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摇滚明星Rock Star
By 白熊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选择现在的工作,几年前没有选择当时的大学专业,现在的你会在做什么?

那我肯定不是在做编辑了,我应该在画画。🧐

之前偶然在虎扑上看到一个网友写道:“彭磊的动画拿过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奖。石璐是中传的。后鲨付涵是央美的平面设计师,曹璞是建筑设计师,也拿过奖。汪峰的鲍家街全都是央音的。”

按此推论,如果没有搞乐队做音乐的话,彭磊会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动画设计师;石璐是优秀的演员或媒体从业人员;付菡是平面设计师,曹璞也会继续做着建筑设计师的工作,说不定全中国几座出名的大楼就是他设计的。

白皮书乐队成都巡演歌单©白皮书乐队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今年的《乐夏2》,白皮书乐队在正式上台演出前,还在后台修改自己的毕业论文,除了参赛的身份之外,他还是北京林业大学的研究生,脑子里都是各种各样的代码。

再换句话来说,如果白皮书乐队今年没有参加《乐夏2》,那主唱老刘应该会在研究生毕业后成为一名程序员,鼓手虫子和贝斯手卢子健也还是继续从事着教师的职业。

但你以为白皮书就是这样一副理工男的样子和表现吗,那可不一定。看看Rolling Stone大水花 的这篇白皮书乐队专访,带你了解乐队的线下一面。

1👨🏻‍💻

印象中的理工男

白皮书乐队在演出后台©摄影师羅敏

你们印象中的理工男应该是什么样的?

工装衬衫、牛仔裤、抓绒衫、轻微褪色的T恤,这些是基本的穿着特点;剪得很整齐的头发、黑框眼镜,是外形特点;最后,要不善言语,说话吞吞吐吐是理工男表达方式的特点。

很遗憾,白皮书乐队的主唱老刘只满足了头发和黑框眼镜这一外形特点,剩下两样,完全不符合。大部分歌迷私下里都觉得他像年轻时的窦唯。

我问他出身理工科,是不是性格也很直男,他没有肯定。我又追问当时在节目现场为什么口袋里没有纸巾,他一副委屈的表情:“说多喝热水就容易挨骂,与其说是直男,倒不如是说脑子和嘴巴不够勤快。但说到纸巾这块我是真委屈,我就想问,在座的人,甚至是看这篇文章的人到底哪个口袋里有纸巾?”

老刘整个采访过程都特别轻松

确切的来说,乐队三个成员,没有一个人的外表是符合他们的现实身份的。再来说说鼓手虫子,一头蓬松且爆炸的卷发,没有几个人会把她和幼儿教师联想到一起去,“但孩子们还是很喜欢我的。”她告诉我。

采访那天,成都刚好降温,刚从北京到达的乐队贝斯手卢子健显然被冻的措手不及,赶紧给自己添了件毛衣,“等会上台肯定就热了,我还是穿里面的T恤好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望向经纪人,仿佛邻家男孩一样乖巧。

贝斯手卢子健和主唱刘家辉©摄影师羅敏

此时在休息室接受采访的白皮书,老刘在吃着披萨,虫子在补衣服,卢子健满屋子乱晃。一副其乐融融的祥和之态。

跟舞台上的白皮书截然相反

但等到他们上了台,乐队仿佛变了身,那种感觉就像《老鼠》的一句歌词一样:我是个老鼠猥琐/骄傲的活着。这句《老鼠》里的歌词,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年轻人的血气方刚、理想抱负、愤世嫉俗,都融合在音乐中,最后用一场不需要退路的表演呈现出来。

在白皮书的音乐中,感性和理性同时并存,但还是理性偏多,以四六开区分。

白皮书乐队成都巡演现场©摄影师给我五

老刘曾经在电台里形容过程序员这一职业:“他们并不是我们所想的呆呆的,程序员都是有一个理想世界在的,不然源代码共享这事儿也不可能实现,人人都想着给代码申请专利,那真的会出现独家互联网公司垄断的情况了。”

如今,这个世界从代码转移到了音乐,他们在音乐的理想世界中表达着自我与态度。

2💆🏻‍♂️

音乐的启蒙与形成

白皮书乐队成都巡演现场©摄影师给我五

《乐夏2》开播时,贝斯手卢子健还没有加入到乐队中来,所以节目里只有刘家辉和虫子两个人。

白皮书上场前,在场的乐队都没有几个人听说过他们。但也正是这个人几乎没人听到过的乐队拿了当晚比赛的最高分,197票的高分。汪峰还在自己的微博点评了白皮书乐队:

汪峰在微博上评价白皮书乐队©汪峰微博

在我看来,这是一支十分真实的乐队。白皮书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像他们所说:一直比赛一直赢。当他们赢得了最好的舞台,获取了很多的关注之后,也依然坚持自己的音乐表达,“硬”要改歌不被外界影响而忠诚自己的内心。

节目有一段后台的剪辑我印象很深刻,刘家辉谈到自己的父亲时那句“有事找我爸”,可以看出,一直以来无论是参加大小的比赛,还是兼职外卖小哥以为了赚钱做音乐,父亲始终是他最大的支持。

小时候,父亲经常放黑豹、唐朝,还有The Eagles的专辑,是刘家辉最早的摇滚乐启蒙。后来父亲没有再继续音乐的道路,而刘家辉却在来到北京读书后开始组乐队,也是在无意中继续了父亲的音乐梦想。

