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Music | #独家报道 RS Exclusive

By 子秋

从奥巴辛修道院空灵的赞美诗,到俄罗斯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的新古典主义芭蕾舞曲《春之祭》;从披头士的摇滚乐,到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的街头嘻哈,音乐长久以来启发着CHANEL无穷的灵感,带来了无尽的活力。

嘉柏丽尔·香奈儿(Gabrielle Chanel)在巴黎的公寓中,与她的挚友们分享对于音乐的兴趣,其间有被誉为“巴黎皇后”的钢琴家米西亚·塞特(Misia Sert)、歌剧女歌手玛斯·黛维莉(Marthe Davelli)、巴黎青年作曲团体“六人组”的弗朗西斯·普朗克(Francis Poulenc)与埃里克·萨蒂(Erik Satie)等等。她曾慷慨资助《春之祭》的改编,并与斯特拉文斯基在书信往来中畅聊彼此的创作,嘉柏丽尔·香奈儿曾说:“是斯特拉文斯基教会我什么是音乐”。

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则将走在时代潮流前沿的先锋音乐搬上巴黎大皇宫的发布会舞台。音乐和时装都是对于时代潮流最敏锐的艺术之一。他与风格迥异的音乐家们保持着紧密的跨界合作,如塞巴斯蒂安·泰勒(Sébastien Teller)和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并邀请他们参与CHANEL的品牌活动。

嘉柏丽尔·香奈儿相信,“Fashion fades, style is eternal”(流行稍纵即逝,风格永存)。下面就一起来看看CHANEL如何在兼收并蓄的音乐中把握时代脉动,在瞬息万变的时尚中贯彻恒久的品牌风格:崇尚自由、以及对艺术的敏锐与热爱。

迈向革新的年代

1910年代的巴黎汇集着无数新生艺术家,涌动着鲜活的现代主义气息。一场绘画的现代主义革新由毕加索和马蒂斯在巴黎北部的蒙马特刚刚掀起,印象派画家雷诺阿、诗人马拉美、以及作曲家德彪西等文艺界名流围坐在米西亚·塞特举办的高雅沙龙里。与此同时,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创新芭蕾舞剧《春之祭》正在香榭丽舍剧院上演,讲述了“一个少女作为春天的祭品要求跳舞至死”的悲剧故事。其超前的表达形式极富冲击力,引发了大量的争议和混乱。

《春之祭》在1913年公演时的定妆照 ©Tribune deGeneve

嘉柏丽尔·香奈儿在1917年遇见了米西亚·塞特。米西亚既是卓越的现代巴洛克风格钢琴家,更是巴黎艺术圈的灵感缪斯以及重要投资人,她引领着巴黎彼时的时尚风向,成为上流社会竞相模仿的对象。嘉柏丽尔·香奈儿加入了米西亚的沙龙,由此也变成这个沙龙的活跃人物,围绕在音乐家们身边聆听巴黎最精湛的演奏。

嘉柏丽尔·香奈儿、米西亚·塞特与她们的朋友们在海滩,1925 ©La Canelphile

米希亚是嘉柏丽尔·香奈儿的时尚引路人,通过她的引荐,嘉柏丽尔·香奈儿结识了俄罗斯芭蕾舞团创始人谢尔盖·迪亚吉列夫(Sergei Diaghilev)以及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并开始为舞团设计服装,与毕加索等人一同工作。

嘉柏丽尔·香奈儿与斯特拉文斯基在餐厅,1917,摄影师Roger Schall © Tatler

斯特拉文斯基的新古典主义音乐《春之祭》被认为是世界音乐史的转折点,开创了现代音乐的先河。1920年,在嘉柏丽尔·香奈儿的赞助下,改编版《春之祭》在巴黎再度公演,传统芭蕾被转化为一种当代艺术形式,与音乐、服装设计、舞台设计相结合,给观众带来前所未有的艺术体验,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和极高的评价。

自由起舞的年代

1920年代巴黎的派对场面 © History Collection

伴随着卡巴莱歌舞厅(Cabaret)中爵士乐韵律的自由舞动,一战后的欧洲和美国迎来了经济持续繁荣的黄金时期。在法国,这十年被称作“疯狂年月”(Années folles),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社会、艺术、文化活力。前所未有的城市化浪潮席卷大众,摩天大厦拔地而起,有声全彩电影几乎在一夜之间席卷全球。

在这个咆哮的20年代(Roaring Twenties),崭新而自信的现代女性面孔是最引人注目的社会文化潮流。出现在20年代的新一代女性被称为”飞来波女郎”(Flapper Girl),她们听爵士乐、剪Bob短发、穿着直筒裁剪的短裙,驾驶汽车在公路独自旅行,挥舞着手臂在歌舞厅放肆地跳舞。嘉柏丽尔·香奈儿坚持舒适与行动自由至上的理念,早在1910年代就推出了使用男装面料的宽松女士运动衫,并在舞台服装设计中继续贯彻这个理念,对时装和女性身体进行了一次相当成功的变革。

