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 #娱乐报道Movies&TV

撰文:Brian Tallerico|编译:亨利周

有史以来最长的颁奖季,终于要在本周迎来终点:第93届奥斯卡奖将在当地时间4月25日周日晚举行。

纵观今年提名,奥斯卡评委们的选择大都在意料之中,但也有一些意外之喜:《犹大与黑弥赛亚》的勒凯斯·斯坦菲尔德(LaKeith Stanfield)!《金属之声》的保罗·拉西(Paul Raci)!《白虎》编剧拉敏·巴哈尼(Ramin Bahrani)!

当然,电影学院成员永远不会完全正确,今年的提名也有爆冷和失望,有一些甚至是在延续电影学院不光彩的历史。

以下是今年最引发公愤的奥斯卡遗珠。

1

《迈阿密的一夜》错失最佳导演和电影

《迈阿密的一夜》电影海报©Amazon Prime

去年赢得最佳女配角后,身为奥斯卡宠儿的雷吉娜·金(Regina King)理应演而优则导。奥斯卡本可以提名一位黑人女演员口碑不俗的导演处女作,但他们选择了不提名。

奥斯卡的最佳导演奖有明显的性别天花板,以至于有史以来只有一名女性获奖。尽管埃默拉尔德·芬内尔(Emerald Fennell)和赵婷打破了导演类别的天花板,值得肯定,但今年本该有三位女导演的名字的。

雷吉娜·金的电影讲述了马尔科姆·X(Malcolm X)、吉姆·布朗(Jim Brown)、山姆·库克(Sam Cook)以及后来改名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的凯瑟斯·克莱(Cassius Clay)在佛罗里达相聚的夜晚,此前几乎所有人都断定本片将入围最佳影片,结果未获提名,可谓是今年奥斯卡的最大遗珠。

2

亚伦·索金错失最佳导演

《芝加哥七君子审判》电影海报©Netflix

很多人认为奥斯卡最佳影片如果不是《无依之地》,那多半又是《芝加哥七君子审判》这种风格老派但契合时事的法庭剧。但今年的提名公布后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亚伦·索金(Aaron Sorkin)爆冷错失最佳导演提名。

尽管该片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提名,并为萨莎·拜伦·科恩(Sacha Baron Cohen)拿下最佳男配角提名,但缺席了导演奖让《芝加哥七君子审判》不再是大热候选。索金此前因剧本获四次提名,以《社交网络》剧本获奖,但电影学院显然并不欣赏他的导演才华。

3

《誓血五人组》遇冷

《誓血五人组》电影海报©Netflix

Netflix颁奖季押宝的是《芝加哥七君子审判》、《蓝调天后》、《曼克》,已经注定了斯派克·李(Spike Lee)的越战片《誓血五人组》成为遗珠之憾……但成为遗珠依然很伤人。

虽然特伦斯·布兰查德(Terence Blanchard)的配乐被提名,但这部影片遭遇了普遍无视还是令人扼腕。不少人都期望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身后获得双料提名者,但他只因《蓝调天后》被提名男主角,无缘双料提名的佳话。

最糟糕的是,奉献了年度最震撼表演之一的德尔罗伊·林多(Delroy Lindo)完全被忽视了,他本该是最佳男演员的有力人选,但他没获任何提名。或许是因为上映时间太久远了?还是是因为MAGA帽子让评委不适?一个肯定他职业生涯的大好机会就这么浪费了,令人惋惜。

4

《蓝调天后》错失最佳影片和导演

《蓝调天后》电影海报©Netflix

Netflix入围影片也太多了。

自首映以来,乔治·C·沃尔夫(George C. Wolfe)改编自奥古斯特·威尔逊(August Wilson)舞台剧的电影就被认为是冲击奥斯卡的大作。就算在往年的正常情况下,这样的电影也会拿下多项提名,更何况是片源减少的疫情时期。《蓝调天后》获得了五项大奖提名,包括最佳男、女主角,所以学院显然是喜欢这部电影的,只是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喜欢。