“其实到现在专职做音乐也是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像我小学就开始弹琴,高中写歌 ,大学开始做乐队,那时候做的音乐也都是一些校园音乐,攒着攒着就做起来了。”老刘告诉我。

白皮书乐队©摄影师羅敏

虫子之前在云南大理做过一段时间的酒吧乐手,但很快就发现大理并不适合自己。“永远对着新游客表演,只要会二三十首歌就行了,可能这5年都不用换。”

毫无新鲜感以及套路式的演出方式让虫子觉得有些疲倦,她来到了北京,在此之前,她也曾看过白皮书的演出。后来她也一直在寻找新的乐队,有乐手就刚好把她介绍给了刘家辉。

2017年底,虫子正式加入了白皮书。今年年初,贝斯手卢子健也加入了乐队。

3🤵🏻

音乐里的演讲家

白皮书乐队图片左起:鼓手虫子、主唱/吉他刘家辉、贝斯卢子健©摄影师羅敏

很多人都把白皮书乐队形容为一支“年轻乐队中的黑马”、“学霸型乐队”、“比赛型选手”…但刘家辉其实不这么认为,事实上,刘家辉从学生时代,就带着白皮书参加过几场乐队比赛,同时还有一些演出。

演出和比赛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也并不是争强好胜的表现,他强调,对新乐队来说,参加比赛是被发现的重要途径。”

“因为没有演出机会,想通过比赛获得更多的机会。”他言简意赅。

老刘在回忆当时的参赛经历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比赛,让白皮书收获到了大量的舞台经验,也让他们在音乐世界中更加游刃有余地去表达自己的真实态度,倾诉自己的想法。很快,2018年,白皮书的第一张专辑《我不高兴》就制作完成。为了庆祝乐队的第一张专辑,所以这次巡演的名字也同样是“我不高兴”。

对城市底层工作者和弱势群体的关注,结合自身经历积攒下来的情绪,最终一并通过音乐释放了出来。

作品编排中,合成器部分占比非常大,音乐带着很浓的黑暗紧张气氛。虫子打的鼓听起来洒脱有力,与合成器塑造的压抑感有股反差,像是要打破这黑暗的牢笼一般。电力十足的采样、低沉和律动自由转换的贝斯,他们迅即、凶猛,却不被荷尔蒙洪流弄乱阵脚。有网友评价说:“他们的歌就像是个sign函数,让同为理工科的我听着太享受了。”

白皮书乐队成都巡演现场©摄影师给我五

“我们就是根据生活中的感受与体验而创作歌曲,有时候有些东西会对我们的冲击特别大。比如说像《清河》,就是一地名清河,是我在在清河的所见所感 ,《老鼠》则是对现实的不满,讽刺表里不如一的现象。”刘家辉说。

4🙆🏻‍♂️

真实的表达自己

白皮书乐队©杨彧@LohasVF工作室

乐评人耳帝曾经评价白皮书乐队的音乐是“秩序里的猛烈,理智中的张狂”,我跟老刘说起来这件事,老刘露出开心的表情,拍了拍我旁边的卢子健,跟他说:“听到没,人家都是这么夸咱们的。”

卢子健有点不好意思,“说的蛮酷的,但我们平时一点也不猛烈,很乖巧,很安静 。”他说着,老刘又重复了句,“是啊,我们真的很乖巧。”

鼓手虫子在演出后台©摄影师羅敏

在音乐创作之外,虫子喜欢做数独,看书,工具书、小说、哲学书她都爱看,只要能看得懂 。老刘的兴趣更加广泛,“手机贴膜、开业剪彩…这些我都不做,我喜欢打游戏,只要不演出,我每天都要打红警,每天10至20把的样子,保持一个练习的状态。以前我还爱做做手工,现在不勤快了就没做了。”

卢子健有些词穷,老刘直接替他说了:“他喜欢打台球,堪称贝斯界丁俊晖。”我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老刘斩钉截铁的说:“真的,其他乐队的乐手如果有不服的欢迎来挑战老卢,我们可以组织个友谊赛。”

忘记聊到什么了,老刘哈哈大笑

11月中旬,刘家辉参加了TEDxWumaStreet2020年度大会,作为独立音乐人的刘家辉也参与了演讲,他演讲的主题也正是《音乐传递真实感》。这对老刘来说可不是难事,“我上台去讲了大概18分钟,因为我平时讲话会比较散,但其实我想说更多的,也不仅仅只是音乐的真实。”

平时他也会关注脱口秀、演讲之类的节目,“挺好的,我们的娱乐方式要多元化。一切健康的、有益的都应被提倡。而且我平时自己也会说,比如演出冷场的时候 ,观众反应不热烈的时候会讲,想段子也是很累的一件事。”

白皮书乐队©摄影师高源

《乐夏2》结束后,大部分网友在知乎上评论说这是一个合成器音乐的时代,但白皮书并不认同:“只能说现在到了流行合成器的时代。其实国外70年代就开始做了,中国也有人很早就玩,只是最近几年大家才开始了解。我们做的东西在如今这个流行时代看来是新的,但在我们心里不这么认为。”

采访快结束,老刘更加放松了:“很多人都非常喜欢我们,我们很开心,白皮书就是一个分母,音乐圈就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大拼图,我们只是其中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