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Music| #摇滚明星Rock Star
By 白熊

此时此刻的你,在做些什么呢?

是刚刚慌慌张张打了卡去赶地铁,还是依旧深陷写字楼里赶项目,还是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思索着今天晚饭该吃什么?

等地铁的都市人©SOHU

每当此时,我就想起《大都会》这首歌,一起听一听,相信同为天涯都市人的你一定会有些许感触:

马路边的人,地铁里的人,东张西望发呆的人,

被赞许的人,被奖励的人,歇斯底里工作的人,

名利场的人,乌托邦的人,激情澎湃演说的人,

攻击型的,人受委屈的人,没人在乎的人

穿梭在城市来来往往的人©WallPaper

歌中描绘了生活在都市中形形色色的人,每一个正在都市中生活着或者曾经生活过的人都能在这首歌里找到自己的影子。舒服的旋律让人听起来毫不费力,甚至有一种习惯的感觉,像极了我们对都市生活的那种习惯。

看了今年《乐夏2》的观众无一不承认, 这支乐队在现世下实在是太深得人心了。

他们对生活有着什么样的感悟与理解,他们又是如何把这些大家共有的情绪写进音乐里,带着这些疑问,Rolling Stone大水花 和达闻西乐队聊了聊。

1🧂

生活与音乐是辩证统一的

达闻西乐队,图片左起鼓手小盛、主唱猴子、贝斯手大鹏、吉他手老黑©摄影师何脑斯

“作为CITY-POP音乐风格的代表,你们是如何理解生活的?”这是整个采访中我最想问他们的问题。

猴子、老黑、大鹏、小盛4个人并排坐在我对面的皮质沙发上,面对我抛来的这个问题,他们若有所思。还是小盛先开了口,他说生活之所以叫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过了一会,他补充说:“生活其实挺苦的,而且会越来越苦,但也能体会到更多的乐趣,总得来说就是喜忧参半。反正生活都是体验,就尽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虽然会中途肯定会发生一些事情让你后悔,但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尽量不要让自己后悔。”

乐队四位成员接受采访

猴子终于想好了自己的回答,“这么多年,我的生活大部分都是在上学,也一直都在漂泊,一直在路上,但我很享受这种状态,有时候走过一个地方或驻足在那里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想这就是生活的不确定性而带来的惊艳。”

在猴子看来,生活与音乐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并不是什么对立面。或者换句话来说,猴子是一个没有生活的人,对于他来说,工作就是自己的生活,而他的工作就是音乐,他会思考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去有意义的度过。

这也是达闻西的音乐能深入人心的最大原因,他们的生活与音乐融为一体,所见即所得,所得即所想,所想即所唱。

“很多媒体会问到我们乐队的创作灵感,其实没什么灵感也不是什么灵光乍现,只能说我们找到了音乐所呈现的东西本来的样子,它就在那里,我们进入到这个空间,它给予我们提示和力量,我们就写下了这些歌。”

主唱猴子©摄影师兀鱼横流

“我们创作不了任何新的东西,我们只是发现者。”猴子说完这句话,乐队的其他三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很明显感觉出这是乐队经常在一起交流讨论并提炼出的高度统一的属于达闻西自己的音乐哲学与内在逻辑。

2⌨️

生活里的人

一张古早拍立得相片©miasssong

2013年,达闻西乐队正式成立。这一年,网易云音乐也刚刚成立,筷子兄弟还没有家喻户晓,大家使用的还是苹果手机第四代,猴子还在苹果公司做培训师的工作。四个人经过机缘巧合结识一起聊了聊音乐的方向,便一拍即合。

都说想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太难了,但之前一直单枪匹马的猴子一下子就找到了仨,对于整个乐队来说,都是一件太过于奇妙的事情。

虽然乐队2013年才成立,但乐队成员之间已经认识了超过十年。“怎么说呢,大家找到彼此都挺难的其实,但也正是各种安排,我们也有共同喜好,才能走到一起,以后就共同磨合就好了。”小盛说。

达闻西乐队©摄影师何脑斯

“达闻西”,达芬奇的港译名,叫起来朗朗上口,带有天然的艺术气质。而这个名字,也是周星驰喜剧电影《国产凌凌漆》里罗家英的角色名,无厘头中释放荒诞,乐队也借此名展现神经质式的反叛格调。

在电影中,从特工到菜贩,达闻西放浪不羁的形骸下,还住着一个偏执的产品经理灵魂。在告别训练凌凌漆的光辉岁月后,达闻西于市井中历练升级,终于再次携带终极必杀武器“要你命3000”闪亮登场,该超级杀器集多种致命武器于一身,而且每种武器都能独当一面。

而在达闻西乐队中,看似风平浪静的四个人,但其实都有着一颗炽热而真实的内心。

3📑

“闻西观点”

达闻西乐队©摄影师羅敏

在《乐夏2》之前,知道达闻西乐队的人并不多,微博上的粉丝数量也没现在多。

但只要是那时候就开始喜欢这支乐队的人,一定会记得他们微博上的“闻西观点”栏目。猴子说,那是属于乐队早期微博的一种运营方式,那时候感觉自己有很多观点想去输出,或者去分享一些音乐上的观点和心得,让乐队的身份不再单一,而是泛文化的媒体人 ,这样能更立体一些。