嘉柏丽尔·香奈儿认为,服装设计应该“永远摘除,绝不添加,没有什么比身体的自由更美”。在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新剧《蓝色列车》中,嘉柏丽尔·香奈儿为舞蹈演员创新地设计了柔软舒适的服装,塑造了20年代上流休闲生活中行动自如的游泳、高尔夫、网球运动员形象;其中两套戏服成为伦敦的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博物馆的馆藏。《蓝色列车》以其不可思议的现代性,成为卡尔·拉格斐在1998春夏高级成衣系列中的泳装设计的灵感来源。

《三个音乐家》,毕加索,1921 © MoMA

追随着爵士乐的时代脉动,在位于巴黎第八区的卡巴莱歌舞厅“屋顶上的公牛”(Le Boeuf sur le Toit)中,嘉柏丽尔·香奈儿跻身前卫艺术家与音乐家之列,与毕加索、作曲家“六人组”、法国诗人皮埃尔·勒韦迪(Pierre Reverdy)等人相谈甚欢。1920年代是随着音乐摆动的年代,毕加索在1921年创作的立体主义杰作《三个音乐家》就以他和他的朋友们为原型,描绘出人们在音乐中忘我舞动的场景:三个音乐家分别手握双簧管、小提琴、手风琴,一边演奏一边扭动身体陶醉其中,红黄蓝三色的几何图形在画面中跳动,传达出轻快愉悦的情绪。嘉柏丽尔·香奈儿的身影在纵情狂欢的人们之间穿梭,用惟妙惟肖的刺绣装饰和夸张奢华的珍珠配饰呼应着这些在现代生活中随性舞动的身体与他们个性独特的生活方式。

纵情摇摆的年代

肯尼迪总统与穿着CHANEL套装的杰奎琳·肯尼迪,1961,摄影师 Cecil William Stoughton

二战结束后,嘉柏丽尔·香奈儿从旅居9年的瑞士回到巴黎,再度开启她的时装事业。从2.55手袋到经典的斜纹软呢套装,60年代的CHANEL已深受知名影星与政要名流的钟爱,尤其受到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的大力推崇。在“第一夫人”的带动下,CHANEL成为了60年代巴黎优雅时装的时尚标杆。

《INSIDE CHANEL》 © CHANEL

在伊丽莎白·泰勒和肯尼迪·杰奎琳等一系列最知名的上流女性穿着CHANEL的同时,摇滚乐与嬉皮士运动则定义着60年代前卫青年的摇摆节奏。70多岁的嘉柏丽尔·香奈儿曾经专程前往伦敦,只为观看披头士乐队的现场演出。嘉柏丽尔·香奈儿从来都是那个在咖啡厅热烈演唱着《谁见过Coco?》的活泼女孩儿,就如同在50年前热情拥抱现代主义音乐一样,她从不抵触新生的文化潮流,而是对此兼收并蓄。

百花齐放的年代

在1983年接手蛰伏十多年的CHANEL之后,卡尔·拉格斐迅速在时装界掀起一场革命。他在纸醉金迷的时代气质中延续嘉柏丽尔·香奈儿为CHANEL奠定的摩登典雅风格。他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在秀场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幻华美的梦境,而直击灵魂的音乐始终是启发拉格斐时尚灵感的重要来源。

《Les Musiques Que J’aim》的专辑封面 © Vogue

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卡尔·拉格斐都是一个狂热的音乐爱好者,一生拥有300部iPod——他甚至雇用了一名保姆负责整理和更新这些iPod,只为时刻紧跟音乐潮流。2006年,Vogue杂志联合卡尔·拉格斐推出音乐合集《我所爱的音乐》(Les Musiques Que J’aime),收录了他在家中和工作时最爱听的25首歌——从新民谣《I feel like a child》到另类摇滚《Romacesca》,从斯特拉文斯基到乔金(Joakim),在这张风格多样的专辑中,我们得以一窥拉格斐兼收并蓄的音乐品味。

卡尔·拉格斐的秀场是时尚与音乐的完美结合。他常常独具慧眼地邀请独立乐队和音乐人为时装发布会配乐,或现身T台演出。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跟随音乐的线索,来回顾几个CHANEL最具代表性的经典秀场。

Hercules & Loves Affair

2008秋冬高级成衣时装发布会 © Tony Barson Archive 

卡尔·拉格斐对来自纽约的Nu-Disco/Disco乐队Hercules & Loves Affair情有独钟,两度在时装发布会上选用他们的歌曲。在2008年CHANEL秋冬季高级成衣时装发布会上,拉格斐在T台中央搭建了一座三层楼高的金色旋转木马,四周装饰着被放大的CHANEL经典纽扣和蝴蝶结。随着Hercules & Loves Affair唱起“作为一个孩子,我知道星星只会越发闪亮”,模特逐个走进这个充满浪漫气息的旋转木马。

