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 | #资讯Info
By 大水花

本来以为2020年仅剩一个星期,可以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度过,没想到临到末尾反而却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昨天,著名钢琴家、傅雷之子傅聪在英国因为冠状病毒离开了人世,Rolling Stone大水花 表示惋惜与遗憾,同时更像这位伟大的“钢琴诗人”致以最真挚的哀悼。

没想到仅仅过了不到12个小时,晚上的20:06分,根据法新社最新的消息报道,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去世。

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CNbeta

路透社也称,法国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已于当地时间周二(29日)去世,终年98岁。皮尔·卡丹去世的消息,也是他的家人像法新社透露的。

皮尔·卡丹逝世的消息

这是继纪梵希与老佛爷之后,又去世的一位传奇时尚大师。有人猜测,可能是因为上帝缺衣服穿了,便召唤皮尔·卡丹赶去报道。

但无论如何,作为20世纪世界时装界最伟大的设计师,他的离去也同样是时尚界的一大损失与遗憾,Rolling Stone大水花 向他表示悼念与致敬,也祈祷2020年的末尾能对大家温柔一些。

1🦹🏼‍♂️

一代国人的时尚记忆

打开微博,就能看到这条#法国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去世 的热搜,网友们才刚刚接受傅聪的离世,再看到这条消息免不了有些震惊和错愕。

作为和Christian Dior、Yves Saint Laurent同时代的时装大师,他是少有的可以从草图到剪裁成衣,再到最后亲手做出一整套衣服的设计师。

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Archives Pierre Cardin

直身宽肩短大衣和褶皱几何晚礼服是他最拿手的设计,他也是最早提出高定服装成衣化的人,在皮尔·卡丹的心里,他认为即使是普通人也应该享受时尚。从法国到意大利再到中国,他是无数人的时尚启蒙。

尤其是对于国人。

君和传媒副董事长兼CEO、美国亚洲影视联盟执行副主席、欧亚文旅影视产业联盟联席副主席李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说:“皮尔·卡丹十分热爱中国,喜欢跟中国人交朋友,也喜欢中国文化,有时他一年不止来一次。除了在中国推广欧洲文化外,他还在国外推广中国文化。他多年来坚持捍卫中国形象,并相信中国的前途,因为他自己也从中国人身上学到勤劳、友好、真诚与尊重。”

1979年,皮尔·卡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外品牌的时装展示会,那时候国人还是清一色的军大衣,没有色彩缤纷,也没有任何设计创意。皮尔·卡丹成为了第一个给国人留下时装印象的国际品牌。

1973年,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登上《时代周刊》封面©time.com

投资家网创始人蒋文东在知乎上留言说:“作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品牌——皮尔·卡丹,曾经影响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消费者,那时候的国人都以穿皮尔·卡丹服饰为荣。”

知乎账号”杜绍斐“则形容”皮尔卡丹应该是唯一一个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时装大牌。虽然今天它在我们眼中土得惊奇,却曾是你爸妈年轻时的装逼神器。“

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特别流行一句话:”局长的儿子,市长的侄子不如一个穿皮尔卡丹的小伙子。“就是在形容男人穿一套皮尔卡丹不仅是上流社会的通行证,更是找老婆的通关文碟。

皮尔·卡丹品牌©Twitter

“杜绍斐”生动还原了当时国人对于皮尔·卡丹品牌的情怀:“身为昔日中国唯一顶级奢侈品,Pierre Cardin地位比今天的LV、Gucci、Prada高出不知多少段位。”

“你爸妈衣柜里一定有一件压箱底的皮尔卡丹,而且连袖口商标都没舍得剪掉,即使是假货——毕竟,Pierre Cardin几个字母象征着绝对至高无上的地位。男人在外谈判只需假装不经意的露出袖口的Pierre Cardin商标,谈判对象三条腿都得软一软。”

一张90年代的老照片,图源于网络

有数据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后,皮尔·卡丹品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高达40%。在品牌之外,国人也尤其喜爱背后的设计师本人,只要每逢皮尔·卡丹来到中国,街上的年轻姑娘都喜笑颜开,争着抢着要和他握手,视皮尔·卡丹为梦中情人。

一名服装销售评价:“当时,皮尔·卡丹意味着高贵的身份和品位,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奢侈品牌。”

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在街上受到中国姑娘欢迎©Archives Pierre Cardin

皮尔·卡丹究竟是如何打开中国的时尚之门?

2🦹🏼‍♂️

中国缘

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1979年在北京大街上,图片来源于《中国日报》

我是第一个让中国人了解什么叫时尚的⻄方人。我很像⻢可·波罗,因为我们都具有冒险精神。

皮尔·卡丹的时装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品牌,作为闯入中国时装界的第一个外国人,他像⻢可波罗一样,打开了神秘东方的时尚觉悟。

皮埃尔·卡丹(Pierre Cardin)于1982年获得第3个金顶针奖。照片:Archives Pierre Cardin提供。©Archives Pierre Cardin

1922年 7月2日出生于意大利威尼斯的皮尔·卡丹,2岁时跟随父母搬到巴黎居住和生活,在欧洲黄金时代的滋养下他的设计才华不断被认可,在1950年开始创立自己的时装品牌帝国,也是最早提出“无性别装”的人。

上个世纪70年代,当其他的法国同行都在对中国持怀疑和态度观望时,只有皮尔·卡丹看见了中国这个人口大国蕴藏的商机,以及将西方时尚理念带到中国的机会。

1978年应中国的邀请,皮尔·卡丹被共产党政府任命为时尚顾问,自此开启了他对中国时尚史影响旅程。

玛莉丝·加斯帕德(Maryse Gaspard)参加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的时装秀 图片来源于《中国日报》

