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Art | #大艺术家Great Artist
By 甜甜

#厉为阁(Lévy Gorvy)作为国际顶级画廊,也是极少数有能力经营并交易出高价格作品的画廊之一。第6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中厉为阁带来威廉·德·库宁(Williem de Kooning)的《无题XII》,在VIP预展开幕当天不到两小时内售出,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被买走。

这两年厉为阁对亚洲市场也是极为关注,2019年画廊宣布代理中国艺术家#屠宏涛。

艺术家屠宏涛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出生于1976的屠宏涛毕业于中国美院油画系,其创作手法结合书法式书写与丰富的油画表现手法,用色繁复而笔触自由灵动,游走于具象再现与抽象表现之间。

10月2日“屠宏涛:一波三折”在厉为阁伦敦空间展出,此次展览呈献了艺术家2019-2020年期间的全新作品。

借此 Rollingstone大水花  也有幸采访到艺术家本人,跟他聊了聊展览以及展览之外的创作和生活。

无论是否关注艺术的你,相信看完这篇采访都会有所启发。

RS:Rolling Stone大水花 

Tu : 屠宏涛

1🖼

一波三折

《青山见我应如是》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伦敦“一波三折”展览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Tu展览是2019年中期定下来,当时刚和画廊签约合作,对未来抱有很多想象,由事态发展与我个人喜好,促成这个展览的名字。

RS:展出的作品都是这两年的新作,在创作上跟之前相比最大的差异是什么?面对自然群像,是否更容易显出诗意,或者说更容易融入自我情绪和经验进去?


Tu
新作品的计划在2019年基本完成,我觉得从空间的格局上,跳动的节奏上有新的突破,形式上显得更加抽象。这种经验主要想摆脱今天“读图”经验的束缚,另外也能和传统经验有个呼应。

伦敦展览现场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这次作品在伦敦展出得到了怎样的反馈?西方世界对于您的画是怎样的认知?

Tu很遗憾,这次没有能到英国现场,我收到的信息超出自己的预期,反响还不错。

之前也在不同国家办过展览,比如在新加坡,还有做现场讲座,不过,每一次都感受到文化差异非常大。这次显得顺畅很多,一方面是画廊的努力工作,阐释。另外我猜想全球化到今天,去中心化等等都让观看的眼光必须变化。

威廉.德.库宁(左,摄于1987)与赵无极(右,摄于1982)©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艺术家跟画廊其实是一个彼此的双向选择,为何会选择跟厉为阁画廊签约?

Tu对我而言:未成经验,值得挑战。

厉为阁画廊从第一个展览:“威廉·德·库宁 | 赵无极”就给我很好的印象,接下来的各种展览都说明他们的视野和品味。今天的画廊更多让人联想到商业模式,但对艺术家来说,画廊的姿态和品味是首要的。

2🎨

绘画是最不绕舌头的艺术

《落木萧萧下》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为何选择了油画这种表达形式?

Tu在媒介选择上,我的确喜欢比较直接的材料,就是和身体反应直接的材料,这次展览除了油画也有一张纸上作品,但都是较单纯的材料。绘画的优势应该是直接反应出体验以及观念,德拉克洛瓦有句话:绘画是最不饶舌的艺术。这对我影响很大。

《或成都或东京或深圳》(2006年)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从早期的《或成都或东京或深圳》到现在的《青山见我应如是》,对您来说,创作的转折点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Tu早期作品在2008年就突然停下来,当时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现在来看,创作的直接性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我对图像的思考和使用发生了变化,图像作为载体去反抗限制是对的,但根本上我还是希望独立思考和表现独特价值更艺术。

艺术家草稿《不确定的感官世界》书中附图

 RS:您觉得您个人的性格对绘画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或者说体现在哪方面?

Tu  我个人的本性上可能是大大咧咧的那种吧。

另外人的性格还有很大部分是文化性格,2015年我自己写了本书:《不确定的感官世界》,多元文化是我的文化性格,具体表现出来我相信也是一种不确定性。也就是说,人的文化性格不仅仅从自身的传统中去想象,还可以去对标其他文化的人格。

RS:这几年您经常走到自然里,去描绘自然给您的感受,不同国家的自然景象会给您不一样的感受吗?