2010/11早春高级成衣时装发布会 © CHANEL

在CHANEL的2011/12早春成衣时装发布会上,Hercules & Loves Affair最热门的单曲《Painted Eye》以三个版本贯穿15分钟的时装秀。在法国东南部的度假胜地安缇比斯海滩,模特身着CHANEL经典的黑白配色泳衣,在电子鼓点与小提琴交织间漫步,摩登而优雅。

Florence + the Machine

2012早春高级成衣时装发布会 © CHANEL

新灵魂乐及独立摇滚乐队Florence + the Machine受邀为2012年春夏高级成衣时装发布会进行现场表演。巴黎大皇宫被打造成一片晶莹剔透的水底世界。巨大的牡蛎贝壳在竖琴拨动声中缓缓打开,主唱Florence身穿黑白流苏长裙,如维纳斯诞生般出现在舞台上。《What the Water Gave Me》受到跳河自杀的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启发,而歌名来自超现实主义女性画家弗里达(Frida Kahlo)的同名画作。

Chormatics

2013年春夏时装发布会 © CHANEL

复古电音乐团Chormatics负责了CHANEL的2013年春夏时装发布会的配乐,在现场依次演出了《Tick of the Clock》《Lady》《I Want Your Love》《Running Up That Hill》以及《Kill For Love》五首歌曲。

Chormatics在2013年春夏时装发布会现场演出 © CHANEL

等比大小的风力发电塔在T台两侧排成纵列,CHANEL经典的珍珠项链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质感,与Chormatics的缥缈的电子音乐搭配,充满浪漫的未来主义气息。

Pet Shop Boys

2015年春夏时装发布会现场 © TIME MAGAZINE

Pet Shop Boys是英国的流行电子乐男子二人组,他们的《I’m Not Scared》以及《It’s Alright》出现在CHANEL的2015年春夏成衣时装发布会中。这一季超乎寻常地拥有丰富的色彩,在高昂的进行曲中,模特身穿五彩斑斓的服饰无畏地行走在巴黎街道上。

卡尔·拉格斐在接受采访时讲道:“我希望人们能按自己的喜好穿着CHANEL,能够勇敢地做自己。”

《Go West》专辑封面 © Pet Shop Boys

《Go West》最早是70年代同性恋解放运动的号召之歌,1992年Pet Shop Boys在曼彻斯特的艾滋病慈善晚会翻唱了这首歌,使它一下子家喻户晓,并在MV中赋予它额外的政治含义。到了2006年,《Go West》则成为世界杯的官方歌曲。卡尔·拉格斐在2018年的时装发布会上使用它作为压轴曲目。

2018/19早春时装发布会现场 © ELLE

2018/19年早春时装发布会以航海为主题,在巴黎大皇宫的T台中央放置了庞大的轮船模型。这个灵感来自于嘉柏丽尔·香奈儿与威斯敏斯特公爵共同度假时乘坐的豪华邮轮,这艘邮轮常常带着他们前往香奈儿此生最爱的威尼斯。

在时装发布会的最后,《Go West》熟悉的小号声响起,卡尔·拉格斐从泰坦尼克号的登舱口出现,向观众挥手致意。正如歌曲中描述了一片没有苦难的应许之地,这位造梦师在CHANEL创造了浪漫的时尚乌托邦。

There where the air is free

we’ll be what we want to be

Now if we make a stand

we’ll find our promised land

Pharrell Williams

Pharrell Williams在”CHANEL Pharrell Collection”短片中 ©Vogue Britain

作为CHANEL为数不多的男性品牌大使,美国说唱巨子与时装设计师Pharrell Williams多年来与CHANEL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

CHANEL Pharrell Collection ©Royist

2016年,Williams走上T台为CHANEL担任时装发布会模特,2017年又担任了嘉柏丽尔手袋的广告代言。2019年,Pharrell Williams与CHANEL的合作进一步深化,联合推出了“胶囊”系列时装,用街头文化结合CHANEL风格打造无性别街头着装。

INSIDE CHANEL

对于CHANEL而言,时尚不只是标志性的斜纹软呢套装或珍珠项链,更是弥散在风中的香氛和回荡在空间的音乐,是瞬息万变的灵感和贯穿时代的理念。

自CHANEL诞生之初起,音乐便流淌在CHANEL崇尚自由、向往浪漫的品牌基因里。在波澜涌动的时代潮流中,音乐与时尚总是一次次地不期而遇,紧密联系。

点击连接,观看INSIDE CHANEL 香奈儿故事短视频,了解更多你所不知的嘉柏丽尔·香奈儿与音乐的故事。

品牌总监 | @王米奇Micky
编辑 | @子秋;设计 | @孙毅
📧rollingstonechina@yt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