即使在充分展示了提名者多样性的一年,也叫人难免怀疑电影学院亏待黑人电影的历史是否在重演。今年的最佳影片只提名了8部电影,而他们本来可以提名9部甚至10部的,这种遗漏更像是一种尖锐而刻意的冷落。

5

《世界新闻》大奖缺缺

《世界新闻》电影海报©环球影业

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的西部片契合时事,又很老派,符合奥斯卡评委一度喜欢的风格:放到30年前,《世界新闻》是所向披靡的奥斯卡竞争者。所以提名不够或许是长期被指落后于时代的奥斯卡进步了?

作为环球影业的口碑大作,《世界新闻》获得了今年四项提名(最佳音效、艺术指导、配乐、摄影),但在所有大奖类别都没有获得提名:最佳影片、导演、演员,以及新人海伦娜·泽格尔(Helena Zengel)当之无愧的女配角提名。如果这是1997年,她绝对会被提名的。

6

《760号犯人》错失演技奖

《760号犯人》电影海报©Wonder Street/30WEST/BBC Films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颁奖季的风向变化之快——凯文·麦克唐纳(Kevin Macdonald)导演的《760号犯人》在几个月前还默默无闻,不料声势猛涨,以至于许多预测断定塔哈·拉希姆(Tahar Rahim)和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将获得奥斯卡提名,后者自1995年以来就再未获得提名。毕竟,他们都获得了金球奖提名,福斯特甚至拿下了金球奖。

该片在英国电影学院奖也表现突出,获得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等提名,人们自然而然地认定也会提名奥斯卡。人们错了。

7

《迪克·约翰逊的去世》错失纪录片奖

《迪克·约翰逊的去世》电影海报©Netflix

奥斯卡的纪录片类别一直以来都令人困惑:每年都会有一两部重要影片缺失,而2021年纪录片的遗珠是导演克斯汀·约翰逊(Kirsten Johnson)私人、有趣、难忘的口碑佳作。她对病重父亲的感情化作一封实验性质的黑色幽默情书,拓宽了非虚构电影的类型边界。

也许这就是它被跳过的原因?

8

《曼克》错失剧本和剪辑奖

《曼克》电影海报©Netflix

《曼克》整体成绩亮眼,但因为在某些奖项提名上落选,还是让其公关震怒。

大卫·芬奇的《曼克》背后,是他2003去世的父亲杰克的剧本。一个才华洋溢的儿子为他已故父亲的作品赢得了最佳影片和导演提名,感觉像奥斯卡喜欢的故事。然而不知何故,这部讲述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电影不仅在剧本奖项失手,在其备受赞誉的剪辑奖项上也失手,这或许意味着,《曼克》在大奖之夜有所斩获的可能,比人们想象的要小。

一部关于编剧功劳的电影未能获得编剧提名,是不是很讽刺?

9

2020年初的独立电影《助理》《第一头牛》《从不,很少,有时,总是》

《第一头牛》电影海报©A24/IAC Films/Film Science

所有人都知道,2020年最大胆、最冒险、最特别的独立电影佳作不会入围奥斯卡——毕竟奥斯卡还是奥斯卡。但因为今年总体上缺乏竞争,感觉一些2020年大胆出格的美国电影更有机会脱颖而出。2020年没有了大片挡路,那么何不给真正需要奥斯卡加持的电影颁奖呢?

《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电影海报©PASTEL/BBC Films/Focus Features

事实上,学院本可以也应该抓住机会,比以往更加关注冷门佳片,嘉奖《第一头牛》、《从不,很少,有时,总是》、《助理》等没有在大型流媒体首播的电影。

《助理》电影海报©3311 Productions/Bellmer Pictures/Cinereach

今年有些电影会因奥斯卡提名而获得曝光,吸引更多的观众,如《金属之声》、《米纳里》、《白虎》和丹麦电影《酒精计划》。但另一方面,这些电影也因为低预算、太深奥、离提名截止日期太久远,在奥斯卡赢面上遭遇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