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 #封面人物RS Cover
撰文: Brittany Spanos  编译:白熊

经过两年的动荡与不安后,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发行了一张令人期待的新专辑。她带着崭新的形象,讲述了她心中的英雄和那些梦醒时分;也因为这张专辑,她终于得到了自己应有的尊重。

见到麦莉的时洛杉矶圣费尔南多山谷的太阳刚刚落山。她整个下午都和制作人安德鲁·瓦特(Andrew Watt)呆在自己家的工作室里。她的新专辑《Plastic Hearts》早已发行,但两人仍有很多锦囊妙计等待着付诸实践,比如在即将发行的合辑中翻唱金属乐队1992年的单曲《Nothing Else Matters》。

Miley Cyrus©Mick Rock

2019年9月,麦莉搬进了与卡戴珊姐妹( Kardashians)、德雷克(Drake)、和杰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为邻的社区。起初,这个奢华的封闭式社区对她来说有点“冷淡又拘束”。而今天,留着一头金色鲻鱼头、穿着一双靴子和一件CBGB印花背心的她,看上去的确更像是纽约东村Trash&Vaudeville大街上的朋克少女。

当我们见面时,麦莉离她28岁的生日还差几个星期——考虑到她成名已久,这听上去甚至让人有点难以置信。青少年时期,因为在迪士尼频道的电视连续剧《汉娜·蒙塔娜》中扮演角色麦莉·斯图尔特,她早早地就被“送”入了数百万孩子的家中。

《Plastic Hearts》是一张向最狂野的摇滚岁月致敬的专辑,讽刺的是,这确是麦莉本人最专注清醒的一次。“之前有人对我说,‘我把你看作一只无法被束缚的自由的小鸟。‘”麦莉说道,“我并未这么觉得。我感到很沉重;我是自由的,但我也有责任感。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自己的身心健康。”

但在这之前,她不得不花两年时间度过了一段“拧巴”的时期。2018年底,她与当时的未婚夫利亚姆·海姆斯沃斯(Liam Hemsworth)在马里布的家由于大火而被烧毁。这对已经订婚了六年的夫妇,在一个月后结了婚,但在八个月之后很快地离婚。

Miley Cyrus©Cody Smyth

2019年11月,她经历了另一个糟糕的事情:因过度使用声带她不得不接受了紧急的手术治疗。手术虽然最终成功了,但是这段经历再加上对27俱乐部的恐惧,最终让她放弃了喝酒和吸毒。(*27俱乐部——指由一群过世时全为27岁的伟大摇滚与蓝调音乐家所组成的“俱乐部”)

“我的声音是我最大的价值所在,对我自己和别人都是如此,”麦莉说。她躺在工作室的U形沙发上,喝着一瓶不含酒精的喜力(Heineken),“只是为了营造一种氛围。”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麦莉第一次觉得她所珍视的声音和她所想说的话终于被认真对待了。她引用杰特(Jett)、多莉·帕顿(Dolly Parton)和黛比·哈里(Debbie Harry)为《Plastic Hearts》的蓝图:在不牺牲她所喜爱的任何魅力的情况下录制诚实的唱片。“我要向我的观众,我这一代人介绍所有激励过我、造就了现在的我的东西。”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 Rolling Stone大水花 与Miley Cyrus的对话中。

1💿

《Plastic Hearts》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从青少年时期翻唱涅槃乐队的歌曲,到去年在克里斯·康奈尔(Chris Cornell)演唱《Say Hello 2 Heaven》,你似乎一直对摇滚乐充满兴趣。感觉多年来你一直在等待这张专辑,为什么等到现在?

