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Art | #创想家The Creator 
By 子秋

从古希腊阿历山德罗斯的雕塑《断臂的维纳斯》到19世纪马奈的油画《奥林匹亚》,女性身体在艺术史上一直被凝视,被当作欲望想象的对象。

而到了20世纪,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表达的主体;而其中不乏一批卓越的女性艺术家。她们大胆挣脱了传统父系社会中对女性的束缚,勇敢打破了刻板印象中的女性气质,无畏重塑了新时代的女性力量。她们凭借自己的作品,在杂志、荧幕、美术馆中向大众呈现出了崭新的女性形象。

1

她们的挑衅乖张

萨拉·卢卡斯

Self Portrait with Knicker, 1994 © Sarah Lucas

作为90年代轰动一时的前卫艺术团体YBA(青年英国艺术家)的一员,萨拉·卢卡斯(Sarah Lucas)用她极富争议的自拍照震惊了大众的眼睛:从1990年到1998年期间,卢卡斯创作了一系列以“性别刻板印象”为主题的自拍。她将大众熟知的男性符号施加到自己身上,因此来讨论女性在社会中面临的道德困境。

Self Portrait with Fried Eggs, 1996 © Sarah Lucas

卢卡斯自称是“快乐的酒鬼”,她的作品常常充满幽默和调侃,并且敏锐地挖掘日常生活中的性别符号。她在自拍中荒唐地和女式内裤和煎鸡蛋合影,甚至以中性的装扮故作严肃的表演着富有大男子主义的姿态。于是当她望向镜头的时候,观者常常能从那些荒诞好笑的场景中,觉察到一丝讽刺的意味。

Self Portrait with Skull, 1997 © Sarah Lucas

弗洛伊德在《超越快乐原则》中描述了一组矛盾的驱动力:性和死亡的并存。卢卡斯痴迷于这个主题,她将自己的躯体与骷髅平等放置在画面中,把这种驱动力呈现为对于愉悦和自我毁灭的同时追求。

Human Toilet Revisited,1998 © Sarah Lucas

卢卡斯常常手持香烟出现在照片中。香烟在她的作品中是反叛、独立、以及阳物崇拜的象征物,她称之为“使得时间流逝可以被触摸、被暂停和沉思的介质”。在“Human Toilet Revisited”中,卢卡斯不再是挑衅的回望观者,而是移开目光,将自己脆弱封闭的一面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下。

2011年,《卫报》(The Guardian)评价卢卡斯是“英国年轻艺术家(YBAs)中最狂野的一个”。萨拉·卢卡斯的自拍照成为当代艺术中的标志性作品,其跨度长达8年的持续创作展现出90年代的女性不断发展的自我探索过程。

2

她们的古怪迷离

尚塔尔·约菲

 © Chantal Joffe

尚塔尔·约菲(Chantal Joffe)是如今备受瞩目的英国女性艺术家。约菲的绘画一直以来把女性作为表现主题,她的素材有时来源于时装杂志、家庭相册和色情杂志上的图像,有时则来源于亲自抓拍的时装周后台。

© Chantal Joffe

肖像(Portrait)在西方艺术史具有悠久而高贵的历史,将人物通过绘画或雕塑手段转化成为凝固的艺术形象,意味着使他的生命超越时间并获得更为崇高的意义。通常只有名流权贵以及神话人物拥有制作肖像的特权,而摄影术自19世纪诞生以来同样延续着这种“高贵”的传统。

然而,美国摄影师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在20世纪70年代向这一传统发起挑战。她将目光投向了社会边缘人物:精神病患者、畸形人、侏儒、变性人。她与他们共同生活。并为他们拍摄肖像。阿勃丝称赞他们是“真实的畸形,一种超然的常态”,她将这些形态怪异的人看作是是未经任何修饰的人类常态的丑陋、变态、与粗俗,他们的肖像比体面文雅的肖像更加真实地接近人类的本质。 

 © Chantal Joffe

约菲继承了阿勃丝在肖像上的怪异美学,她用相机和画布捕捉完美光鲜的模特在后台流露出的古怪神情。这些模特在约菲的描绘下拥有巨大而冷漠的眼睛,朝着凝视她们的观者投来如有实质的目光,抽象的面容似乎在审视又似乎在讥讽。

 © Chantal Joffe

尽管基于照片进行绘画,约菲使用的大面积色块与富有表现力的笔触,使她的女性肖像超越了纪实性影像精准客观的外表,而是进一步的深入到描绘对象的内心。在这些平面化的,卡通的,甚至是略有些儿童画的形象再现中,女性形象不再是温雅贤淑的母亲,或是灵动可人的少女。她们是不需润饰的真实的人:本真的感受与情绪舞动着破出皮囊,鲜活的心跳与呼吸在画布上流淌。

 © Chantal Joffe

3

她们的柔软与勇敢

哈利·维尔

 © Harley Weir

先锋时尚摄影师哈利·维尔(Harley Weir)的镜头呈现出大胆而直率的“女性凝视”,她称自己的工作是“一点一滴慢慢的描绘出这个世界”,她通过镜头来塑造自己理想中的女性平等的世界。

 © Harley Weir

哈利·维尔从不回避自己作品中的性别特质,相反,她认为:“作为一个女孩,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你始终需要面临这个问题的困扰,因此它不可避免的参与进我的作品。”女性意识也深度地参与到她的摄影理解中。维尔认为胶片摄影技术是一种带有女性气质的手段,它是始终“湿润”而“柔软”的,不同于数码摄影的“干燥”和“锐利”。因此在她的工作中,维尔有意地发挥胶片摄影的成像特性,创造出一种风格鲜明的“女性视角”。

 © Harley Weir

与维尔年轻温和的外表不同,她的作品常常因为过于直接的表现性主题而招致争议。面对社会质疑,她坦然回应道:“我认为人们对此感到不适是因为我们每天都沉浸在那种以手捂胸的古典油画中”,“我们需要更多真实的图像来重新发起对于女性再现的讨论,要用直率而真实的女性形象去瓦解被控制和扭曲的所谓标准形象。”

 © Harley Weir

4

她们的岁月创伤

汪滢滢

 《生于1976》 © 汪滢滢

不是每一个女性都敢于直面自己衰老的身体,更不是每一个艺术家都敢于揭开人生的创伤。然而摄影师汪滢滢做到了,出生于1976年的她在自己40岁的那年拍摄了《生于1976》,记录下36位同龄的女性真实的身体状态和人生故事。

 《生于1976》 © 汪滢滢

40岁在我们的文化语境中是一个很重要的风水岭,尤其是对于女性而言。汪滢滢一直在思考如何面对40岁的自己:“感觉自己还很幼稚,怎么一下就四十岁了?”她同样也想知道,她的同龄人们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生于1976》 © 汪滢滢

“当今四十岁女性在扮演好女性角色之外,自身也处于自我觉醒的过程中,我们意识到追逐内心变得很重要。人生是单程车,需要遵从内心而活。”

 《生于1976》 © 汪滢滢

在人们幻想她们温柔动人、期望她们纯洁端庄、苛求她们完美无瑕时,这几位女性艺术家用才华与作品向世界强有力的传递着不同的声音,也展现着女性更多的可能。想要未来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与包容吗?让我们每个人都从有自由去拥抱自我,有勇气去欣赏真我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