达闻观点,超有哲理

比如猴子发表了对社会高频词汇的看法:“‘梦想’完了,人们审美疲劳了,没劲了,不能彰显个性了,开始’情怀’,后来发现连小学生都开始谈情怀的时候,又蹦出了’灵魂’,一会儿’有趣的灵魂’,一会儿……真吓人,不知道有语言洁癖的人每天如何面对这些无辜美好的词汇被一波挨一波的轮,每天轮,全民轮。”

他是这么理解“有趣”这个词的:“’有趣‘一词第一次引起笔者的关注应该是在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杂文集中,作者用超人的创造力与思辨的智慧讽刺了他所处的现实环境,每当需要描述“智慧”一词时便用“有趣”替代,是对“智慧”保持着的一种克制的谦卑、敬畏与自嘲,而不是那种无知无畏的可怜自大,大概王先生也是一个语言洁癖患者吧,愿安。”

那时候猴子承认自己是一个比较“入世”的人,“我会去关心这些东西,比较喜欢思考,喜欢思辨,最终去找到一个合适的观点或一个所谓的答案,或者说一个平衡的观点和答案吧。”

但如今,猴子的想法有所改变,“我想了想,音乐人还是先拿作品说话吧,比起在网络上比比赖赖,还是实干家好一些。”

达闻西乐队接受现场采访

达闻西有一首歌《瑶瑶》,发布于去年的10月,而歌名瑶瑶,并不是特指的一个人,而是无数个穿梭于大都会的女孩。其身份特征为以下几点:职场“假笑女孩”,男友选择恐惧症,朋友圈“八卦绝缘体”,网上交友爱好者,线下聚会“小透明”…

不得不说,看到这,我已经对号入座了。所以,无需特意发表长篇大论,用音乐一样能表明自己对现实的观察与想法。

对比深沉含蓄的“闻西观点”,达闻西的歌词简单,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与特殊的修辞,也不玩故作晦涩高深的文字游戏,他们唱出城市人的独白与内心,真实又真诚。

就像一碗看似简单的重庆小面,你以为就是普普通通的一碗面,却掺杂了各种调料,又辣又麻,吃过之后香味仍然回荡在味蕾中。

4🗃

我们还是想讲故事

达闻西乐队©摄影师羅敏

《乐夏2》之后,达闻西也算是又重新认识了一次国内的音乐环境。

猴子说,现在乐队越来越多了,风格也都不一样,其实是件好事,虽然也会出现竞争激烈的情况,但好歹大家可以一起往前走,冲出包围。“音乐这块蛋糕本来就不大,但我们可以把它一起做大。”小盛说。

鼓手小盛在成都演出现场©摄影师兀鱼横流

猴子平时特别喜欢杨德昌导演的电影,无论是《独立时代》还是《一一》,影片都带给猴子一种想究其根本的想法,杨德昌导演呈现了一个真实的社会,其中存在矛盾、冲突和问题,但是最后统统都未解决,只是将这种种现象和思考抛给观影者。猴子说说电影不仅好看而且画面很讲究,是在电影工业水准之上,堪称“艺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的最佳典范。

他们同时也是周星驰的电影迷,他们的名字不仅取自周星驰的电影《国产凌凌漆》,就连这次全国巡演的名字也是电影中的一句台词:“好的,闻西。”

除了电影之外,他们也会关注动漫作品,他们很喜欢金敏老师的作品,会反复去看,仔细琢磨,小盛更是把宫崎骏大师的所有作品全部看完了,一脸膜拜的表情。但更让他们喜欢并让乐队达成一致的还是小畑健的《棋魂》、《死亡笔记》、还有《虫师》与《怪化猫》。

尤其是《虫师》,他们极力推荐。直到采访结束,小盛一边提着军鼓包还在一边跟我说:“一定要去看《虫师》,真的太治愈了。”

达闻西乐队巡演现场©摄影师兀鱼横流

除了生活经历外,这些影视作品对于达闻西的音乐创作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大概也正是因为他们就在生活里,也从生活中出发,才能唱出都市人最真实的生活感受,那些看似平平淡淡却真真切切存在并发生在我们每一个身边的当下感悟。

《好的闻西》全国巡演走到成都时,乐队才刚刚结束昨晚在西安的演出,等到成都演完,他们还要马不停蹄得赶去重庆,三天三座城市。但这趟巡演下来,让一直身处北京的达闻西再一次感受到了南方的城市文化,相较于北方的音乐氛围,南方更加活跃和丰富,听众也擅于表达内在的情绪。

猴子还记得在杭州的那场巡演,那天刚好是他的生日,他们一边唱着都市追梦人的内心情绪,一边和现场的歌迷一起过了个生日,特别感动。

达闻西乐队巡演现场©摄影师兀鱼横流

采访接近尾声,我问他们乐队在之后的发展与生存,四个人整理了下衣服,告诉我:“我们现在的音乐还算不上大众,但我们还是想专注于生产音乐与匠人精神,不太想花太多心思在其他方面。”

今年是达闻西乐队组建的第7年,“我们还是想讲故事”,他们笑着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