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 #洞见Break Down 

By 亨利周

Image

2020是The Weeknd大爆的一年,但本可以更大一点的。

他的专辑《After Hours》是去年最成功的专辑之一,无论销量还是风评都成绩斐然,其中的单曲“Blinding Lights”更是令他横扫各大榜单和颁奖礼——在2020年全美音乐奖中,The Weeknd就拿下了最佳R&B歌手、歌曲、专辑三项大奖——直到他撞上了格莱美。

此前,The Weeknd共10次被格莱美提名,3次获奖,但从没获得过主要奖项。按照已知的格莱美逻辑,这将会是他的格莱美之年。 

但事实证明格莱美没有逻辑,或者用越来越多歌手敢于公开发表的话来说,格莱美有的只是秘密委员会的逻辑。于是,2020年11月,格莱美公布了有史以来最莫名其妙的提名名单,在引发的1001个尴尬问题当中(详见下文),“为什么没有The Weeknd?”是最难回答的问题。

许多人为他抱屈,像是曾八度获得格莱美奖的Elton John就直言,“Blinding Lights“完全该被提名年度歌曲和年度制作,推特甚至发起了“#帮The Weeknd讨公道”(#JusticeForTheWeeknd)话题。

The Weeknd也在推特愤怒发言:“格莱美还是这么腐败。你欠我,欠我的歌迷,欠整个行业一份公开透明……”

The Weeknd推特发言

作为音乐人公开反抗音乐界最高权威机构的义举迅速打开了闸门:很快,每个被暗算和打压过的歌手都把多年怨气搬上台面。

Nicki Minaj回忆她2011年痛失奖项的经历:“别忘了当年我有 7 首歌同时登上美国告示牌单曲榜,还是 10 年来创造女性饶舌歌手最高首周记录的人,一直都激励着这一代的人。但格莱美并没有给我最佳新人,他们给了白人男性 Bon Iver !” 2011年后,Minaj总计被格莱美提名10次,获奖0次。

Minaj的批评指出了格莱美长年偏厚白人的争议,Jay-Z,Rihanna,Frank Ocean此前也都曾公开批评格莱美的种族歧视,Kanye West甚至在去年他竞选总统期间,将自己21座格莱美奖之一丢进马桶,直接飙尿,以抗议音乐行业对于非裔音乐人的长期不公。

去年发行了专辑《Manic》的Halsey,也在IG发文说道:“格莱美是一个很难捉摸的评选过程。常常需要幕后私下表演,结识关键人物,秘密渠道宣传,恰到好处的巴结,不会被当成贿赂的贿赂。而且就算能成功走到那一步,还需要答应独家电视表演,确保录音学院在颁奖礼当晚赚进百万广告费。”

“或许有时候他们真的在乎音乐、品质和文化,但不是一直在乎。我只是想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The Weeknd应该有更好的结果,《Manic》也该有更好的结果。或许这不是我该说的话,但我已经不在乎了。我为才华被认可的朋友感到高兴,但我也期望看到更多的透明或改革。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已经因为这篇文章进入黑名单了。“

Halsey IG发言

The Weeknd的加拿大同乡Drake跟进声援,向格莱美喊话:“我想我们应该停下来了,不该让任何有影响力的音乐与这个奖项有瓜葛。接受这个事实吧:曾经是最高荣誉的认可,对于现在和未来的艺术家可能已经不重要了。”

从来没被格莱美提名的Zayn Malik更在社交媒体爆粗怒骂:“去他的格莱美,还有每个跟格莱美有关的人。只有巴结送礼才可能被提名。明年我肯定送一篮子糖。”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Zayn Malik本人并没有可以参选2021年格莱美奖的作品。今年格莱美奖参选截止为2020年9月底,Zayn Malik最新专辑《Nobody Is Listening》于2021年1月发布。

那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没有报名格莱美呢?面对粉丝们的激烈争论,他在稍后补充道:“我的推文无关自己,无关提名资格,而是关乎包容,关乎提名过程缺乏透明,以及制造和纵容腐败不公,种族歧视,钻营取巧来影响投票的大环境。” 他最后呼吁总结道:“终结秘密委员会!”

此外,Wiz Khalifa,Teyana Taylor等歌手也都公开批评了今年的格莱美。

Zayn Malik推特发言

在提名风波数月之后,一再延期的颁奖礼终于要正式开始的前几天, The Weeknd再度发表声明,表示将永久抵制格莱美:“因为存在秘密委员会,我不会再让唱片公司为我的音乐作品报名格莱美奖。”

这是对于格莱美的一记重击,但尽管重击一年胜过一年,现实似乎也没什么改变。秘密委员会把持的格莱美长期落后于音乐潮流,在质量与销量,白人和黑人间,都有着明显的偏好。The Weeknd的爆冷终于把格莱美长期以来的错误集中呈现。接下来将会怎样?