Tu嗯。当然会有非常大的差异,地形和地貌会塑造不同的人格。

在温热潮湿的热带雨林生活的人,感受肯定和在沙漠里生活的人完全不同。去年在画廊的陪同下去了次英国,见到了和四川相当不同的风貌以及自然气质。

3🐼

只要生活有诗意

《花在山的阴影中》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在您的画面中经常会感受到Cy Twonbly(赛‧托姆布雷)的诗意,日常中您是更偏爱诗歌/诗词吗?您自己会偶尔写诗吗?

Tu我的确很喜欢Cy Twombly画面中的古典气质,但他绘画的题材很多都是与情色有关。我觉得他应该是用这种方法来平衡视觉上的观感。

我偶尔也写诗,但写得非常差,我的诗人朋友比我写的诗更多。我们有个共识:只要生活有诗意,其实会不会写诗倒无所谓。

RS:看您的作品的某一瞬间让我想起Kiefer(基弗),这种相似是“历史观”或者说脉络、思考。您平常对中国的绘画会多有研究吗?您最喜欢哪个朝代的作品,为什么?

Tu:“历史观”其实是增加了思考的参数,就像一个坐标系一样,我们可以看到更长的一个发展轨迹。有“历史观”的观看是随着年龄,一定会产生的。


不同于Kiefer“宗教”般的历史观,我们的历史观很大程度上来自:文人和君臣之间关系的想象,这些都过时了,但也只有在历史的关系里可以看到即将发生的是“历史性”文化转变。


所以, 我对传统的研究更大程度上是个人兴趣,而不是按照时间发展来喜欢时代的风格。我会抓住那些传统艺术家凸显自我意识的部分。

《怪石头》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您是怎么看待中国绘画中的诗意和西方绘画中的诗意的区别?您在绘画中会将两者结合吗?

Tu 我个人对“诗意”和“诗性”两个词的理解有些区别,“诗意”更像是古典社会情怀,一种被规范的审美。从“诗性”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中西方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看到一个快递小哥在低头看手机,或是看见一个帽子放在凳子上,都可能产生诗性。


也就是说,诗歌是最自由的文体,是不受审美和文化差异规范的那种。

RS:有很多艺术家偏爱以水墨的形式表达山水,这也许是一种中国思维的固化,您有试过水墨吗?

Tu我也试过水墨,我也看到很多西方人尝试用水墨作画,我相信今天的画家尝试用不同的媒介,根本目的都是为了突破自己。

RS:您觉得自然和文人之间存在某种关系吗?

Tu这个问题有点儿大,不同的文明产生有他长期的原因。中国文人去选择寄情笔墨,寄情山水,跟我们的社会体制有一定的关系。

RS:您的工作室在成都,成都之于您的绘画创作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Tu成都对于我来说,过于熟悉。所以我可以非常放松,对创作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同时,今天的社会发展,信息过于庞杂,成都也可以相对比较单纯,可以静下来思考。

4❤️

 2020静下来

《夏江绿水》 ©图片由厉为阁画廊提供

RS:您的作品多来源于对自然景观之感,这一年由于疫情行动受限,在创作会有什么影响吗?是否还保留看展的习惯?

Tu我的确需要与作画的对象交流,2020年能体会另外一种不同的人生状态,也不失为一个有趣的事情。所有人都在煎熬,个体也算不了什么。

RS:您的日常工作的流程是怎样的?

Tu我的日常工作比较有规律,很早就到了工作室。大多都是按计划做尝试和画画。等我觉得没有感觉了,一般来说就会到外地去采风,或者是别的城市去逛一逛。

RS:今年即将结束,这一年您最大收获是什么?

Tu因为今年,日常的出行变得很少了。最大的收获是:静下来看清楚很多社会和个体都在朝着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RS:明年有什么计划吗?

Tu明年希望能够和一些西方的大师有直接的对话。

RS:目前最喜欢的新一代的艺术家是谁?或者最近对哪位艺术家比较感兴趣?

Avery Singer作画现场 ©图片来源于art21网站

Tu我比较喜欢美国女性艺术家 Singer,她一直在用喷枪挑战艺术家的手。

相信看到此的朋友们对艺术家以及艺术都会新的认识,就像屠宏涛老师在采访中表达的,今天的艺术家尝试用不同的媒介,根本目的都是为了突破自己。

不只是艺术,同时也希望不同行业的小伙伴们都能不断突破自己,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