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 #娱乐报道Movies&TV

By 亨利周

Rolling Stone大水花最新一期「The First Time」邀请到演员伊恩·麦柯肖恩(Ian McShane),他同我们分享了参演剧集《美国众神》的经历,与曼联足球俱乐部的渊源,和偶像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见面,以及更多台前幕后的精彩故事。

《美国众神》中的伊恩·麦柯肖恩@Starz

麦柯肖恩是英国资深演员,戏龄超过40余年,在80年代因BBC剧集《Lovejoy》走红,2004年,更凭借HBO剧集《朽木》获得国际关注,拿下金球奖最佳男演员奖。他的电影代表作包括《黄金罗盘》、《光明追捕手:黑纪元》、《希望不灭》、《小鬼特务》以及《加勒比海盗》等。

2016年,麦柯肖恩加盟Starz剧集《美国众神》,不过他最初被相中出演的其实是彼得·斯特曼(Peter Stormare)的角色切尔诺博格(Czernobog)。他本人觉得并不契合,在读过剧本后,他对星期三先生(Mr. Wednesday)更感兴趣。

“我说星期三先生感觉更有趣一点。”他回忆道。《美国众神》的编剧和制作人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告诉他这是固定角色,他接下的话必须腾出时间拍一整季,而切尔诺博格更像是客串。麦柯肖恩当时回答:“不管怎么说。星期三先生——我心里想着的就是它了。”

几天后,他拿下了角色。

麦柯肖恩直到拍摄《美国众神》的第三天,才见到原著作者尼尔·盖曼(Neil Gaiman)。那天盖曼刚好来片场,却撞上技术故障,拍摄被迫中止,于是两人得空交谈了一番。

“这是我们美好友谊的开始。”他说道。

麦柯肖恩也是资深的曼联球迷,事实上,他的父亲哈里·麦柯肖恩(Harry McShane)就是足球运动员,曾为50年代的曼联效力。

“曼联是我生活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伴随我成长。”麦柯肖恩说道。他小时候就在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Old Trafford Stadium)对面上学,他相信“曼联是一种生活方式。”

在访谈中,麦柯肖恩还谈到了《朽木》电影版,他最爱的《辛普森一家》,参演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的《疾速追杀》系列等等。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本期Rolling Stone大水花「The First Time」——

Q:第一次接触到《美国众神》?

IM:这说起来很有趣,因为我第一年全年都在和这部剧的创作者迈克尔·格林一起工作,我跟他在2008年的时候合作了电影《列王纪》,随后他们过来找到我,大概是2016年的事情。

Michael的剧组随后给了我这个剧本,他们说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部分,我们希望你来出演,也许你们知道这个角色切尔诺博格,所以我读了这本书,然后我说,其实我不觉得我适合这个剧本。我说这是个很棒的故事但你知道这儿有个更有趣的角色,当然也许你不是很喜欢,是星期三先生。我说这个角色看起来更有趣一些,但其实这无所谓。

随后迈克尔跟我说,你知道的我们聊过这个,你如果要演他的话,也许你不会出演一整季,他说这个角色会更偏向一个客串角色。我说这无所谓,星期三先生是那个更入我法眼的角色,然后大概是三天后,他们回来给了我这个角色。

Q:第一次遇到尼尔·盖曼?

IM:第一次遇到是他来《美国众神》的片场,我和Ricky拍第一场戏的第一天,在多伦多拍摄的第三天,他们有一个技术问题,所以他们两小时没拍任何东西,于是我们凑在一起开始聊天,一段美妙友谊的开始。

Q:第一次看曼联比赛?

IM:我父亲在五十年代的时候也踢足球,所以我也看球赛。曼联在我的生命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因为我在我父亲身边长大,那是他在1958年效力的最后一支球队,他在55岁的时候退休。不过我们是在曼彻斯特退休的,我就在曼联主场对面上的学,曼联是一种生活方式。

他们把那些东西穿上,看着那些红色的衣服在场上飘扬,我现在正坐在这儿,在加州的威尼斯的沙滩上,我能不能把我的围巾扔了,然后泡一杯好茶,开始大喊“曼联!”

