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News#洞见Break Down By 陳凌希

最近在#网易云 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网易云的歌单广场,有各种各样的歌单:Zara门店音乐、Apple store BGM、Burberry走秀歌单等。

从来没有人整理一份关于滴滴司机的歌单。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滴滴司机已超过1500万。组成人群颇为复杂,可以归为破产的小生意人、原来的黑车司机、第三产业劳动从业者、兼职白领、小镇青年等。

在北京,滴滴司机不像出租车司机自由奔放,由于滴滴的政策,他们不能听音乐、听广播,要为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务,与安静的乘车氛围。

有位滴滴司机曾说,做滴滴的时间长了,自己都不爱说话了 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你好”“注意安全”,乘客也不爱和我们聊天。

所以,那个载你在城市穿梭的人,渐渐也变成了这座城市的隐形人。车门一关,整个世界的嘈杂都被隔离在外,乘客坐在后排更多都在低头玩手机。

想不想知道滴滴司机的音乐品味?为了弥补这个空缺,作为音乐文化媒体 Rolling Stone大水花 随机乘坐了7次滴滴,采访了7位北京滴滴司机的音乐品味,整理了一份《滴滴司机的歌单:北京篇》,才发现这份歌单音乐种类并不丰富,音乐也并不时髦,背后却有着温暖又沉重的小故事。

🕙 09:30   🚕 礼橙·大众帕萨特  🥚 50岁

因为滴滴的全程录音功能,我一上车就被摆在面前一张纸:“谢谢!请您下车为我点个好评”,我立刻心领神会。
黄师傅是个“乐观主义者”,留着我从来没有见过十分奇特的新潮发型。打上车起他就分享着早高峰的收获,拉了这单能挣25元,还能领取奖励;家里发生的幸福事,儿子结婚了,孙子一岁了。

听到悲伤情歌也会默默流泪

看似幸福美满的人生,当提及到平常爱听什么歌的时候,黄师傅突然沉寂了。音乐对他来说很陌生,平时也不听歌,因为害怕突然听到很悲伤的歌情绪被感染,想到离世的妻子会流眼泪。黄师傅再熟悉不过的歌,就是很多年前妻子的手机彩铃《情人》。

🕙 09:46   🚕 礼橙专车·丰田凯美瑞  🥚 38岁

张师傅是个80后,按照他的说法,他喜欢嗓音特别的歌手,最好是有磁性有故事的。刘德华就是他最喜欢的声音。
“回家的路,我心里也有个归途。”张师傅说。

寻找好声音


张师傅在听歌方面属于“主动型”选手,如果在抖音上听到让自己心动的声音,也会纳入自己的歌单。

🕙 18:30   🚕 礼橙·日产天籁  🥚50岁

夜间气温8度的北京,一位带着口罩,裹着羽绒服,拿着保温杯的杨师傅在向我招手。从前几位受访滴滴司机来看,我以为他们的听歌品味偏向”经典金曲”风,但这位其貌不扬的司机却是个“节奏控”。

“我喜欢自由,电音最好了”

在拉滴滴之前,杨师傅做了10年电梯修理工,他形容那是一份枯燥的工作,更喜欢自由的开车。“我愿意听,但是乘客要求的情况下才能听”,司机说着手就伸向了车载音乐播放键。“我喜欢听动感点的,听歌的需求就是不犯困有动力。”

《A Good Night》就是杨师傅最近单曲循环的宝藏歌曲。这是一首周五之夜,准备出去玩耍前需要听的歌。

🕙 19:00   🚕 优享·大众帕萨特  🥚45岁

刘师傅2005年从山东德州来北京做小生意,后来生意没做好转战开滴滴。“拉滴滴就是拿时间来换钱,别看他们说滴滴司机月入过万,一天要跑13个小时。时薪算下来就30块钱。”

经历了太多,更喜欢平静

刘师傅开着自己的车每天都在城市中奔波,看见城市在进步,歌倒是越来越听不懂了。“哈!不怎么听,年轻人听听行,我们这个不行,有隔阂,听不懂……”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刘师傅点开了自己的酷我音乐,在裹挟着一堆经典串烧中,精挑细选了一首毛阿敏的歌。这是他几十年前在收音机里听到的,当时听到这首歌觉得特别平静。

🕙 19:20   🚕 优享·丰田雷凌双擎  🥚32岁

“你好!”从简单的问候中,我意识到任师傅的性格非冷酷即腼腆。沉默了5分钟后,我询问他能不能放他平时听的歌,他挠挠头,放了首《双截棍》。
任师傅是一个听周杰伦的80后滴滴司机。周杰伦的第一张《Jay》是他上学时期从别人的磁带里听到的。任师傅说,“现在日子苦,听周杰伦就是因为能勾起上学时的美好记忆。从沧州来北京,什么都不太熟悉,周杰伦的歌我比较熟悉。”

怀念过去”

任师傅看出我的感叹,突然笑了“现在没人听周杰伦了吧?”怎么可能啊!去年周杰伦VS蔡徐坤打榜大战,就是最好的说明。

任师傅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懵懂少年,而是蜕变成了一个柔软圆融的社会人。因为有个细节令我印象很深刻,我不再说话时,他也就不再说话,车内音乐也调小了。 

🕙 19:30   🚕 优享·大众帕萨特  🥚50岁

肖师傅的歌都听了几十年,对于他来说,歌曲承载的是记忆,他很感谢这些歌被互联网记录下来,让他想听的时候随时就能找到。

“承载了一段时光”

 🕙 00:06   🚕 礼橙·丰田凯美瑞  🥚41岁

任师傅是一个20年的北漂,现在想想自己的北京梦也有点后悔。如果追溯好好听一首歌的时间,大概就是20年前,从老家听的《心太软》。

生活的问题音乐慰藉不了人心”

“现在不听歌了,说句实话吧,生活的问题音乐也慰藉不了人心。干我们这行很多人都是到家就补觉,投入工作的时间太多了,把爱好都磨没了,没什么奢求,有碗饭吃有张床躺就行了。”任师傅行使在北京的夜里。