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摇滚明星Rock Star
By 白熊

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被众多文学爱好者奉为经典,它展现了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以及在如此绝望压抑的境况下,书中的主人公还是尽力在生活中挣扎。他通过剖析自己,把自己血肉模糊的内心抽丝剥茧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中有很多经典且悲观消极的文字,比如“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因为我更像一个丑陋的怪物,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做一个怪物。”

太宰治《人间失格》

而其中的那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则直抵读者的灵魂,让人过目不忘,流传至今。这也是太宰治对于自己短短一生的总结:最终,经历过家庭的冷漠、社会的黑暗、人性的算计之后,太宰治遗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这样一句话叫人唏嘘不已。

2021年初,阿修罗乐队发布新专辑首支单曲《生来为人》。这是一张阔别8年的全新专辑,在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沉淀、人生与自我的思考之后,阿修罗乐队早已焕然一新。

阔别8年后的首张专辑《生来为人》封面

阿修罗乐队是一支成军23年的摇滚乐队,最早那首《唤醒沉睡的你》无疑让很多人被“唤醒”,走进摇滚乐的世界。这首歌在四分多钟的时间内展现了国内最早的说唱、摇滚及电音元素,是一次极其大胆的尝试。

“下一个节目”,就让Rolling Stone大水花 和阿修罗乐队的核心人物——#主唱泰然 一起回头看看回到过去,一起聊聊这些年的音乐历程与乐队成长吧。

1🎸

成都最早一批摇滚乐队

阿修罗乐队巡演现场©阿修罗乐队

RS你们是1998年就成立的乐队,所以有很多人说自己是“听阿修罗的歌长大的“,对此你们有什么想法?

TR:哈哈哈,我们有这么老了吗?其实听到这样说也还蛮荣幸的,至少在这部分的青春里面大家和我们的音乐有共鸣和交集。

RS当时为什么想要成立阿修罗乐队?乐队最早的名字是修罗乐队,起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吗?

TR:当时因为很喜欢一部叫做《圣传》的漫画,里面的一个主角叫做夜叉,所以就叫了夜叉。后来才知道北京也有一支叫做夜叉的乐队已经很有名了,所以我们就改用了漫画里另一个主角的名字,修罗。

但后来我们觉得阿修罗叫起来比修罗好听,所以就最后定下来为”阿修罗乐队“。

早期阿修罗乐队在西安半个防空洞现场©摄影师蔡鸣

RS成都的音乐氛围在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大家都关注摇滚乐吗?全国的摇滚音乐氛围又是什么样的呢?

TR:校园民谣是当时的主流音乐,玩乐队人并不是特别多,演出也很少,演出场地更少,看演出的观众也屈指可数,每次都是那几张脸。

那时北京应该是乐队氛围最好的地方,迷笛学校、树村、霍营、五道口等等都是我们向往的圣地。

RS阿修罗乐队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TR:一路巡演,一路酒肉,一路骨肉皮,醉生梦死!

2🥁

阿修罗去哪了?

阿修罗乐队巡演现场©摄影师刘自

RS张惠妹曾经翻唱过你们的歌《永远的快乐》,而你们也和其他领域(广告、动画、影视)接触并合作,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TR:当时因为第一张专辑的发布和市场的肯定,有了接下来较长时间比较好的发展,在影响力和经济上有了不少收获。有那么一段时间还是蛮骄傲的。

RS那之后为什么会在2014年突然宣布解散?

TR:阿修罗和当时的公司有了矛盾,从2006-2008年的时间被雪藏。直到2009年合约结束后乐队才得到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但那时候我们虽然得到了很多演出机会,但一直在吃第一张专辑的老本,重复表演和消费自己,在创作上完全没有凝聚力。2013年匆匆交出来的专辑《阿修罗2》在我个人看来也是一张不及格的专辑,表达混乱,质量缺失。在那样的情况下,解散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除了张惠妹翻唱阿修罗乐队的歌,他们还登上了当时的摇滚杂志《通俗歌曲》
©阿修罗乐团官方微博

RS解散之后,听说你想要尝试电子音乐,那在电子音乐领域是否有重大的进展与突破?

TR:是的,我一直喜欢电子乐,2000年还发表过个人电子专辑《欢迎来到行星玛法卡》,也算是国内电子先驱了吧,哈哈哈。

停下乐队之后开始我就开始了电子流行的尝试,也在新的公司帮助下发表了EP《Nice to Meet you》,因为制作团队都来自于主流音乐圈,所以EP也是一张向主流靠近的设定。但是整个尝试在EP发行之后因为反响平平没有继续延续。

当然尝试新的音乐风格本身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最终在2018年以另外一个名称为新起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电子音乐风格,目前已经发表了数张专辑和几十首作品。

3🎹

八年的沉淀

阿修罗乐队主唱泰然©摄影师大地

RS乐队整整八年没有发过新歌,这八年你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TR:这八年除了担当幕后制作了很多商业项目,也一直也在进行各种创作和风格尝试,虽然自己的电子Project发表了很多作品,但阿修罗却一直没有找到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和表达主题,一直在各种商业演出中消耗自己,有点迷失自己的感觉。

RS对比之前乐队的繁忙巡演与定期创作并产出新歌的状态,你有后悔过曾经的解散决定吗?