MC:我可以说我一直在计划这项工作,而且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但我永远都不知道我要制作什么样的唱片。目前来说,我的生活方式以及我在生活中的自我定位非常适合做这张专辑。现在我长大了,就想讲讲这些故事。

RS:似乎你从未像现在这样受到尊重,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MC:我记得有句话说:“为什么当你是个有才华的歌手时,你还要晃动你的屁股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那是因为我从小就非常虔诚地在观看雪儿(Cher)的舞台。我喜欢表演,我喜欢娱乐,我喜欢流行文化,我喜欢刻骨铭心的时刻。我想我喜欢在媒体上夺人眼球,但同时我也会悲伤地想,“真的有人听过我的歌吗?” 当你想到《Wrecking Ball》的时候,你不会想到痛苦,你不会想到我注视着镜头,打破墙壁独自哭泣;人们只记得我的裸体,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错。我不知道这是我的错,还是我们的大脑就是这么设定的,会觉得性大于(trump)艺术。我一时找不到比trump更合适的词了。

RS: 让我们再重新诠释一下“Trumps”这个词。

MC:用这个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我相信性是有力量的。当你想到“标准化的流行明星”,你会想到真空穿着紧身衣的流行明星,而那并不是真正的流行文化。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专辑在《Midnight Sky》问世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吗?

MC: 是的。除了《Midnight Sky》,我们几乎所有的歌曲都已经确定被收录了。我本来要以《Angels Like You》作为我的第一张单曲,然后我想不如一起去工作室,再写出一首歌来。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 跌倒?你的意思是喝酒?

MC:是的。但我戒毒很多年了。老实说,吸毒复发真的是一个太过阴冷的事情。我服用了Ayahuasca(一种致幻性药品),我真的非常喜欢那个,但是我不认为我会再做一次。当我服用它后,我就会问房间里的其他人:“你的一生改变了吗?你是新朋友吗?” 他们都看着我,说:“不。”

2🔖

我身上的标签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真正打动我的是《Angels Like You》里的歌词是“I’m everything they said I would be” 。你很小就成为了公众人物,外界对你也有着数以万计的不同看法。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今天的你?

MC:今天是非常不同的。我认为自《Midnight Sky》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但Crazy是我身上一直无法撕下来的标签。我曾经很疯狂,甚至在某些时候,我很冷漠,无法安定下来。这也是《Angels Like You》想传达的故事。

从某种程度上我就代表着刻板印象——我就是你想象那样,我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在这首歌的创作过程中我曾感到内疚或羞愧,但现在我再听,它其实带着一种歉意。它在说,“我毁了一切不是你的错,我不能成为你需要的人也不是你的错。”我的独立和生存本能可能让我看起来有些自私。

RS:你觉得大众在你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紧密关注你的性取向和身体是否有对你造成什么长期的影响?

MC:我不能记得大众的行为是否真正地影响了我的情绪。但我想我清楚知道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敢肯定这其中有伤害的成分,大众对我长期以来的批评让我多少受到了创伤,因为在我看来那就是二十多岁的早期探索。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当你的私人照片被泄露,或有人说你在儿童选择奖(Kids‘s Choice Awards)上跳脱衣舞时,你的父母是如何反应的?

MC:我爸爸刻意不理会这一点,就像任何十几岁的女孩和他们的父亲一样会说“我们不要谈这个话题了”。我妈妈则非常生气。我想就连她都觉得这会分散我真正想做的事情的注意力。她知道我就靠声音和才能也可以做到很好的表演。她说“搞什么鬼?你有最棒的歌。你能不能就以这首歌为主题?你为什么要把它和做脱衣舞女扯上关系?”

3🃏

我摆脱了恐惧

Miley Cyrus©Brad Elterman

RS:你还记得你写的第一首歌吗?

MC:《粉色不是一种颜色,而是一种态度》是我写的第一首歌。我还写了一首歌叫做《夜深人静的邪恶母亲》。这是关于我的母亲试图在商场上购买幸福的事情——我母亲总是会带我去商场逛上几个小时,而我则会假装成一个人体模特,摆很长时间的姿势,让一群人围着我。是一个肤浅妈妈的故事。当我回到家拿出我的日记唱给她听时,她说“你这个小婊砸(You little bitch)”。

RS:你那时候几岁?

MC:大概十岁左右。如果《粉色不是一种颜色》这首歌真的发行了我可能会被起诉。因为那来源于我在市集上买的东西上写的:“Pink isn’t a color, it’s an attitude。”我当时想,这太天才了。我成立了一个叫蓝玫瑰的女子摇滚乐队,那是我的第一支乐队。

Miley Cyrus©Cody Smyth

RS:你现在还有恐惧感吗?

