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Art | #独家报道 RS Exclusive
By 子秋

窗外初见绿意,早春的Prada荣宅迎来年后的第一批访客。当人们迈入这座高雅古典的百年名邸,却意外发现,痕迹斑斑的瓦片和砖块被整齐地放置在刺绣缎面上,形态各异的手工陶皿紧密地占据了桌面、壁炉甚至是窗台的每一寸空间。

粗糙的建筑材料、建造工具以及充满朴实的原始感的陶皿和雕塑成为本次Prada荣宅展览的主题。美国艺术家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把Prada荣宅转变为呈现他的陶瓷作品的博物馆“多宝阁”(China Cabinet)。

不同于中国传统陶瓷器具的文雅和细腻,盖茨制作的陶皿充满了一种前现代手工业制品的生命力,以及来自异域文化的神秘魅力。西斯特·盖茨的陶器就像日用品一般散布在Prada荣宅的空间内部,二者之间的文化符号和观看语境的矛盾塑造出“多宝阁”展览无与伦比的艺术张力。

 Theaster Gates, Photo: Delfino Sisto Legnani

作为如今最具有影响力的的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之一,西斯特·盖茨最为著名的工作便是跨学科的社会改造项目。他能够激发历史空间的文化潜能,为日常空间赋予独特的诗意。例如他曾经使废弃的银行大楼成为艺术中心,使无人居住的废弃住宅成为街区的资料馆和展览馆。

盖茨的工作跨度极大,从制作一只漂亮的陶碗到重新塑造一个废弃的街区。但对盖茨而言,他所做的工作都起始于转轮上对黏土的塑造。

从陶艺师到社会活动家

盖茨与他的乐队The Black Monks演出现场 ©Theaster Gates | Photo: Chris Strong

西斯特·盖茨出生并成长于美国芝加哥的黑人社区,从27岁开始成为一个陶工。但后来他的创作涉猎了雕塑、绘画、表演、音乐、建筑等多个领域,并且在历史建筑、街区改造、实验性住房项目上进行了引人瞩目的模式创新。

Storefront sign, 2018 ©Theaster Gates

盖茨称自己始终是一个陶工,他所关注的所有工作都起始于转轮上的黏土。当盖茨打算制作一个罐子的时候,他必须先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底部;而当他打算重新规划一个凋敝的街区的时候,工作路径是相同的。

陶艺的有趣之处在于,它是人类最早能够进行生产制造的方式之一。在一个缺乏技术的前现代社会,或在一个遭遇毁灭性打击的社会里,我们的生活,以及整个社会依赖于人类用双手和黏土一点点搭建起来。

 Vessel, 2020 ©Theaster Gates

盖茨从事陶艺创作已经21年了,但他始终对于这件事感到兴奋:如何从无到有的创造一件物品。而他的工作已经不满足于黏土,而涉及到各种各样的材料。

最初的尝试来自于父亲的沥青锅。盖茨的80岁的父亲做了一辈子的建筑屋顶工,他请父亲与自己合作,通过父亲娴熟的技术把沥青当做黏土,在画布上塑造出新的东西。

 ©Theaster Gates

此后,盖茨的作品越来越大,从杯子和碗变成大型雕塑,他塑造事物的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他把创作逐渐转移到工作室之外,在居住的街区中寻找创作材料。他开始使用建筑中的废弃材料,例如旧砖块、旧水管进行创作,进而,他将房屋整体变成他的创作材料。

 多切斯特计划前后的建筑物对比 © Theaster Gates © TED

盖茨用1万8千美元买下了附近一幢无人居住的房屋。他想办法把这个房子改造成一个富有吸引力的建筑,并且成功地发动了周围人一起改造这座房屋。盖茨将这个房子取名为多切斯特(Dorchester)计划,在里面举办了一些展览和小型社区餐会。

 居民聚集在黑色电影院观赏放映  © Theaster Gates © TED

他还改造了街区中的一个废弃吸毒场所,并把它变成街区的一个电影院,受到了居民的热烈支持。

 收集了废弃旧书的聆听屋 © Theaster Gates © TED

被丢弃的旧书同样被盖茨认为具有价值。盖茨从出版社Johnson和其他快要倒闭的书店里收集了大量书籍,在社区中建立了一个阅览室。

 目前正在改造中的芝加哥废弃学校,这里将会成为艺术孵化基地 © Theaster Gates 

盖茨认为,重要的不只是建造一些好看的建筑,更应该考虑的这些建筑的内部会发生什么。因此,他的工作把“联结”作为核心,考虑在这栋房子和那栋房子之间、 在这个社区和那个社区之间, 可能会建立起怎样的关系。

他改造的建筑不只是街道上别出心裁的装饰品,而是一个能让社区居民更多的参与到艺术和文化活动,更多的建立起相互的交流和理解的生活空间。

旧物品、旧房子、新的生活

斯托尼岛艺术银行 Photo: Tom Harris. © Hedrich Blessing. Courtesy of Rebuild Foundation

在原本是废弃历史建筑的斯托尼岛艺术银行(Stony Island Arts Bank),盖茨成立了重建基金会(Rebuild Foundation),这是一个通过艺术、文化教育推动邻里社区的资源流动与改造的非盈利平台。基金会关注芝加哥南部破败的黑人街区,不仅通过改造房屋和社区公共空间来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环境,同时建立黑人文化中心和档案馆,推动有关种族、平权、地区和历史等问题的讨论。

