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独家报道 RS Exclusive
自述:Lorde | 翻译&撰文:子秋

在刚过去不久的2020年,我们不仅共同经历了新冠疫情,还见证了南极大陆以18.3℃打破气温纪录。毫无疑问,环境危机越发逼近每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如何调解人类发展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已经成为全世界各领域都在迫切思考的问题。

根据2020年的研究数据,由于气候变化而快速消融的南极冰川可能会释放数十亿吨的冰,足以使全球海平面上升近5英尺。正如比尔·盖茨在他的新书中称:“没有疫苗可以让你摆脱气候危机”,气候危机不仅导致了遥远的南极冰川面临融化,它引起的自然灾害、瘟疫和战争使得死亡率远远超过新冠。

新西兰音乐人Lorde(洛德)就是用亲身经历参与这场思考的其中一员。年仅18岁就斩获四项格莱美奖提名的Lorde以她超乎年龄的深刻思想和极具影响力的音乐为人所熟知。她的首支单曲《Royals》在2012年一经发布随即占据美国Billboard排行榜首长达9周。

Lorde © UNIVERSAL

比起大量创作新歌和接受媒体曝光,Lorde似乎更愿意多花一点时间,用实际行动投入对重要问题的深度思考。尽管我们能在媒体和网络上找到大量对气候问题和环境危机的报道和研究,但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们实际上很难切实体会到问题的急迫性。因此,Lorde决定亲自踏上南极大陆。在她为期五天的考察中,Lorde访问了驻扎南极的科学家和气候专家,并前往受到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的区域。

Lorde的回忆录《Going South》 © Lorde

Lorde在今年二月发布了她的第一本回忆录《前往南方》(Going South),用文字和照片记录她在2019年初的南极旅行,并将这本书的收益用于资助由新西兰南极研究所(Antarctica New Zealand)设立的研究生奖学金。

此外,Lorde还表示将用此次南极考察的经历来命名即将在今年春天发布的第三张个人专辑。下面就让我们跟随Lorde的讲述,一起感受这片神奇而脆弱的大陆吧!

Lorde的南极之旅

Lorde说:“生长在新西兰的人们很认同保护气候环境的重要性。” | 摄影:Harry Were

我从小就对南极洲情有独钟。对于新西兰长大的我而言,对英国和挪威对于南极点的争夺就像美苏两国争夺月球一样——为了国家的荣誉,国家间展开了一场紧张而近乎浪漫的竞争。我翻阅过英国军官罗伯特·法尔肯·斯科特(Robert Falcon Scott)记录着严酷旅程的日记,想象追随着他的脚步踏入条件艰苦的冰原,接连遭遇着冻伤以及同伴的死亡,然后在终于到达极点后,不幸地发现了竞争对手的旗帜——仅仅34天前的。然而,我成长在一个温暖的城市,从未见过雪,甚至无法想象身处南极是什么感觉。

一位南极科学家告诉Lorde,眼前的冰墙每年正以更快的速度融化。 | 摄影:Lorde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人们宣布南极洲发生了融化。我们的世界都在变暖,事实上,水银正以微小的数量上升,使人类逐步走向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在我的想象中,未来的南极是一个巨大的融化雪泥堆,科学家们疯狂地用水桶拯救冰川。我想在南极消失之前亲眼目睹它的样貌。因为我是个流行歌星,而这个世界是极不公平的,所以在打了几个电话和几十针注射剂之后,我就去寻找世界的尽头了。

在新西兰基地附近的冰峰。“看起来就像火星,像是《星球大战》的场景一样。” | 摄影:Lorde

到处都是白色的,非常非常的白。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企鹅,也有美丽的岩石海滩。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你甚至觉得自己可以跳进海中游泳,直到想起海水的温度低于零下。在这里必须戴太阳镜,每天都要戴。我的钢笔在包里冻坏了。我吃了很多又密又甜的能量棒,总是担心自己的牙齿可能会因此掉下来。

Lorde拍摄了一位德国鲸鱼科学家正在观察一条虎鲸。“没什么能比在南极观察鲸鱼更浪漫,但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冷的了。” | 摄影:Lorde

我在这里呆了五天,搭帐篷,在外面露营,在古老的冰川上搭缆绳,和一个德国科学家一起乘坐直升机巡航寻找鲸鱼。我用旧座机给家里打过几个电话。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我曾经认为Met Gala或者VMAs很酷,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比南极洲更酷的了。

美国空军飞机载着Lorde从新西兰到南极洲,往返7小时。”这些飞机上并没有真正的窗户,所以在驾驶舱里,就被这种天光淹没,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 |  摄影:Harry Were

南极洲的麻烦并不能用我想象中的那种科学家带着水桶的方式来解决——虽然这块大陆的部分地区看起来还不错,但有些地区,尤其是南极半岛西部,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要变暖得更快。我在南部遇到的科学家已经南下旅行了40年,他们亲眼目睹罗斯冰架每年都在更快、更远地融化。但对于像我一样缺乏专业知识的人来说,这里永远只是一片千里冰封的无法理解的遥远世界。

一位南极科学家告诉Lorde,眼前的冰墙每年正以更快的速度融化。 | 摄影:Lorde

可以理解,号召保护最珍贵的自然资源这样的语句是非常抽象的,因为在荧幕上的纪录片之外,我们从未亲眼见过这些草原、冰川和森林。我们试图偿还祖辈留下的环境债务,模糊地希望我们的后代能够在一个良好的自然环境中茁壮成长。我们必须看见南极的环境问题,但又不该过多的涉足南极。我们必须保护,而不是占有。这种脱节有时就像看数千英里外的强光——我们知道它近距离是致盲的,但这种刺眼的强度会由于距离遥远而大大减弱。保护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那些我们无法享受或消费、但却可能失去的东西——对于人类而言很难,因为对物质享受的渴望使自然环境被破坏得越发严重。但我现在开始明白了,我希望你也能找到方法。保护像南极洲这样的伟大奇迹,才是人类的关键职责所在。

全球音乐文化媒体

·

品牌总监 | @王米奇Micky
编辑 | @子秋;设计 | @孙毅
📧rollingstonechina@yt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