望后面的年轻人在接触Hiphop的时候能够更加的自信和独立。其实,玩儿出我们自己的东西是最帅的——PH®成都是我们用文化和艺术的方式去传达这种观念的场所。

RS:你希望PH®能在成都的嘻哈文化乃至整体的青年文化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黄玉龙:我希望PH®这个品牌的核心价值观永远站在文化的角度上。我们想要做的不仅是娱乐,更是通过娱乐这种形式去宣传文化。PH®看起来是一个年轻人喝酒、蹦迪的地方,但正因为年轻人愿意主动来这个地方,我们在这里做出一些有态度的东西,相信他们也会愿意去接受。

在PH®成都的玩家百货陈列的黄玉龙小型雕塑 © PH®成都

RS:你希望你的艺术作品如何介入到当代年轻人的生活之中?

黄玉龙:比如我可以做一些艺术创作,而音乐总监可以做一些国潮类的音乐,活动方面我们邀请很多真正适合中国地区的艺人和歌手。我们希望做一些东西来引导更年轻的一代。

PH®成都新店 © PH®成都

黄玉龙和PH®成都,想要打造的不仅是年轻人生活娱乐的潮流乌托邦,更想要以这个空间作为文化基地,引导年轻一代的“文化自信”,塑造真正扎根于中国本土文化的Hiphop精神。

因此,他们从视觉、音乐、空间体验上打造整体性的文化空间,用音乐和艺术去开辟时代的前卫表达。

PH® CHENGDU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蜀都大道大慈寺路与东顺城中街交叉路口西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