文化和艺术一直是黑人社区匮乏的资源,西斯特·盖茨认为文化是唤醒一个老旧街区的最好方式。曾经有人质疑,想要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为什么不把资源用于提高社区的基础设施服务,例如交通、诊所这些最迫切的需求上呢?对此,盖茨回答道:“美就是一种基础服务”。

Convex Concave, 2017 © Theaster Gates

艺术和实用物品对于西斯特·盖茨来说是密不可分的。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他用废旧材料去连接美国历史上黑人所遭遇的艰苦岁月。“我想象材料和空间都有生命,它们的内部都存在着某种神圣的东西”。

民间挂毯,2012  © Theaster Gates ©White Cube (Ben Westoby)

从2011年开始,盖茨使用这些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废弃的消防管进行艺术创作。废弃的消防水带在木制支架上平铺而成,体现了战后美国的形式主义抽象美学。盖茨在这里也清晰地保留了消防水管制造商的编码。

1963年,阿拉巴马州的一群黑人儿童和学生展开了他们的平权游行,结果遭到警察以消防水管向人群喷射水柱的驱散。该事件成为黑人平权运动中的一个关键性时刻,消防水管也由此成为黑人平权运动史上的重要意象。

西斯特·盖茨多样化创作模式始终围绕着“黑人社会空间”的主题,关心社会底层黑人的生活境遇与文化历史。他同时担任了Prada集团文化多元化咨询委员会联合主席,以保证时尚行业对于不同种族的包容和多元性,与少数族裔共同创造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文化。

与Prada荣宅对话

西斯特·盖茨个展“多宝阁”,上海Prada荣宅展览现场,摄影:Alessandro Wang

直到今天,制作陶皿对于盖茨来说仍十分具有意义,他说:“我常常发现自己回归陶皿制作。这是我个人艺术实践中重要的精神力量,是其他所有制作形式的基础”。

而陶瓷艺术也是西斯特·盖茨连接各种不同的文化空间的途径。Prada荣宅历经百年时代变迁,几经修缮和改造,最终成为上海最为高雅的花园洋房之一,成为东西文化与不同时代交相呼应的文化交流场所。在这座结合了欧洲古典主义装饰风格的民国建筑里,西斯特·盖茨用陶艺对东方、西方与非洲的工艺传统和美学传统进行了结合,用多元文化激活Prada荣宅的历史空间。

西斯特·盖茨个展“多宝阁”,上海Prada荣宅展览现场,摄影:Alessandro Wang

在荣宅的宴会大厅,西斯特·盖茨作为远道而来的访客,用六个玻璃展柜,以考古学陈列的方式向我们阐释了他的创作主题、他的文化基石、他的创作工具和他的灵感来源。

在有着彩绘玻璃的维多利亚风格的日光室里,桌面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手工陶皿:盘、杯、碗、罐等实用性的陶器和相同工艺的艺术品……盖茨将这个彰显着昔日荣宅主人成功事业的空间转化成一个陶艺工作室。

 西斯特·盖茨个展“多宝阁”,上海Prada荣宅展览现场,摄影:Alessandro Wang

盖茨与Prada荣宅的对话逐渐深入,最终来到了主人的房间,并想象以自己的作品来主宰这个空间。《一些成员生活在天堂》这组装置作品被安排在花园旁隐蔽的封闭空间内,观者只能从玻璃窗外一窥这个诗意空间内的10个釉面黏土人物雕像。

西斯特·盖茨的作品关注“存在于事物之内的生活”的可能性。沥青、砖块、消防水管、旧瓦片,这些平凡的事物是我们搭建生活的纽带。通过特定工艺对废旧材料进行探索,盖茨使其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潜质。

西斯特·盖茨个展“多宝阁”,上海Prada荣宅展览现场,摄影:Alessandro Wang

与Prada基金会合作的第一次展览“True Value”中 ,西斯特·盖茨将家附近倒闭的五金店带去了米兰,把五金店里的所有物品摆进展览空间。对于盖茨而言,废旧材料或是废弃的房屋,它们不只是孤立的碎片,更是与特定的时代和文化背景之间的紧密联系。正是怀着这样的理念,西斯特·盖茨一次次的在世界各地用他的艺术成功塑造出实用且不乏诗意的生活。

“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将客厅里的珍奇柜称为她的多宝阁。”母亲的多宝阁或许启发了盖茨对于瓷器最初的兴趣。在对陶瓷的21年持续研究中,他不断思考釉料的历史以及中国的雕塑史,他希望能通过制作陶瓷展示出自己与陶瓷历史之间的深刻联系。

在Prada荣宅的中国首展“多宝阁”就像是对中国的一种回馈,感谢中国卓越的文化和历史对于世界的滋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