1979年,他从档案中挑出了约220件服装,带着十几个模特来到中国,在北京国家文化宫举行限定时装秀,当时只有专业人士才能进入。

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在中国的第一场演出,1979年3月,北京。图片来源于新华社

让中国观众们看见来服装的另一种可能,也启发了上世纪80年代年轻人的时尚之心。

1981年,皮尔·卡丹在北京饭店举行来第一届向公众开放的时装秀;

皮埃尔·卡丹(Pierre Cardin)时装秀在新开业的马克西姆斯(Maxim’s)进行,1985年

1985年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中国最大的时装秀,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皮尔·卡丹时装秀,可容纳超过1万名观众;

《时尚》杂志,模特们于1985年在巴黎拍摄。此页面底部的标题可以依稀分辨写着“中国时装进军巴黎。

1985年,皮尔·卡丹邀请了9位中国顶级模特到巴黎,它们穿着中国传统服饰旗袍,将中国文化和风格带到西方。

在巴黎时装周上,皮尔·卡丹在得到中国政府的许可后,于同年7月22日将9位模特送上了他的时装秀,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8家最具影响力的法国和欧洲报纸将这一元素放在了头版。

这标志着中国时尚与西方的相遇的重大变化,中国模特的抵达巴黎同时也预示着文化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中国时尚文化和世界交流的最初。

他是,第一个真正进入中国的法国时装品牌;第一个在中国走秀的高级时装品牌;第一个把中国模特带到世界舞台;第一个遍地开花的国际品牌…以及第一个将时装精神带入中国乡村的品牌。

皮尔·卡丹也是第一个在中国敦煌沙漠里举办大秀的人, 2007年10月20日,鸣沙山、月牙泉迎来了闻名全球的国际时装品牌皮尔卡丹“大漠敦煌,这也是国外品牌在中国西部地区举办的第一场时装秀。

秀场以“马可·波罗”为主题,一条长达280米的T台从沙丘深处蜿蜒而来。、

皮尔·卡丹敦煌时装秀©WWD
皮尔·卡丹敦煌时装秀©WWD

秀场中100位中国名模和200套时装,均按照“威尼斯”、“丝绸之路”、“人间仙境”等不同创意分3组亮相,从T型台的另一端缓缓走来,这位传奇设计师又一次带给中国观众美仑美奂的时尚视觉盛宴,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中西文化艺术交融的独特魅力。

3🦹🏼‍♂️

伟大的ICON

1960年代初期,随之而来的“美苏太空竞赛”,让人们渴望到达月球的愿望是那么地强烈。皮尔·卡丹同样对科学、技术进步充满浪漫想象,1964年,设计出了里程碑式的Cosmos“太空时代”系列。

Pierre Cardin设计的时装

时装模特化身“太空天使”,身着圆形、三角形、流畅线条等几何元素融合银、塑料、乙烯基等前卫面料的时装,皮尔·卡丹对太空时装的前瞻性,体现在这些自信的中性服装上。

随后,镂空连衣裙、针织连衣裤、紧身皮裤、贴身头盔、蝙蝠翼连衣裤这些大胆前卫的时装,一度成为了时装史上旗帜性的风向标。

Pierre Cardin设计的时装

2019年,当有人问他对未来半个世纪的时尚有何看法时,他说:“2069年,我们都会穿着我的‘宇宙’套装在月球或火星上行走。女士们将戴上树脂玻璃钟形帽,男性则会穿着运动束腰外衣。”

Pierre Cardin1970年为NASA设计太空服

然而皮尔·卡丹这个名字的辐射程度绝不限于时装领域。曾担任过皮尔·卡丹助手的Jean-Paul Gaultier说:“是他教会了我自由,我的一切都是他赋予的。他绝对是个天才,是个万事通。他同时担任导演、时装设计师、首席裁缝、舞台负责人、商人、品牌大使,同时身兼数职。这是不寻常的。”

皮尔·卡丹就是这样一位优秀文化传播的伟大ICON。

“世界上最伟大的乐队”The Beatles 1962年发行的首张专辑《Love Me Do/PSI Love You》,四人就穿着皮尔·卡丹设计的的无领西装套装。

The Beatles身着Pierre Cardin的无领西装

皮尔·卡丹的设计还包括家具、灯具、装饰品、日常用品、汽车与飞机造型等,经过几年前的统计,年利润超过就已经超过12亿美元。他曾说“用Pierre Cardin作牌子的一切都属于我。我可以睡 Cardin 床,坐 Cardin 软椅,在我设计的餐厅里进餐,用我的灯照明。去剧院看戏,到展览会参观,都可以不出我的帝国。”

Pierre Cardin 布鲁克林美术馆展览

而皮尔·卡丹打造的乌托邦式泡泡宫(Palais Bulles),2016年连Dior都曾花费1万3千欧租一天,发布度假系列。

Pierre Cardin打造的泡泡宫

皮尔·卡丹开创的时尚设计之风从上世纪60年代影响至今,皮尔·卡丹先生直至生前身体力行的鼓励年轻人去冒险,去创造,就像他说的:“年轻人才能创造时尚,而不是老年人。我现在虽然是一个老人了,但我一直保持着年轻人的状态”。

2020年的最后两天几位巨星接连陨落,让我们再次抱有诚意地向那些灯塔般的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