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Art | #独家报道 RS Exclusive
By 子秋

时尚已经成为我们每天都会提及的高频词。借由一系列的消费行为,例如娱乐、日用品、尤其是服装首饰,我们无时无刻不与全球时尚潮流紧密结合着。

在中国近来几十年的时尚潮流的追逐过程中,“山寨”这个词从没有淡出过人们的视野。无论是尊贵的阿迪王Adibas,身材走形的PUMA,还是近两年火遍老年公园的SUPERME鸭舌帽,你追逐潮流的远房姑妈,带着大金链子的二舅姥爷,或是痴迷球鞋的初中表弟,始终提醒着你一股野蛮但生猛的时尚力量的存在。

背着海淘BV云朵包的你或许对此不屑一顾,但除此之外,我们能在“山寨”狂潮的背后发现什么呢?中国时尚又如何在“山寨”、“复刻”、“高仿”中走出自己的创新路径呢? 

X美术馆近日举办的展览“无尽的服装:研究站”或许是探讨这个问题的一个绝佳出发点。本次展览汇集了来自大中华地区及十个东南亚国家的22位设计师及艺术家的作品,研究和探讨“亚洲”时尚的相关文化叙事,以及它如何被代表并且建立成一个体系。“无尽的服装:研究站”由特邀策展人耶培·乌尔维(Jeppe Ugelvig)和X美术馆首席策展人吴冬雪共同策划。

X美术馆《无尽的服装:研究站》海报

展览的第一部分由一个实物装置和服装工作坊组成。来自广州的艺术家团体“女子天团”用她们的手工制品将1号展厅变成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房间:一块花花绿绿的织物从天花板上垂挂而下,上面绣着长长短短的语句;一台手工缝纫机放置在一旁,地面上散落着手工材料和布匹,使这个空间变成一个凌乱中带有趣味性的服装工作室。现场有许多观众加入工作坊中,用缝纫和画笔亲自参与到服装的DIY过程中。

“把欲望都缝在一起,挑起新的缝隙”,2020,女子天团。鸣谢艺术家

进入第二个房间,首先看到的是一堆数量可观的“山寨”服装像市场甩卖一般地被铺设在台面上,而上方则悬挂着一只麦克风。这个与展览同名的项目《无尽的服装》是一个可实时交互的艺术装置。

山寨歌词展览现场 © X美术馆提供

艺术家团体“山寨歌词”邀请观众朗读出地上这些服装上印刷的文字标志,“CHANNEL COCO”、“WHAT DOES THIS MEAN”……而麦克风会收录这些声音,由语音识别系统转录成文字后,形成若有所指的语句,并出现在背后的显示屏上。

山寨歌词展览现场 © X美术馆提供

在展厅的中央位置,一组充满戏剧性的人体模特军团装置则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观展的人群中间。这些人体模型展示着来自10个国家和地区的当代时装设计师的手工作品。通过对服装材料和形式的突破和重组,我们从这些不同于非大批量生产的服装中重新发掘时装设计生猛的创造力。

沿着展厅侧面的镜像空间扶阶而上,我们来到展厅二楼的小空间,这里展览了摄影师张家诚的部分时尚摄影作品。

随后,我们将穿越两个影像放映空间。第一放映厅展示了5部风格迥异的创意时装短片:《CFGNY x Studio Junbi》《超验的文化》《女术》《捉情侣》《Luke Casey拍摄“一丿”》。第二个放映厅则播放了三部12分钟左右的时装纪录片:菲利普·黄的《寻找绿洲》,胡尹萍的《小芳》,以及苏五口的《他们》。

影像放映现场 © X美术馆提供

在展览的最后一个部分,我们回归到明亮开阔的房间。浅色的房间里装饰着童趣的海豚、月亮形状的彩色塑料板。这里展览了摄影师袁小鹏的作品,以及由他主理的自出版工作室Same Paper的一系列影像出版物。

阅读室 © X美术馆提供

展览《无尽的服装》以山寨歌词的项目名称命名,这句话源于法国符号学家罗兰巴特的著作《流行体系——符号学与服饰符码》。罗兰巴特将流行服装杂志视为一种“书写的服装语言”来分析,将服装看作制造意义的系统,也就是制造流行神话的系统。

在此理论基础上,本次展览汇集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们以“山寨”、“DIY”来挑战服装产业的规模化生产和全球化网络,进而,对产生于这个体系的亚洲内部以及洲际间的移民和文化交流等问题提出进一步的发问。

在《无尽的服装:研究站》中,我们能看到的不仅是设计师的角色,而是围绕着时尚产业进行生产的一系列身份:摄影师、导演、出版人、艺术家等。

女子天团展览现场 ©X美术馆提供

地域范围是本次展览的另一条线索。不同于以往的时装展,本次展览将目光聚焦中国南方以及东南亚地区的服装产业,以及设计师们的创作实践。

展览以著作权、真实性、劳动力、遗产和身份为主要线索,跳过了时尚的主流范畴,转而专注更边缘化的生产和创作空间:从胡志明的布料市场到巴厘岛的独立设计布景;从纽约唐人街的社区驱动型时装秀到马尼拉和雅加达的手工定制品牌。

展览现场 ©X美术馆提供

时尚,或者广义维度上的服装产业是全球化世界中最古老的网络之一:一个不平衡的竞争系统。在这个体系中,商品、身份和形象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通,通过“风格”将碎片化的地理位置连接起来。

“山寨”文化是一种后殖民语境下的讨论。许多学者认为,“山寨”在全球化体系中也具有一种反垄断色彩,自下而上地打破了时尚领域的文化霸权。与此相似,艺术家团体山寨歌词宣扬一种激进的全球化过程:处于时尚生产链下游的地区,通过“山寨”的方式反向地扩散文化影响力和创造力。

这个展览向我们展现了中国南方的时装产业是如何通过“山寨”,与全球时装产业相互联系。更重要的是,一些前卫设计师能够正视“山寨”并且超越“山寨”,迸发出意想不到的创造力,并且颠覆时尚的主流话语。

我们看到设计师周睿的“镂空”紧身连体衣和渔网袜、设计师陈楠的蓝色充气连衣裙、设计师CFGNY的利用纤维童毯制作的连衣裙;我们也看到艺术家团体山寨歌词如何以山寨服装为材料,吸引每一个观展者进行诗歌的集体创作。

从华强北电子市场以假乱真的数码产品,到全国各地仿造的埃菲尔铁塔和狮身人面像……无可否认,“山寨”的确是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不太光彩的一个片段。但与此同时,一部分的“复制”与“模仿”也是一种正常的学习过程,在全球化分工体系之外留下创造力的空间,并最终将导向真正的创新。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是全球批量化生产的“世界工厂”。“中国制造”在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与“山寨”、“抄袭”、“劣质”所联系在一起。而如今的中国设计师和中国品牌正尝试用独特的时尚视角打破这种刻板印象。

Dua Lipa身穿周睿设计的服装登上RollingStone封面 | 1348期,2021年2月刊

许多中国设计师在国际时尚界大方异彩,如Uma Wang、Xander Zhou、陈序之以及本次参与了展览项目的周睿,都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无论是线上媒体,亦或是即将在4月举办的上海时装周等线下平台,更宽广的舞台正在为试图实现突破的设计师们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