不,我不能,但是那是我精神所向。

Q:第一次知道《朽木》要被拍成电影?

IM:他们说这个说了好多年了,当然关键在于剧本,还有把所有人都凑到一块儿。我是说David一直在想这件事,我对此也感到兴奋,我觉得我们做完了这个剧,然后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拍摄是一个超越身心的体验,这就好像回到了那时候一样,即使是在我们拍完14年以后,当然我们在那之后的很多年都保持联系。

那是你能拥有的最奇怪,最快乐且悲伤的经历之一。你知道那是真的,因为当它结束的时候你清楚地知道它真的结束了。

Q:第一次接触到《疾速追杀》?

IM:那是个很棒的想法,而且当我第一次读到它的时候,我就把它列入考虑范围内了。这是个很棒的,表演起来很有趣的客串部分。

当你知道基努…一个死去的妻子、一条狗、一辆不错的车,而且他是个杀手,这所有的设定都没问题,而且新的第二部,第三部都出来了,现在我们可能要筹备在今年晚些时候开拍新一集,而且这的确是一部很棒的电影。

我记得我在亚特兰大拍摄的时候,我潜伏进入了一个午间场电影,我看了前十分钟,然后我看到没有别的电影在上映,我想它的反响应该会不错。

《疾速追杀》中的伊恩·麦柯肖恩@Studio Canal

Q:第一次录制有声书?

IM:我第一次做有声书也是我最后一次做。

不不不,也不完全如此。我其实录过好几本我很喜欢的书,我确实很爱它们,这取决于要录什么书,有时候你很喜欢它们,我现在回来了,但是我在英国的时候录过几本有声书《The Tropic of Cancer and Capricorn Henry Miller》,对于有声书来说那里面的情色意味太重了,但是它很有趣。

随后我录了一部我出演的剧的原著《Lovejoy》。当我录制它们的时候我在想,天呐,难怪我们把书给换了。另外一个原因是,它的确是一本优秀的书

向作者乔纳森·格兰特(Jonathan Grant)致敬。

Q:第一次看《辛普森一家》?

IM:那个跟我工作了很多年的家伙,艾伦·麦肯恩(Allan Mckeown),是我一个剧里的搭档,他后来跟崔茜·尤玛(Tracey Ullman)结婚了,所以《辛普森一家》出现在了崔茜的节目上。是的,而且那剧很好笑。

我记得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它很棒,它一直都被认为是最棒的电视剧,你知道的,那些剧本,非常有趣,他们真的很有智慧,还有那些配音。当然我也配了一个角色,有且只有一个,他写了这个角色,然后说该轮到你上了。

所以,这一部会在今天春天上映,我配了一个每天不停对酒保说话的病人,最棒的地方是没有人计划这件事,因为我说了我不想工作,然后这个电话就打过来了。他们问你想做吗?他们已经写了辛普森然后想让你配音。我说,棒极了,我看看我有什么想做的。

Q:第一次遇到个人偶像?

IM:这有关于一个在弗吉尼亚卢顿郡的美国朋友,她说她有一个朋友从加州过来,想来这儿看看,所以我以为只会多一个人而已,结果那是马龙·白兰度。

然后,我想我大概有将近十分钟说不出话。我只能说,很高兴见到你。你永远不希望自己的偶像滤镜碎掉,而且他非常风趣幽默,非常迷人,然后我只想… 看看你。

到最后的时候他说,我想去一个酒吧听点儿爵士乐,你想一起去吗?然后我想说,不,我不能去,我想要这段记忆就停在这儿,不需要更多。因为我希望自己是他的朋友,但事实上我并不是,我想要这段记忆停在最好的时候。

所以我说,这听起来很好,但是我要回家了。完美。因为你知道这段回忆就会永远地纯洁美好,不会被毁掉。然后下一次我再看到他的时候,是在《巴黎的最后一支探戈》,《教父》的大荧幕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