The Weeknd在超级杯中场秀表演©Chris O’Meara/AP

在提名风波后,《Variety》曝光了格莱美主办单位录音学院和The Weeknd的矛盾内幕。据消息人士透露,录音学院与The Weeknd的团队原本就他1月31日的超级杯中场秀表演争执不下——由于格莱美和超级杯相隔仅一周,且都由CBS电视台播出,录音学院担忧The Weeknd的连续曝光不利收视。

在经历了漫长而激烈的谈判后,双方原本同意让The Weeknd在两场活动中都登台表演,但提名结果让The Weeknd措手不及,意识到自己不愿放弃超级杯中场秀的决定,早已触怒了格莱美秘密委员会。

格莱美临时主席兼CEO小梅森哈维(Harvey Mason Jr.)否认了这一传言。他称录音学院与The Weeknd的矛盾完全没有影响The Weeknd的评选过程:”我们得知他将在超级杯表演时都非常兴奋,我们非常乐意他在超级杯一周前的格莱美舞台上表演。”他在声明中说到。“说得更清楚一点,所有类别的投票早在The Weeknd的超级杯表演公布前就结束了,所以这个消息完全不可能影响提名。”

格莱美的官方表态并没有打消The Weeknd的怒火,他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一起准备了几周的表演,结果不受邀?在我看来,0提名=不受邀!”

以及你可能想问,格莱美为什么会有一个“临时”主席呢?那是因为他们开除了指控格莱美腐败不公的原主席Deb Dugan。

Deb Dugan©Rob Kim

Deb Dugan是格莱美史上第一位女性主席兼CEO,但从她2019年8月上任到2020年1月离任,只有不到半年时间。在事实上被开除后,她向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提交了长达46页的诉状,历数前雇主录音学院作为“男性俱乐部”针对性别和种族的系统性歧视。

Dugan在诉状中曝光了格莱美腐败不公的评选机制。据她透露,格莱美提名由12000位投票成员初选,再由秘密委员会筛选出20位提名者。Dugan指出:“包括提名艺人的代理人或关系人的董事会成员,也是秘密委员会的成员。”并且“董事会利用秘密委员会来力捧和他们有关系的艺人。”

Dugan的任命原本是格莱美翻开新篇的尝试。她的前任主席Neil Portnow在2018年回应格莱美评选过程中的性别歧视指控时,称女性如果想要赢得更多奖项,就应该“加油(step up)”,引发强烈批评后被迫下台。2018年播出的格莱美颁奖礼中,Alessia Cara是唯一得奖的女艺人。

在诉状中,Dugan曝光了Portnow在卡内基音乐厅的一场演出后,强奸了某外国艺人。她透露受害人也是录音学院成员,且录音学院一直试图掩盖这一丑闻。Portnow随后否认所有指控。

Deb Dugan在诉状中还指控了知名娱乐律师、录音学院总顾问Joel Katz对她本人的性骚扰,Katz通过律师否认指控。Image

Neil Portnow©Mike Nelson/ Epa/REX/Shutterstock

格莱美在MeToo时代的姿态也尤为突兀。今年的年度制作提名,包括了 Doja Cat的“Say So”制作人Tyson Trax,然而,这其实是Lukasz “Dr. Luke” Gottwald的化名。他去年的成功作品还包括了Saweetie的“Tap In” 和 Juice WRLD’和“Wishing Well”。

2014年,Kesha起诉制作人Dr. Luke在过去十年间迷奸,侵犯和虐待,几乎将她逼上绝路。Dr. Luke否认所有指控,但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格莱美,此后的他以多个化名在音乐圈工作。蛰伏7年后再提格莱美,是他成功复出主流的标志。

尽管绝大多数投票人或许并不知道Tyson Trax背后的真实身份,但一如今年同样获得提名的Fiona Apple提到的,就在2018年,格莱美还邀请过Kesha演唱讲述她和Dr. Luke的痛苦经历的歌曲“Praying“。格莱美今年选择提名Dr. Luke的决定,令Fiona Apple最终拒绝出席颁奖礼。

她在采访中说,如果她得奖,她希望砸烂奖杯以示抗议,然后邀请在场的所有女性上台分享。“但我又担心,我究竟能不能够让所有女性因为Dr. Luke,就抵制格莱美?”

今年的提名也让格莱美种族歧视的长期争议再度甚嚣尘上:今年格莱美奖最佳儿童专辑的提名阵容全是白人,以至于五组提名者中的三组——Alastair Moock & Friends,Dog on Fleas,The Okee Dokee Brothers——在慎重思考数周后,决定退出今年的评选。

他们在声明中称,格莱美奖“无论在此前还是今年,都忽视女性,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表演者“,撤销提名是为长期的不公发声。格莱美在风波后宣布依然颁布该奖,将在剩余两位没有退出的白人提名者中决选。该奖最后由Joanie Leeds获得。

Justin Bieber IG发言

最后,在所有格莱美罄竹难书的罪状当中,还有Justin Bieber前来控诉。今年的他获得四项大奖提名,但仍然颇有微词:尽管他将R&B理念融入专辑《Changes》的创作之中,格莱美居然无动于衷,把《Changes》划分到最佳流行专辑,而非最佳R&B专辑!

他不吐不快道:“我对于自己的音乐,非常注重细节和方向。我一开始打算制作的就是一张 R&B 专辑。《Changes》以前是现在也是R&B专辑。但它并没有被当成 R&B 专辑,这对我来说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