MC:我觉得我已经摆脱了恐惧。我对自己在做什么和自己是谁感到很安定。我想要的只是作为一名艺术家得到尊重并为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我认为这与我的奉献和勤奋有关,我真的付出了努力。我投入了工作。

当人们对你大加赞赏时或当你走过一个杂志摊看到有你的封面时,你的大脑真实地会释放多巴胺。但你会发现数字和新闻标题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对你的大脑产生那么大的化学反应。我现在所拥有的平衡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了。它完全吞噬了这种恐惧,并把它吐了出来。

4💭

我想成为创造家

Miley Cyrus©Vijat Mohindra

RS:我无法想象在大火中失去房屋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在2018年底对你有何影响?

MC:在某种程度上,它做了我自己做不到的事。它让我离开了不再有用的东西。就像当你溺水时,你伸手去抓救生员想要救自己。我想这也是我当初选择结婚的意义所在,一次拯救自己的尝试。

RS:你在进行声带外科手术之前发布的最后一首独奏歌曲是《Slide Away》,听起来像是婚姻结束时的原始陈述。你什么时候写的这首歌?

MC:那时候我仍旧在恋爱关系中,我仍旧住在马里布的房子里。这就是为什么在歌里我唱到:“我要我的房子在山上。” 我想离开之前的那种状态,所以我会唱:“我不要威士忌和药丸。” 我不想维持这种生活方式。因为我永远无法弄清楚最先到来的会是什么:艺术还是生活?艺术模仿生活还是生活模仿艺术?还是说我的力量强大到我写了什么我就会变成什么?

我认为创作音乐有时是一种牺牲,因为你最终写的歌会伤害别人,但在伤害到别人的同时也会让你觉得不那么孤独。这值得吗?写诚实到可以伤害别人的音乐真的值得吗?多莉说每件事都有两面性。当你讲述自己的故事时,公平吗?你写歌不是为了伤害别人,但它们的确造成了影响。

Miley Cyrus©Vijat Mohindra

RS:在《Hate me》中,你考虑了如果你死了会发生什么。你经常思考自己的死亡吗?

MC:我认为每个人的死亡都在以某种方式徘徊。我认为思考生命和思考死亡是感恩的一部分。害怕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在浪费时间。我试着去思考我生命中的每一秒,让它变得有意义。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治疗方法,无论是焦虑,嫉妒,怨恨,痛苦。

这和我自己反复尝试保持清醒有很大关系。就像我曾经用酒精和违禁品把自己搞得一团糟并认为那就叫好好享受生活。但如果你清醒后不记得任何事情,这真的是充实的生活吗? “活得快,死得早”并不是真正的目标。我想鞭策自己。我想看看我是否能变得不那么被困在我们自身的物质形态中,我认为这就是音乐的作用。

RS:你想为后人留下些什么?

MC:我想为下一代艺术家或慈善家提前铺平道路,就像黛比·哈里为我做的那样。我想被称为”创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的人,或者我提供了一个没人知道他们需要或想要的东西,但是当他们有了它时,他们会感到没有它就无法生存。那就是我想要的。

但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被记住。我觉得自己一直在为真正想要的东西而奋斗,无论是在争取权利,反对不公正,或是和快乐嬉皮士基金会一起工作。我想成为开拓者,但我认为谈论这一点真的很困难,因为我仍然任重而道远。我真的不能告诉你我想如何被记住,因为所有希望被记住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PS:我们另有一则重要更新!!!

《Rolling Stone大水花》第一辑——#用音乐说事 已开始发货啦!相信很快就将抵达大家手中,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等待!

另外,大家翘首以待的Rolling Stone大水花 线下限时快闪店也将在1月29日正式落地成都!遗憾错过线上预售的伙伴们仍有机会在以下三个时髦消费目的地即时购买到的《Rolling Stone大水花》第一辑——#用音乐说事 全球限量艺术书的AB版!

快闪店将自1月29日起持续营业至2月12日,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喔!

AS USUAL COFFEE&BAR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交子大道500号誉峰遇见B座138号

每日营业时间:9:30-19:30

Sunset Cafe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红布正街11号附1号

每日营业时间:11:30-20:30

BAR Pi 派吧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磨房街46号

每日营业时间:20:00-次日3:00

Axis Bar

地址:成都市成华区望平街23号人民纸箱厂2楼

每日营业时间:19:30-次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