TR:完全不后悔,那时的阿修罗状态非常糟糕,一年出不了一首作品,连排练和演出都成了我巨大的心理负担,如果当时继续下去,只有解散这样一个选项。

乐队排练时的主唱泰然©骑马回唐朝

RS从乐队成立再到解散,又经历了八年的沉淀;作为成都音乐发展的见证人之一,你眼中的成都音乐发展状态是什么样的?

TR:成都是文艺创作的极好土壤,再加上年轻一代的音乐人借助网络,有了自己的发声方式和发展道路。成都不单单乐队音乐,嘻哈、电子、民谣、网络歌曲等等都诞生了很多国内知名甚至国际知名的音乐人,说明成都的音乐发展状态是良性的。

RS这是否也影响了你之后的音乐创作方向?

TR:我个人目前的感受是,音乐创作受外界的影响肯定有,但最终还是要由自己作为个体来体会和表达。所以我现在很难判断这是否影响会我们之后的音乐创作。

4

无法拒绝的成长

专辑《生来为人》MV拍摄截图

RS能和我们说说关于新专辑《生来为人》吗?关于它背后的创作灵感,以及创作途中出现的小插曲或意外惊喜?

TR:新专辑是从差不多从2020年夏天7-9月三个月的时间完成的,这张专辑的表达不再是以前“傻白甜”似的表达,我开始静下心来归纳自己这八年来的经历和体悟,用歌词把它们讲诉出来。

这张专辑是由我和阿修罗吉他手冯晨曦一起担当的制作人。其实在制作这张专辑之前,我和他之间有许多误解,产生了许多人际上的危机。但通过这张专辑的制作,我们在音乐中去了解对方,信任对方,冰释前嫌,达成了空前的默契,这张专辑里面有两首歌曲甚至是在一个下午就完成了创作和制作。这是这张专辑八首作品之外最大的收获,也是我和他的一次共同成长。

RS《生来为人》是否正是你目前的心境表达?

TR:是的,这张专辑的八首作品都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矛盾的个体的许多感悟表达出来。包含了爱、恨、梦想、生命、离散、痛苦、欲望、回忆等等人皆有之的感悟。先行发表的同名单曲《生来为人》算是点题之作吧。

RS很多人说,这首歌的风格是以前的阿修罗,但从设计与听后的感觉还是能感觉到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对比20年前的阿修罗,现在的阿修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TR:阿修罗终于开始愿意接受无法拒绝的成长了吧。

RS:听说你们之前还拍过一个非常有趣的《夜魔》MV,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TR:《夜魔》MV的拍摄源自于我和一个导演朋友黄绯红的脑洞,疫情期间我们都在隔离,经常通过网络进行交流,大家都有许多中二的想法。他刚好想拍一个自己的赛博朋克风的故事短片的宣传片,我们一拍即合。我和他都觉得阿修罗《夜魔》这首老歌很适合作为BGM,所以阿修罗趁机便拍了一个MV。这个MV目前还在制作中。

专辑《生来为人》MV拍摄截图

RS在当下的成都音乐氛围中,阿修罗乐队是怎样计划之后的发展的? 

TR:计划赶不上变化!沉寂八年,对于现在的乐迷来说,阿修罗就是一支新乐队,乐队赖以生存的东西还是作品,还是先踏实创作吧。

时隔八年,阿修罗再次回归,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这无疑是一种惊喜。

而在阿修罗被迫解散的日子里,主唱泰然再一次思考了人生,感受到作为世间最大的矛盾体——人类,有太多的无奈与遗憾。“人类就是这样,在自我和叙事自我之间矛盾不已。”泰然说。

“一场让所有人都恐惧的瘟疫,生离与死别的场面…虽囿于贪婪、傲慢、欺骗、欲望的修罗场里,也无力去改变并挑战这一切,却始终无法放弃自我,放弃对这个世界所有苦难的控诉,于是便有了这张专辑《生来为人》”他继续说。

这也是成年人步入社会后终将面对的现实。八年前,阿修罗唱着”如果现实冰冷无奈,我愿沉睡梦中。“而在八年的自我成长与反思后,阿修罗面对日渐糟糕的生活环境、利欲熏心的复杂人心、底层人民的无力挣扎,选择将这一切直面呈现给大家,引起思索。

很多人会认为这首歌足够绝望,但泰然其实想告诉大家:个体的力量是有限的,群体的意识有时也很薄弱,我们只能适应这个社会,但最重要的是,别被它改变与影响,而是在其中自我成长与进步,就像这八年来的阿修罗乐队一样,永远真实与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